第192章回病房

第192章回病

“嗯!我知道一些,但是不是很清楚。”我知道呢,那些还不够全面啊,我知道他是因为我爸爸的缘故,而被冤枉进了监狱。

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这个事,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

“袭击我的人,就是当时要我进监狱的人。”

“什么?”我惊讶了。

这什么仇什么恨呀?怎么当时把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害成了那个样子,甚至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还想要要他的命?

不过,裴曜竣这语气也未免太过平淡了吧,如果是我的话,我都恨不得把那人生生扒了,只要一提到那人就会咬牙切齿。

“嗯!是他!”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呢?”

裴曜竣低下了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再说话。

片刻,他抬起头来,“这件事,以后或许你就会知道了,你现在知道的越多对你越不好。你应该听过好奇心害死猫这一句话吧!”

“额,好吧!”既然他都已经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好再过于追问,或许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一件痛苦的回忆,往事不堪回首,我又何必再三的追问他,让他想起这难堪的往事呢!

“好了,我们回去吧!”说完,裴曜竣就转过了轮椅。

“啊,好,不过,你等等,我来推你。”我蹦跳着,来到轮椅旁。

裴曜竣一LU虽然也还是很安静,但至少,不再像刚才那样,冷冰冰地摆出一副冰块脸来了。

“裴曜竣,其实说实话,在我知道十几年前那件事之后,有的时候我面对你真的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度来面对你,但是在这里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对不起!”我推着轮椅,看着裴曜竣头点的旋。裴曜竣头顶上有两个旋,他的发质有些偏硬。

我记得,曾经在一本书上有看到关于旋的解说。一旋好,两旋坏,三旋死得快。

我不知道这个解说是不是对的,又或者有没有依据,但是凡是找两旋的人,一般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至于裴曜竣,他也确实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而他所从事的事,在我看来大多有些神神秘秘的,但是他本人现在对我来说,给我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段宁,你,这不应该是你来跟我说的。”

看不见裴曜竣的脸,他语气听起来有些疲惫。

“可是,这毕竟和我爸爸有关。而且,其实说真的,那天晚上你救我的时候,我当时心里感到非常的震惊,而当我看到你被那个混蛋用DAO肚子的时候,我心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当时我就想你一定不能出事,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和你说,那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那我将会悔恨终生,因为这些还没有来得及说的话。”

“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和你说清楚。裴曜竣,其实,其实总体来说,你其实并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坏人,至少对我来说。”

“你还记得我们当相的时候吗?”我对裴曜竣说道。

“记得,我从来没见过胆子那么大的孩。”裴曜竣轻笑了一下。

“哈哈你说这话真是抬举我了,如果一般人的话肯定会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或者脸皮那么厚的孩儿吧!哈哈我理解的。你对于那时候的我一个刚刚见面的人,完全不是非常了解的况下,你的度虽然有些粗鲁,有些自以为是,但是在某些方面来说,你还是比较尊重我的相对于我平常到的那些人来说,已经好了不止千倍万倍。”

“你……”裴曜竣正准备说话就被我断了,因为我害怕这一次,如果我不能一口气说完的话下一次我还有没有这个勇气?

“住啊,你可千万住,不要因为我过去的那些遭而同我,我从来就不需要这个东西,我觉得你应该是能够理解我的,同,这种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空话,是我们生活中最不需要的东西。其实我承认,在最见你的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特别的霸道,但是最后在与你的相过程中,我慢慢的就被你吸了,不可否认你具有很大的魅力,不管是谁,估计都会被你所吸吧!”

“你都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有多么的高兴,我以为我终于能够摆脱苦海,走向光明的未来,和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人度过余生,我以为我未来的日子都是充了光明,我终于能过上我想过的日子了,终于能够摆脱过去了,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接下来事的发展,然会如此的偏离正道。”

裴曜竣歪着脑袋,听我叨叨的叙说,不发一言。我的眼眶也得越来越红,只要一想到那时候发生的事,我就感觉如遭雷劈一样。

“说真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然会和我的母亲,会选择和我母亲结婚,那个时候我感觉天都要塌了。”突然的,裴曜竣握住了我的手,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里,他的手然后还有些冰凉。在被他握着的手之后,我心的酸楚,渐渐平息了一些,泪水也没有夺眶而出。

“我,我当时非常的莫名其妙。知道后来又发生了我爸爸那些事,我当时就在想,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到底是欠了谁什么东西?为什么这辈子要如此的惩罚我?惩罚我的父母。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把所有的罪孽都揽在我一个人的上,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甚至起了去寺庙拜拜的想法,祈求佛祖把所有的痛苦都加注在我一人的上,让我的父母摆脱这些厄运。”

“你觉得我很好笑是不是?说实话,可是那时候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直到后来通过查,我慢慢知道了,你和我爸爸之间的恩怨,我突然觉得这个世道轮回是真的存在的,这真是因果报应啊!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爸爸现在可以说是真正的妻离子散了。我知道这当然没有办法和你当家破人亡相比,但是,但是,裴曜竣,我们,你……”

我用裴曜竣给我的那方手帕,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闻着手帕上残留着的,他上的味道,我觉得又有了些勇气。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