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别样聚会

我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剖析自己的人生,我更不想把我和刑风之间的协议告诉任何人。且不说他们不会相信,即便能相信,我也没有必要把一切公之于众。

我的话让本来沉默的大家一下都笑了,是那种极其讥讽的笑声,那笑声里也夹杂着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复杂情愫。我想小画对我也是如此吧,从我入学以来,吃穿用度在学生群体里虽然不算特别好,但绝对是中上水准,这样的花费与我的身份的确毫不相符,也难怪引来大家不怀好意的猜测。

“你不如直接承认你做了大老板的小三好了,没事,大家都能接受,就是不知道我们学校的老师会怎么看。这种事情在我们学校可是很少出现,只有在一些不入流的专科院校里才有发生。”小画瞬间重整旗鼓,又“嗖”地朝我放了一箭。

“潘如书是我的妹妹,她的一切学杂费用都是我出的。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身为她的哥哥,听到这样的指责让我很是心痛。”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紧接着,我看到刑风从门口大步流星地走来,而他身后居然跟着苏畅和赵秦汉。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明明这里是比较私密的学生聚会啊?我微微诧异了一下,但一联想到赵秦汉,顿时就明白了。或许,是赵秦汉通知他的。只是刚才我明明没有看到他,他又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呢?真是奇了怪了。

刑风的出现让屋子里的这些人都错愕不已,刑风走了过来,当众亲昵地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说:“我知道小书入学以后可能会受到各方的流言,毕竟在这所学校里,她有不少相识的故人。所以今天我过来,就是想和大家澄清一下。我已经找过你们学校的校领导,也说明了我和小书的关系,以免引起大家的误会。”

“你是谁?你和潘如书是什么关系?”人群中一个人高喊道。

我突然觉得这哪里是聚会,分明有点儿类似于记者发布会的意味,让我心里松一口气的同时,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喜感。

“我刚才说过了。我是潘如书的哥哥,以后我会一直资助她上大学直至她大学毕业,她毕业后将进入我公司工作,以偿还我为她资助的学杂费。这一位,是我的女友。我本人目前未婚,对潘如书的照顾仅仅出于私人情谊,并不像诸位所想象的那么不堪。至于我的身份,大家可以百度搜索一下国强建设集团,里面的媒体报道里就有关于我的介绍。我希望今后大家不要再肆意传播流言蜚语,还我妹妹一个安宁的学习环境。我虽不是你们的学长,但是我和Z大也有多方面的业务往来,你们学校新建的图书馆正是我公司一手打造。大家如有兴趣从事建筑行业,将来毕业后也可来我公司应聘。我对Z大的教育精神和学子风貌十分肯定,相信你们的明天一定会很出彩。”刑风的发言就像是预先准备好的发言稿一样,说话的时候也十分从容淡定,一副标标准准的公关口吻,让我再度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喜感。

刚才面对那些排山倒海的质疑时,我内心沉重得很,我甚至做好了越描越黑、根本无法化险为夷的准备;可是我没想到刑风会突然出现,而且愿意这样公开为我辩护,还我名声的清白。其实入学后关于流言蜚语的这一部分我从来没有对他提起过,可是他却好像对一切都一清二楚,甚至巴巴带着苏畅赶来特地为我力证清白。

其实我们都明白,即便是再怎么证明,不相信的人依然会捕风捉影。只要他认定你这个人是脏的,你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在他眼里变得澄净。所以有些证明一点必要都没有,我想刑风也一定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还是来了。与其说他是为了流言蜚语而来,不如说他是为了我而来。他想用行动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坚定地站在我的身边,为我出头为我撑腰,不让我蒙受委屈。

大家面面相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给弄懵了。这时候,苏畅走上前去,笑对众人道:“我是刑总的女朋友,我可以证明潘如书和刑总没有任何大家所想象的苟且。如果有任何苟且,我想我会第一时间不放过他们,更别说我今天会站在这里,为潘如书力证清白了。你们都是学生,以后还是不要以讹传讹的好,其实说实在的,潘如书在Z大读书并没有妨碍大家,大家又何苦对一个小姑娘这么穷追猛打?即便她真的和刑总有什么苟且的关系,第一个追究她的人也是我,大家以后就别妄加揣测了阿。小姑娘也有自尊的,你们可不能把她往死里逼。”

苏畅的一番话表面上听上去是为我辩解,可是话里的弦外之音听上去却分明像警告我。我听得出来,我想刑风也听得出来,我注意到刑风微微皱了皱眉,紧接着说:“今天我们不是刻意来打扰大家聚会的兴致,只是借此机会为我妹妹做一个澄清,希望大家以后能和她做个朋友,让她有个愉快的大学生活。今天我的打扰让我深感抱歉,我为大家的聚会准备了一些精美的糕点作为茶歇,希望大家会喜欢。”

刑风拍了拍手,有两个厨师打扮的人推进来一台餐车,上面摆放着无数精美的糕点,让现场一些喜爱甜点的女生忍不住尖叫起来。

刑风让厨师把那些用精美容器装着的糕点一一摆放在桌上,然后微笑着对那几个垂涎欲滴的女生说道:“都别客气了,想吃就赶紧拿吧。”

“谢谢,那我们就真不客气了。”一个个子高大、身材肥胖的女生率先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连忙抢先拿起一块看上去最为美味的草莓蛋糕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她一连吃了两个,其他女生眼看好吃的蛋糕都被她吃掉了,一时也顾不上矜持了,纷纷说了一两句客气话之后就拿起蛋糕开吃了。

刑风又连忙对一帮男生说:“我为男生们也准备了进口的德国扎啤和烧烤,马上就送到。”

说完,刑风拍了拍手,外面又有人把整桶的扎啤和烧烤运了进来。刚才因为小画和我争执许久,大家本来就已经很饿了,一见到这么多美味的食物,任谁都忍不住食欲大动,男生们更加不懂得客气,顿时一哄而上。刑风站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地招呼着男生们喝酒,推杯交盏之后,他很快就打入了这一帮男声之中,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画风一瞬间完全改变,特别是刑风让人把一只烤好的全羊推进来之时,现场气氛一下到达了高潮。来这里聚会的这批学子们虽然都是Z大交际圈里各个院系相对活跃的群体,但毕竟都是学生,即便是聚会也都有严格的费用预算,谁也不曾想过今晚的聚会上会有如此多的重头戏,有如此多令他们惊叹不已的美食。

刑风简直绝了,从来没有进过大学的他竟然能够和这帮男生们兴致勃勃地聊到一起,他们边吃着烤串、边吃着切下来的羊肉边聊着天,女生们则围着苏畅和我,态度变得热情了许多。

苏畅本就是社交场合里的好手,随便抛出一两个服装美妆资讯之类的话题,很快就像打通了女生们的“任督二脉”一般,让女生们燃起了无限的热情。我和苏畅被女生们包围在了中间,大家纷纷咨询苏畅的美容心得以及对服装的见解,苏畅对国内外的护肤品以及时装资讯简直信手拈来,于是乎很快就成为了女生们心中“时尚教主”一般的存在。

在大家相谈甚欢的间隙里,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小画不知何时已经被孤立,孤零零地站在阳台上,而许颂依然十分忠诚地陪在她的身边。她背对着大家,身体一抽一抽,似乎正在哭泣,许颂正拍着她的肩膀哄着她。

骄傲如她,或许这是她人生历程中第一次感受到被孤立的滋味吧。从小到大她都似孔雀一般骄傲,习惯了被人簇拥,习惯了一呼百应的生活,也特别懂社交的规则,总能轻而易举就笼络到一个群体里最核心的人物,从而一下从默默无闻变成了人尽皆知。

在Z大,因为许颂是学生会主席的缘故,所以小画在社交这一层面沾了不少光。因为许颂对小画特别好,所以所有人对小画的态度都格外友善。可是今天,随着刑风的到来,局势瞬间发生了逆转,以小画的自尊心如何能够承受。

我在糕点台上拿了一块巧克力蛋糕,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我先叫了一声“许颂”,我说:“许颂,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喝酒?”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