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尘埃落定

“那嫂子怎么说?嫂子误会你了?”靳凡连忙紧张地问道,又问,“对了,嫂子最近的心情怎么样啊?那男的被抓进去了,她心情应该很差吧?”

靳言沮丧地坐在沙发上,撑着脑袋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扯了扯靳凡的袖子,我说:“靳凡,你去做点东西吃吧,我和哥哥聊一聊。”

靳凡见状,点了点头,走进了厨房。我坐在靳言的对面,我说:“哥,大仇得报,是什么心情?”

“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快,相反,特别沉重。”他叹了口气,然后说,“陶梦然这么惨,是我一手造就的。还有赵秦汉。虽然他们害过我,但是我反过来再去害他们,心里的滋味却并不是那么好过。尤其看到小书那样伤心的样子,我更是难受。不知道生活怎么过着过着就变成了这样,有时候想想,特别累。”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相信你和嫂子一定会再在一起的。”我劝道。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后来,靳言在得知球球就是他自己的孩子的真相后,义无反顾地付出了好多的努力去挽回那段失去的感情,他常常把他的苦恼告诉靳凡,靳凡又告诉我。

听说,潘如书似乎并不能原谅那段过去,认为回不去,也不想和他重新开始了。在这个过程里,我和靳凡之间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小争执,我们吵吵闹闹,闹了一小段的分手。

半年后,我已经做到了苹果专卖店的店长职务。此时,我和靳凡因为一次吵架冷战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我们没有联系。

我们两的性格都是那种热烈起来恨不能整天腻歪、可是一旦冷淡却又都死活不肯先开口的那种个性。

透过潘如书和陶梦然,我提前看到了未来摆在我面前的两条路,我选择了去做像前者一样的人,脚踏实地地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活着,好好为我的人生做好规划,然后一步步地前行。

时隔半年,终于有了一点点小小的成功。当我升职为店长的那天,同事们给我祝贺,我请他们去唱歌。没想到,在KTV的走廊上,我遇到了靳凡,他和他从前的那帮同学在一起。

靳凡远远地站在那里,依旧玉树临风,一派潇洒。我喝得微醉,正和同事说说笑笑的时候看到了靳凡,我立马怔住了,站在了原地。

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却仿佛隔了许久,我们彼此眺望着对方,谁也没有鼓起勇气往前踏一步。

我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他,他穿着一件干净的格子衬衫搭配牛仔裤和帆布鞋,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就这样目光平静地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种莫名的沉重。

我们望了很久,我冲着他笑了笑,下一秒却仿佛忍不住要哭出来。靳凡见我笑了,这才朝着我走了过来。

当我看到他朝着我迈步走来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朝着他走了过去,他狠狠把我抱在怀里,抱得很紧很紧。

我以为他第一句话会说他想我,却没想到,他第一句话的信息量大到让我惊讶。

他说:“球球被拐卖了。”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浑身一怔,我挣脱了他的怀抱,望着他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那时候我才知道球球被陶梦然带走然后转卖给他人了,潘如书和靳言因为这件事双双崩溃了,蓬头垢面地踏上了寻子的过程,两个人辗转去了很多城市。

我和靳凡没事便在网上帮忙发布讯息,发布球球的照片让大家帮忙寻找,时间跨度整整一年,最后,还是未果。

因为球球的失踪,我们看到了靳言和潘如书为寻找球球跋山涉水所做的努力,看到了他们这一年的付出与相互扶持,那种无言的熏陶和榜样的力量让我和靳凡在爱情里渐渐变得成熟。

靳凡忽然懂事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整天不务正业,开始踏踏实实找了一家公司上班,踏踏实实和我一样,从一名普普通通的销售开始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

我见到了靳凡的双胞胎哥哥靳飞,几年的军旅生涯已经让他蜕变成了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壮小伙儿,他去了部队之后接受训练,后拉又被选为飞行员,一年难得见到一次。

靳凡常常和他视频,有时候我也偶尔在视频里和他调侃几句,笑话他再不出部队就找不到女朋友。每每这时候,靳飞就露出那种和靳凡相似的笑容,对我说,“那弟妹给我介绍一个吧,看看你身边有没有喜欢兵哥哥的漂亮妹子。”

我渐渐把靳凡的家人都当成了我的家人,我喜欢靳凡家里的氛围,喜欢每次去他家,一进门就感受到的那种干净整洁、相敬如宾的气息。我喜欢许阿姨慈爱地看着我,拿着她新织好的毛衣在我身上比一比,然后说正好合适我;我喜欢靳凡的父亲和我聊现在网上的新鲜话题,没事一家四口人坐在一起打打麻将。

靳凡常常问我想不想家,想不想父母,我一直摇头,但是心里却越来越觉得愧疚,越来越想知道爸妈究竟怎么样了。

后来,在靳凡的鼓励下,我和他一起牵着手去了我家,当我推开门看到墙上父亲的遗像的那一刻,我内心是崩溃的。

妈妈坐在床头,仿佛一下老了二十岁,双鬓都是斑白的。我哭着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告诉我,自从我离家出走以后,父亲每天都酗酒,有一天晚上喝醉了倒在了路上,被经过的货车活活碾压而过……撒手人寰。

我心里对他的憎恨从没有减少过一分,但是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却控制不住地嚎嚎大哭,就这样跪在妈妈的面前。

没有了父亲的家里冷清了许多,妈妈每天依然早出晚归出摊卖煎饼,但没有了和爸爸的争吵,她整个人一下安静下来,如今已经不怎么爱说话了。

我常常回家陪妈妈吃晚饭,也把自己赚来的钱塞给她,介绍靳凡给她认识,她只是淡淡地说:“只要你幸福就好了,千万不要找一个整天和你吵架的男人。”

我知道妈妈吵了大半辈子,如今解脱了,人生却忽然变得寂寥了。原来人,总归是要有个伴的,哪怕每天过着鸡飞狗跳的生活,哪怕每天都争吵,总归,有人陪伴,总比一个人好过。

没有了爸爸的日子,妈妈总是对着爸爸的照片自言自语,气的时候也像从前那样破口大骂,骂完就一个劲地流眼泪……那种孤独,让我记忆犹新。

因为这样,我更加珍惜我和靳凡的感情,对自己的人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我生怕自己一旦对自己放松了,我便不再配被靳凡喜欢了。

有一天晚上,靳凡抱着我,突然问我:“沐歆,跟我那一晚,是你的第一次吗?”

我愣了愣,忽然浑身冒起了冷汗,我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转身背对着他,悄悄地流下了眼泪,说了一个字:“是。”

靳凡没有再问我了,他伸手抱住了我很快进入了梦乡。可是我,却因为他的这一句问话,情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葛之中……

我依然憎恨我的父亲多过于怀念,直到几年后,我和靳凡按部就班地进入婚姻。在我大婚前夜,妈妈拉着我的手,把一张破旧的存折放在我手上对我说:“这张存折,是你爸爸为你攒的嫁妆钱。从你出生第一年开始到现在,每一个月都往里面存一点,现在里面整好六万块钱,刚好凑个整数。囡囡,你心里的委屈,妈妈都懂,委屈你了,孩子。他不是一个好爸爸,但是他对你,也是真的好过。”

那一刻,当手里拿着那本厚厚的存折,看到上面存下来的一笔笔小小的存款时,我的心忽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一滴泪落在了存折上。我抬头看着神龛上那个苍老的男人,心情无比地复杂。

但是,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个秘密,直到死的那一刻,我都不会告诉靳凡。因为,我下定决心,要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全书完)

后记:恪纯不是特别擅长写番外,所以沐歆和靳凡的这篇写得不是很好,主要就是为了体现靳言在分开后对小书深沉的思念和所做的努力。鉴于番外写不出感觉,所以整书就这样完结了,有些遗憾。后会有期,宝宝们。)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