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从头再来

隔天一早,全新的生活就完全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个三千米也在这天清晨真正完成,对于像我这种天生运动细胞不全、体育常年倒数的人来说,跑步这件事对我来说比登天还难。

刑风为我雇来的顾阿姨是他老家的一位远亲,是一位退休的体育老师。她除了为我做一日三餐之外的重要任务,就是监督我每天跑完三千米。

早上五点钟我的门就被顾阿姨敲响了,顾阿姨要求我五点十分必须洗漱完毕,五点15分到达学校懆场,五分钟热身运动后开始晨跑。年过六旬的顾阿姨陪同我一起跑完三千米,而我必须跟上她的速度,跟不上会被顾阿姨毫不留情面地训斥。

一开始的几天真的很艰难,常年缺乏运动的我没跑多远就上气不接下气,根本跟不上顾阿姨的步伐,被教学严苛的顾阿姨骂了个狗血淋头。坚持了两天之后,第三天早上浑身肌肉酸疼很难起床,又被顾阿姨在门外骂了好久。

除了跑步之外,每天高强度的学习也让我感觉大脑空前的沉重。离开学仅两个月的时间,刑风对各科老师的要求是必须帮我把高一高二的课文全部讲解完毕,而且在开学之前必须各科的模拟试卷综合成绩达到80分以上。这如果在从前,对我而言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现在,我一天天咬牙坚持着,头悬梁,锥刺股,每日逼迫自己一定要完成每位老师的任务。

我从未这样鉴定过,也从未这样拼搏过。因为有梦想,思维全部放空,脑海里有的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一定要考上Z大学,成为Z大学的学生。

开学前的这两个月过得飞快,也过得十分艰难。独自一个人在举目无亲的S市,一个人咬牙拼搏、刻苦学习的千滋百味,只有自己才能深刻体会。

顾阿姨除了在晨跑上要求严苛之外,其他时候都对我很好,她每天都会来看我,一日三餐都为我安排得营养又周到,每一天来了之后都为我打扫房间,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洗好给我晾晒后,才骑着她的自行车悠悠地离去。她进房间的时候怕打扰我学习,动作都十分轻盈,偶尔心疼我刻苦求学的辛苦,阿姨还会额外给我煲汤。

这样的温暖与贴心让我的心更加安宁。在这里,我的手机被刑风带走了,刑风定时通过阿姨和我联系。没有电脑,没有任何通讯设备,除了刑风,我和谁都没有联系。

我竭力让自己不去思念那个人,我尽力不去想他的名字,尽力不去回忆我们的曾经,尽力不让自己落入情网,只是每一次在书上的某一行字里看到那两个字时,心还是会猛然一跳。

不敢思念,不是不想,是怕思念没完没了;不敢去想曾经,不是曾经有多不堪,而是怕自己沉浸回忆惧于向前。

两个月后,我如期完成了各科老师所布置的任务,并且成功通过了老师们所出的模拟试题的考验,除了地理成绩只考了75分之外,其他各科都达到了刑风所定下的标准。

开学第一天刑风特地赶来送我上学,还特地给我带了两身适合学生所穿的新衣服和鞋子,都是阿迪的运动装。他开着他那辆捷豹带着我进入了S一中,当他停好车、我们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周围唰地一大片目光停留在我和他的身上。

是的,校园,我又回来了。时隔一年,我重回到了象牙塔,而这一次回归,一切都不一样了,环境变了,人也变了,甚至我的身份都变了……曾经我是偏远乡镇小学教师的女儿,如今却是省城某几天总裁的妹妹。曾经我尾随着父亲的自行车怯怯地走在校园里,只敢低头走路;如今我从捷豹车上走下来,昂首挺胸被无数人瞩目。然而,我心里一片平静,我明白这些耀眼都是形式,都是刑风所带给我的形式,是一种虚空,是一种狐假虎威,而知识的获取,才是我受用终身的财富。

还是有差别的,尽管校园是不染尘埃的象牙塔,但是社会的种种不雅的风气或多或少地浸染了校园。我截然不同的身份还是获得了截然不同的待遇,刑风刚刚带我进入教学楼,我未来的班主任刘老师便匆匆下楼赶来迎接,班主任带着我们径直走到了三楼,进入了高三五班,同学们热情地鼓起了掌,所有人都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打量着我这个神秘的“插班生”。在刘老师的鼓励下,我站在讲台上,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简单做了自我介绍,随后在同学们的掌声下,我被刘老师安排坐在了一个男生的旁边……

刑风一直站在门外笑意盈盈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我坐下后,刑风这才冲我眨了眨眼睛,随后和刘老师寒暄几句之后便告别了。

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们之间该说的已经都说了,剩下怎么做,全看我自己。再入校园,再坐在黑板前和一帮充满朝气的学生在一起,再听到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行行诗句一列列公式,我百感交集,恍然如梦。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认认真真地坐着笔记,今天这样的时光多么来之不易呵,我哪敢有一丝的怠慢。

我被安排在了最佳视线的座位上,老师课上讲课的时候会额外问我一句我能不能听懂,这种特殊的待遇在我的求学生涯从未有过。因此也让我明白,刑风为我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课后十分钟,我会被一群热情的女生围着,刑风的帅气与俊朗与言情小说中的男主角分外吻合,使得这帮女生会不断向我打探我哥哥的消息。在她们眼里,不再是那个卑怯、瘦弱、寡言少女的乡村丫头,而是一位出身高贵、有不凡哥哥的富家千金,而我每天吃住有人照顾、住在S一中附近最好的出租房里,这一点也让所有女生为之艳羡。

只有我自己心里才明白,我真正是什么人,我来自什么地方,我要完成什么样的任务。我没有被这表象所迷惑,相反,我在这表象中更加清醒地认知自我更加平静,我通常只是笑笑,随后一两句话冰冷地打发了她们的满腔热情。我不是不想交朋友,我只是没有时间交朋友。我只有一年的时间,我必须努力。

不知道为何,我明明十分冷静,却在这所学校里声名鹊起。因为我过于冷漠,被同学们暗地里封为“冰山美人”。我并不注重打扮,但是身上所穿的名牌价值都不菲,刑风其实刻意在把我往低调打扮,却还是因为我的种种特殊而成为了备受同学们关注的焦点。

于是乎,抽屉常常在打开的时候会不经意间掉出一两封信,偶尔刚出校门就会被一群男生突然围住问我要电话号码,再后来,在路上走着走着会突然蹦出一个男生给我递来一个娃娃,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我甚至连姓谁名谁都不知道……这放在从前,都是小画才有的际遇。

我偶尔也诧异,洗完澡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丝毫不觉得自己美丽或者漂亮。这张脸我看了十九年了,除了下巴尖了眼睛变细长了脸小了之外,我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身材愈发纤细,胸前平平,真的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是,不知道为何,我越是冷淡,同学们对我越是趋之若鹜。特别是每个月份的某一个晚自习时突然来到学校看我的刑风,每每出现都能引发好几个班级的女生尖叫,而我红着脸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走出教室,和刑风在懆场上走几分钟聊几句话,等他走后我再回头,教学楼上的窗户上竟探出无数面孔,这场面一点儿都不夸张。

“哥,下次你别来学校看我了,这样太引人注目了。”我和刑风坐在懆场上的双杠上,我红着脸轻轻地说。

“这样多好。我就想告诉你,你要骄傲一些,不要再做那个自卑的你。”刑风笑着说道。

“可是大家太注意我了,我就无法安心学习了,总是被很多男同学骚扰。”我说。

“我的妹妹,当然需要匹配这样的待遇。”刑风不以为然地笑道,又说:“我知道你我的成长过程里都有太多的缺失,我现在是在弥补你的青春,让你享受你原本青春中未曾有过的待遇。我之所以来学校看你,其实也想寻求一点优越感,抓住青春的尾巴,寻求一点儿从前不敢希冀如今也无从获取的青春记忆。这样多好啊,泛着油墨气息的书本,幽默风趣的老师,偌大的懆场,无数为你尖叫为你疯狂的女同学或男同学,肆意而奔放的青春,有梦有希望有明天,一切都甜得像糖一样。你出过社会,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应该更能体会这份青春的纯洁才对。好好珍惜吧,小书。过去的每一天都不会重复,珍惜拥有,加倍去博更精彩的明天,你会做到的。”

他说完,从双杠上跳下来,随后绕着懆场狂跑了一圈。我坐在双杠上,看着他穿着运动服在懆场上奔跑的背影,突然明白了他话里的真谛。他说得对,青春错过不再来。我突然不再为这一切而烦恼,反而倍加感恩。

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这是生命里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我忍不住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哥,谢谢你。”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