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这样的感觉,真好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留在学校里过年的学生寥寥无几,偌大的宿舍楼几乎空了。于是,每一个夜晚来临之时,整栋宿舍楼变得格外死寂,只有零星的几个寝室里亮着灯,其余都是一片乌压压的死寂。

入夜以后,宿舍里寂静得可怕。我夜里不敢关台灯,常常看书看着看着便就这样和衣而睡,虽然难免心生忐忑,但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刑风打过好几次电话让我去他那里过年,但是每每想到苏畅绵里藏针的语气与态度,我都委婉拒绝了。

这个年,我打算一个人在宿舍里独自度过。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已经提前去超市预备了不少零食和水果,所以心里并不觉得凄凉。只是,每逢佳节倍思亲,虽然家回不去,但是难免想家。

不知道父亲和小画两个人会度过一个怎样的新年,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小画是否回去过年了……多少次拿起电话想打过去,可是一想到那一天的诀别,一想到父亲当时冰冷的眼神,我又觉得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于是就这样拿起又放下,周而复始,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始终没有拨出去。

我想小画一定会告诉他我现在是Z大的学生了吧!我甚至能想象到小画描述我时的语气,我想这件事不会令他更开心,或许反而会更生气吧!

我很想妈妈,可妈妈去世以后,我竟从没有梦到妈妈一次。呵呵……或许妈妈也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吧!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可能从来不入我梦呢?

我努力排解着自己那一股思乡的情绪,每天通过各种书来打发自己内心的孤独。可是,在除夕那一天早晨,我还是崩溃了。

泪水说来就来了,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似天地间突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不被惦记,不被想念,像一条被赶出家门的丧家犬。家明明不远,却再也回不去;亲人明明健在,却见了犹如不见。

我正流泪的时候,靳言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浓浓的鼻音让他觉察出了我的情绪,于是他非逼着我下楼,说他马上来宿舍门口找我。

半小时后,我还没来得及起床,他已经在楼下扯着嗓子大喊我的名字了。我了解他决不罢休的个性,于是连忙屁滚尿流从床上爬起。刚跳下床,竟有人来敲我的房门。

我将信将疑地把房门推开了一角,竟发现他眉开眼笑地站在外面,那一刻心大抖了一下。这里是女生宿舍,楼下门口的宿管大妈是何其冷血冷漠、恪守原则的一个人,怎么会让他跑进来?!

可是来不及想这些了,他已经贼头贼脑地探头进来,似乎迫不及待想进入这女生的世界,看看传说中的女生宿舍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笑眯眯地说:“快让我进去!等下那大妈发现就完蛋了!我趁她做早饭偷偷溜进来的!”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要是被发现闯女生宿舍,要受很大的处分的!”我哑然失笑,堵在门口就是没让他进,因为里面实在太……太乱了。

我书桌上的书都散乱地放着,桌上还有我的日记,因为连日以来阴雨天气,衣服洗完只能晾在宿舍里,再加上一堆零食,和吃完了还没有来得及扔掉的方便面盒子,那种凌乱可想而知,而他素来是一个干净得几乎有洁癖的一个人。

“快让我进去啊!”他见我丝毫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于是乎急了。

“不要,里面好乱,你先下去等我,我马上就下来!”我愣是没有勇气让他进来。

“那我更要进来看看了!”他说完,突然最快速度袭击了一下我的腋下,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把我抱起挪了下位置,成功闯入女生禁地,得意洋洋地关上了门,还格外有心机地顺手把门一锁,然后这才开始仔细打量女生宿舍里的情景。

“还……好嘛!”他刚欲评价,就看到了我床头挂着的那一连串彩旗似的小内裤,顿时傻了眼一般地停顿了一下。

我尴尬不已,连忙迅速把内裤一一扯下来,飞快地塞入被褥之中,结果引来他的爆笑:“哈哈……你以为你是彩虹啊!居然内裤都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

“不许笑!”我恼羞成怒,等我从床上爬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我的书桌上,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的日记。

我简直凌乱,连忙下来一把从他手中粗鲁地夺走:“喂!你有没有素质!这是我的隐私!”

“我已经看到了……”他得意地大笑,随后说:“好像有我的名字啊,你抢得太快了,我都没看仔细!”

“靳言!”他格外开怀的样子让我特别难堪,特别是今天这样的心情我很难开怀起来,于是我有些生冷地说了一句:“别闹了,好吗?”

他大概感觉到了我别样的情绪,语气瞬间变得正经了好多。他扯了扯我睡衣的袖子,柔声问道:“怎么了?想家了?”

“嗯……”我轻轻地应了一声。

“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他说。

“不必了。”我听到他这样说,一时心里更心乱如麻。

我让他站起来,随后我把书桌简单收拾了之后,转身走到了洗手间开始洗漱。他在宿舍里转了一会儿,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口,单手撑着洗手间的门框,疑惑地问我:“这样和别人住在一起,不觉得别扭吗?”

我刚刚刷完牙,边抹着洗面奶边说:“习惯了,大家住一起挺好的,有伴,天天有说有笑的。”

“下学期我也住宿舍体验下看看。”他突然说道,又让我不禁吃惊了一下,我说:“你?你怎么突然有这想法了?”

“都快要毕业了,体验一下大学生活嘛!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感受感受,你说好不好?”他说完,走到了我的身后,我弓着腰,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双手在我的腰上盈盈一握,但是很快他就松开了,又回到了门口站好。

“耍流氓啊你!”我话说出口时有些娇嗔。

“没有啊,我这不是回来乖乖站好了嘛!我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一定会做到的,放心吧!”他说话时带着粗粗的喘气声,似乎有些激动,但我一回头,他已经不在门口了。

我走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我的书桌上,正随意翻看着我书桌上的书,见我走出来,他漫不经心地说:“你怎么还是那么爱看书?”

“恩,书是最好的朋友。”我微微一笑。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书了,以前刑雨在的时候,她会逼我看……”他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失言了,扭头紧张地望了我一眼。

“刑风说刑雨就像一个天使,我想在你眼里也是吧。”我不禁问道。

“嗯……她特别善良。”靳言说完,悻悻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又说:“如果不是因为认识了她,我可能不会认识你。所以,是天意,对吗?”

“嗯……”很难得见到他认真说话的样子,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他见我不说话,于是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带你出去玩吧!看你一个人在这儿多闷!还不见我!整天躲宿舍吃方便面,对吧!”

他竟然知道我在骗他,我顿觉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不如晚上我陪你过年啊!我做饭给你吃!去那个粉色公寓,怎么样?”他眨了眨眼睛,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个什么主意一般,对我说道。

“你做饭?!”我顿觉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神奇。

“哥的厨艺可是浑然天成!走吧,晚上让你提前感受一下你十年后的生活!”他骄傲地说道,随后打了个响亮的响指,突然又贼兮兮地在我耳边说:“一会儿下去,你想办法和大妈搭讪,然后等她转身的时候,我飞快地冲出去,如何?”

我还停留在他的上一句话里,虽然他是不经意说出口的,却让我突然一下对他的描述充满了遐想。

“听到了没?”他见我没有反应,于是轻轻捏了下我的耳朵。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才说:“我才不帮你!万一被大妈发现就惨了!你自己想办法溜出去吧!我还要换衣服!”

“好吧……”他悻悻地说完,随后拿起帽子戴在头上,然后打开了门,对我说:“那我楼下等你,快点儿!”

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就已经溜出了房门。等我换好衣服走下楼时,他很神奇站在宿舍大门之外,仿佛他根本就没有溜进来一样。

我简直膜拜,走出去的时候,宿管阿姨笑眯眯地看着我,态度不是一般的友善,让我更有一种毛孔悚然般的诧异。

“你怎么做到的?”我连忙问道。

“大妈再老也是女人,对付女人我向来有的是办法。”他得意地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伸手扯过我头上的帽子替我重新戴上:“帽子戴反了都不知道,真服了你了。”

他自然地走在我的前面,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昂首阔步地朝前走着,时不时回头看我有没有跟上来,每一次回头见到我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都会露出醉人的笑容。这样的感觉,真好。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