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我真不是什么才女

“那怎么行?刑总估计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谈呢。小书,不如你陪刑总继续聊会儿,我带着小画先回去。”小雪说完,把杯中的红酒喝完,站起来揽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小声耳语:“抓住机会吧,刑风比靳言靠谱多了。”

我顿时愣住了,我不明白小雪对我说这句话的意思,究竟出发点是挖苦还是真的为我好。我惊讶地望着她,她一脸温和地笑了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即招呼小画:“小画,走,姐姐今天高兴,带你去逛商场去。”

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说:“那我也一起吧。”

“你留下吧,等下刑总会送你回家的。”小雪用力把我摁在椅子上,又快速而小声地在我耳边说:“珍惜机遇,错过可就不再有了。”

这一回,我是真听出了她话里的善意。即便她感觉出了她心爱的男人对我的青睐,她还是愿意拱手让给我。一想到小雪对我的真心真意,我的心不由得又沉重了几分。

“我这儿有一万现金,你们拿去零花,就当我请二位美女喝杯咖啡。”刑风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元现金递给了小雪。

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一万现金,刑风还真是阔气。小雪当然不会拒绝,笑意盈盈接过来,娇笑道:“那我们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小画,看到没?逛街基金都有了,走,我带你去买你最想要的迪奥口红。”

小画虽然依旧板着脸,但笑意险些绷不住地从五官里透了出来,小雪拉着她往外走,她半推半就地跟着小雪一起出门,临走前还不忘了对我说一句:“早点回家,我们谈谈!”

她们两走了之后,包厢里顿时就剩我和刑风两个人。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对我有所青睐,所以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又叫来服务员,把所有的餐盘都撤下,随后让服务员为我们端来两杯咖啡和几碟看上去十分精致的糕点,他指着糕点说:“这些糕点在古代都是宫廷才有的,是本色食府的特色。你尝尝这个桂花糕,和市场上卖的那些仿品有天壤之别。”

他说完,夹了一块放入我的碟里,我掰了一小块尝了尝,果然入口即化满口清香。

我不由得赞道:“的确很好吃,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桂花糕。”

“你可以再尝尝这些,这是我最爱的几款糕点,我猜你也会喜欢。”他笑着说道。

“我吃饱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早点回家休息。”我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热情,只是一想到这是靳言家的餐厅,而我却坐在这里和他叔叔辈的人聊天,心里便觉得怪异。

“不急,现在才9点钟,10点我再送你回去。”他语气虽温和,却依然是那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

“你和靳言熟悉吗?”我索性开口问道。

他愣了愣,随即微微一笑:“严格意义上说,我算是他的舅舅,你觉得我们熟悉吗?”

“算是?这是什么意思?”我深感诧异。根据靳言所说,他和他父亲自从被外公从船上赶下来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怎么这会儿,却冒出来一个舅舅?

“靳言他父亲靳西城,是我表姐夫。不过,我和靳西城更像是朋友。”他说完,把软枕拿来,微微靠着身后,似乎有些疲了。

“表姐夫?那意思你是靳言的表舅?”我心生疑窦,忍不住再次问道。

他摇了摇头,他说:“他并不认我。因为我表姐是他继母,并非他亲生母亲。”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难怪刑风在谈到靳言之时表情很是淡漠。

“看来小书也认识靳言,我猜今天你和小嫣之所以发生争执,就是因为那小子吧?”刑风靠在椅背上,懒懒地问我,那副神情并非是好奇,倒是仿佛找个话题聊一聊。

“没有。”我淡淡否决。在不明白刑风和靳言究竟是何关系之前,我不想在他面前说太多。不过,透过刑风的话,我总隐隐觉得,靳言的世界比我所想象的复杂。

不过有钱人家大抵都如此吧,有利益的地方必是战场。

“好吧。看来小书并不喜欢和我在一起聊天,我看你好像心事重重。”他又说。

“没有呢。只是觉得十分迷茫。”我直言道。

“这是为何?”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命中注定的路要走,可是我却总望不见前方。生命里总是出现不该出现的人,就比如你,明明我们毫无交集而言,现在我却坐在你的对面和你聊天。我觉得这并非好事,命运好像在告诉我什么,但是我捕捉不到那个讯息,这让我很焦灼。”我微微试探着他的语气,想弄清楚他对我感兴趣的背后究竟有何缘由。

“不愧是才女,平平常常的话里竟透出了哲理。你才19岁,我真是不敢相信。”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恭维,无论我说任何话做任何事,在他眼里都是一个大写的“好”字。

这究竟是为什么?他何以对我如此肯定?就连小画说我并非大学生,他也没有露出应有的诧异或是鄙夷,真是令我费解。

“我真的不是什么才女,我之前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您不要高看我了,这样让我很惶恐。”我不想再被他这样捧着,于是自己自报家门。

“这对我而言并不重要。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捧成H城里最红的名媛。只要你想,我愿意这么去做。”刑风的话让我心里荡起一丝微微的涟漪。

“代价呢?”我不信天上会掉馅饼这样的好事。

“聪明。”他又夸了我一句,这种连续性的恭维让我感觉到微微地不舒服。

“代价我一时倒是没有想好,因为坦白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对你如此感兴趣。”他笑着说道。

“您不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感兴趣的,所以还请直说。”我更加直白了,不想再和他绕什么弯子。

“你真的多虑了。”他依然不肯开口说出他的目的。

“那我只能谢谢您的好意了。”我说。

“不用客气,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我都会尽我所能帮你达成愿望。”他说。

“假如我希望您帮我妹妹呢?”我再次问道。

“不,她并不是我所中意的人选。”

“为什么?”

“不够沉静,不够睿智,不够大气,更不够内涵。”

“呵呵……您说笑了。那我不过高中毕业而已,更不具备您所说的那些品质。”

“就凭你在我面前敢这样不卑不亢的说话,至少说明你很有潜力。你知道我是谁吗?”他再次问我。

我摇了摇头,像我这样的平民百姓,平时哪有机会接触这些社会的上层人士。

“我是国强建设集团的总经理,集团第二大股东。”他淡淡说道,语气里却不免带着些许得意。

“噢。”

“本色旗下所有的产业,其建筑及装修都是我一手包办的。”他又说。

“噢。”我并不为所动,因为这些离我的世界很远,虽让我震撼,但并不打动我。

“看来你并不感兴趣,那不如……我和你聊一聊靳言如何?”他又换了一副口吻,再次提到了靳言。

此时我已经隐隐明白他找我的用意了。很显然,他是冲着靳言而来的。

“您想聊什么?”我直接问道。

“前不久,我听说了一件事,这件事让我们全家人都很震惊。”他缓缓说道,目光投向我,边端详着我,边说:“这小子虽然一向剑走偏锋,但是自长大到现在,还从未做过爱上服务员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我心里一惊,顿时无比肯定他是有意而来。恐怕到火车站来接站这件事,也并非纯粹是举手之劳。

“嗯,然后呢?”我不露声色,听他继续往下说下去。

“所以我对这个服务员感到好奇,特别是接下来他为她所做的一连串动作更让我深感诧异。打架,出国后偷偷回国,甚至和她私奔……嗯,我猜想这个服务员一定有着李师师、陈圆圆之姿,要不然怎么会让这个混小子这么如痴如醉。”刑风缓缓道来。

“那恐怕我让您失望了,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没有什么特别的。”我说。

“不不,你不是普通的女孩,你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让男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就像我,都情不自禁被你吸引,这连我自己都诧异。你不过才19岁而已。”

“您不过是为了靳言而来的,又何必如此恭维我呢?我太深知自己的平凡,您也不必拿我取笑了。我不知道您和靳言之间是怎样的关系,但是刑总,如果您想利用我达到您的某些目的,您一定找错人了。我和靳言以后不会联系了,我不过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我隐隐捕捉到了一些什么,但并不是十分确信。

他看着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说:“如果你只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那么或许,你会成为我生命里不可多得的那个人。”

“刑总,您别拿我开玩笑了,好吗?”我语气里已经有了微微的愠怒,因为惧于他的身份,这才隐而不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