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父女对话

“嗯,我也相信,他会是一个好男人。其实这么一想,时间长也有长的好处。”我忽然会心一笑,说道。

“怎么说?”大姐见我这么说,于是问我。

“不都说一句话吗?爱久见人心。时间久了,才知道一个人是否是真正适合自己;时间久了,对一个人的人品才能有综合的判断与考量;时间久了,万一爱错了,就算转身抽离,至少能够及时止损。姐,你说呢?”我笑道。

大姐却摇了摇头,大姐说:“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如果爱对了人,不管是一年还是五年,其实都对了;但倘若爱错了人,一年和五年的区别就大了。女人的青春就那么几年,社会那样残酷,等你看清了才发觉爱错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还是觉得,爱对了人从一开始你便知道,但倘若爱错了人,一定要尽早抽离,否则伤的只会是自己。”

“嗯,可是大多数人都无法判断自己爱对了还是爱错了。幸福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是守着平淡的日子度过平淡的流年,无所谓对与错,只不过把生活过好就罢了。”我忽然有些惆怅起来。

“其实我最怕的就是这个,我怕的不是彼此不再相爱,而且有一天两个人之间变成了只有生活没有爱意,就仿佛同处一个空间里的两个物件,再也没有了感情的交流,不过只是按部就班的、机械地过着平凡的日子罢了。我最怕的是感情淡去了的感觉。可是似乎,男女之间只要结婚,都逃不过这样的命运。所以小书,其实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一旦那一天真的到来,也许我们想好怎么做,总比措手不及来得好。”大姐说道。

“嗯……姐,我知道,我理解你的意思。感情大概都是阶段性的,就像那时候我们刚刚从学校毕业同居在一起的那三年,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十分困惑,我们究竟还爱对方吗,我们似乎再也感受不到爱的感觉了。可是后来一发生事情,风雨一来,当我的心里装满的都是他的安危的时候,我忽然明白,我爱他,爱得比我想象得还要深。”我由衷地说道。

“其实你哥去年检查身体的时候,医生说他身体里有结石……这病不算重,可是听到的时候我心里却没来由地一沉。我那时候就在想,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定要守在彼此的身边。有时候平淡的生活里很难体会到爱情的滋味,有时候真的只有经历风雨的时候,你才明白对方在你心里的份量究竟有多少。”大姐说道。

我从未听大姐说过这些,大姐又说:“你哥其实特别脆弱,你别看他外表那么坚强,其实他内心特别没有安全感。他从十几岁就一个人扛着重担到现在,他心里一直不轻松。他说他下定决心娶我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谈过几次恋爱,但只有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他才能安安心心地睡去,他其实很难再信任谁了,可是遇到我的时候,他发现他就是没有来由地信任我,正是这种感觉让他坚定地选择了我。有时候不单单是女人在衡量男人,可能当你在衡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衡量你。只有当你们彼此衡量、两方对比后都对对方有了足够的好感,才有了发展的可能。”

“嗯,有时候我也会想,假如不是我和靳言之间经历了这么多变故的话,也许我们没准早就分了手,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一切了。回头想想,有时候真的很感谢这一段又一段的经历。我们的感情,就是在这一段又一段的经历中变得深刻而难忘,到如今我们彼此坚定地选择对方,都是因为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我们感受到了彼此的真心。”我说。

“所以要好好珍惜,这样的感情太难能可贵了。不是每一对情侣都能体会到这么深刻的感觉,好的感情也唯有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才能越来越好。夫妻同心,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大姐说道。

一个多月的时光就这样在刻骨的时间里度过了,我从未觉得原来一个月竟是如此的漫长。原来和靳言不能相见的日子,我的心会如此地焦灼。

那个倍受期待和瞩目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大婚将至,我的心情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笃定,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们打算采用中式的婚礼,一切按照传统的方式来,迎亲队伍会是怎么样的阵仗我一概不知道,靳言说要给我一个惊喜,而他又是那样一个擅长制造惊喜的一个人。所以,日子越临近,我愈发期待起来。

家族里所有的女眷一起为我准备了婚礼用的喜饼,嫁妆都用红绸或红纸包裹好堆放在一起,看上去无比喜庆。

凤冠霞帔,红盖头,刺绣喜鞋……一切的一切宛若电影一般在我的生活里真实发生着,不单单我自己,连球球也准备了一套红色的丝绸质地礼服。父亲听从了老一辈的建议,专门找了镇上的老银匠为我用银子打造了一套“婚庆九宝”,每一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

迎亲前两天的晚上,向来不进厨房的父亲特地下了厨,做了几个简单的菜,买了瓶酒,把小画也叫了回来,在父亲的老房子里,我们三个人坐在了一起,年迈的奶奶也来了。

“今天我们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父亲说道,他在自己的位置旁边留了个空位,放了一副碗筷。

“爸,怎么今天搞得这么隆重?因为姐要出嫁了?”小画笑嘻嘻地问道。

“是啊,你姐要出嫁了,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聊聊。爸爸不善言辞,平时和你们聊的也不多。这些年,心里也积攒了不少话,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好好说一说。”父亲的表情看上去凝重而正式,且有一些微微的激动。

奶奶年岁渐长,银发苍苍,耳朵已经有些聋了,但脸上却是一脸的笑意,听父亲这么说,她笑着说:“好,好,是应该好好聊一聊了。”

我一直没有说话,越是这种气氛,越是有太多的话压在心里说不出来。其实算算,这两年里,我险些出嫁两次了……若不是因为靳言突然出了事,后来又有了赵秦汉的意外出现,我早就出嫁过了,哪里需要到今天呢。

所以,大家虽未说出来,想起这两年的诸多变故,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感慨的。但是好事多磨,幸亏到了最后,一切还是一桩圆圆满满的好事。所以,这种感觉,又是一种难言的欣喜。

“小书,”父亲酝酿了一下后终于开了口,他拿起酒杯和我轻轻一碰,抿了一口,然后对我说:“爸爸这几年想了很多,也反思了很多,爸爸有太多对不起你的地方,爸爸为这些年对你不住的地方和你道歉,是爸爸做得不对。”

我没想到一向要强的爸爸会说出这样柔软的话来,一时惊得筷子都掉在了地上,我久久看着父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这一激动,不禁眼眶红了,我说:“爸,你说什么呢?父女之间,哪有什么道歉不道歉的。”

父亲摇了摇头,看了看小画,又看了看我,对我说:“以前爸爸比较偏疼小画是有原因的,你们姐妹两小时候出生的时候,你因为先出生,比你妹妹健康很多,从小你妹妹就体弱多病,你的身体比她好,吃的母奶也比你妹妹多。你们两像球球这么大的时候,我和你妈妈经常性抱着你妹妹往医院里跑,那时候医疗条件差,好几次都以为你妹妹差点儿救不活了,这孩子小时候受的苦比你多些,所以我和你妈妈难免对她多疼了一些。等到你们大了开始记事的时候,爸爸这种习惯就纠正不过来了,你妹妹呢,偏偏比你会撒娇比你爱哭,你又听话懂事,爸爸难免就厚此薄彼,时间长了,对你就不公平了……你妈妈临走之前,对我说让我要一碗水端平,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孩子,让我好好对你们。可是你妈妈去世的时候,我还对你发那么大的脾气,其实孩子,是爸爸一直以来对你的关心太少,希望你能够谅解爸爸,好吗?”

“爸,你说什么呢?我们是父女,养育之恩大于天,过去的事情我都没放在心上,您不要这么说。”我听父亲这么说,内心更是难过。

父亲一席话说出来,小画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小画哽咽着说:“爸,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其实小时候也是我不太好,我总是和小书争,总是想霸占爸妈更多的爱。现在我们都长大了,懂事了,我也知道这几年小书为了家里付出了很多,当初为了我也付出了很多。我之所以能有现在的事业,都是小书的支持。过去的事情我们就都过去吧,你看现在,我们姐妹两不都好了吗?”

父亲也难过了起来,但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又抿了一口酒,然后看着我说:“再往后走,父亲就更老了。现在你终于成家了,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就是小画,到现在还没着没落,以后你们姐妹俩可别再吵架了,一定要相亲相爱互相扶持。”

“爸,我们知道的,你放心吧。”我和小画齐齐握住了父亲的手,父亲这才面色有些舒缓,不禁笑了起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