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芷月之死(一)

第二十章:芷月之死一

柳七七抬头看向走过来的人,一身粉色裙装,小女儿戴的头饰,更显得她娇俏,安流婷,从刚才柳七七看到她她就知道今天肯定不会安静,这小姑娘可是记仇的很。

“本官是御医,不是来取乐的。”柳七七淡淡的回答。

“那柳御医既然被摄政王选上自然是多才多艺的啊。”安流婷不依不饶,她才不会放过这个让柳七七出丑的机会,她笃定,柳七七只是医术好一些,作诗什么的,这种有涵养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况且这画上的景色哪里是她能见到的。

“安姑娘慧眼,本官确实读过不少医书。”这句话说的旁边的傅筱涵都笑了,她深知七七不爱说话但是没想到一说话竟是这样简单粗暴,看到安流婷吃瘪的脸她就觉得很舒爽,不怪她这样想,实在是看到安流婷那张自视甚高的脸她就不舒服,况且严家和安家不和也不是什么秘密,她和严紫栎是有婚约的,安流婷那个不学无术的弟弟竟然敢调戏七七,她自然也就站在柳七七这边了。

“御医姐姐,既然有人请你就下来和我们一起玩玩嘛,大家图个开心而已。”司徒平阳接上话。

“那”傅筱涵刚要站起来,就被柳七七拉住了,她看向柳七七却见柳七七对着她摇了摇头,想玩,她就陪着她们玩一玩。

“那本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柳七七站起来,所到之处自有人主动给让出一条路,她径直走过去目不转睛,直奔画前,原本一直跟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尉迟仪坐在亭子里,看着柳七七,不知在想什么。

柳七七看着安流婷写的诗,点了点头,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确实写的不错,刚才一群姑娘围着她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她柳七七写的,只会更好。

司徒平阳再一次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竟是第二次让她无从招架,这种感觉,糟透了。

傅晓涵索性也就坐在原地,反正七七这样表现出来肯定是有对策,她还是不要上去添乱比较好。

“筱涵。”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严紫栎突然坐在她旁边,旁边还跟着尉迟锋。

两人对着尉迟仪打完招呼后才对着傅筱涵说话。

“你是从哪里过来的”傅筱涵一脸惊讶,她没看到有人来了啊。

“我趁她们不注意进来的,毕竟人太多了麻烦。”严紫栎也不意外尉迟仪会在这里,所有的事,他都听子峰说了。

“这是怎么回事”尉迟锋看着被人拥到中心的柳七七,七七怎么也过去了,她不是会出风头的人啊。

“还不是安家的大小姐做的好事,还有那个公主。”傅筱涵撇撇嘴,一脸不悦。

“是这样。”严紫栎又看了一眼柳七七,只见她不发一言,仔细端详那幅挂着的画,过了好久才提笔写下几个字,一时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我们去看看”尉迟锋小声提议。

“走吧,反正现在也没人注意到我们。”严紫栎附和。

傅筱涵早就站起来了,在场所有人包括尉迟仪都望向了柳七七手里的笔。

安流婷双手环胸,写吧,她倒要看看这名新进来的御医有什么本事,她对自己写的诗句还是有一定自信的,不过是山,随着父亲出去的几年她也见过,自己写的诗刚才也得到了不少人肯定,不然她也不会站在人群中间。

过了一会儿,柳七七放下了笔,一旁的芷月和另一个丫环将纸展开晾干,一行毛笔字展现在人们眼前。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原谅千靥读诗有限,只能借诗来用,忏悔中。

一行十五个字,灵秀的字体不乏硬朗,一如她的为人,脱俗却有底线,重要的是内容,写的虽不是诗句,但却是绝佳的好词,八个字将山峰与雪天融在一起,最后六个字气势非凡,欲与天公试比高试问谁有胆量写出这样的词句相比之下,安流婷之前写的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这句诗也是借来的显得秀气了许多,一高一低,显而易见。

啪啪啪在场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这样的诗句,从一个御医手里写出来,难得,难得啊。

“安姑娘。”柳七七在她们都停下后才开口,“本官写的,你可还满意”

安流婷的脸色有些难看,谁知道,这连山都不会见得医师怎么会写出这样的诗句,她现在有些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走上去,故意给她难堪的。“当然好,果然是摄政王选中的人,我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家子东西,倒是让各位取笑了。”收拾了一下表情,她才说出这番话。

柳七七挑了挑眉,这不太对劲,安流婷这次怎么这么聪明,依据前一次她和安流婷交锋来看,这个人是个有些脑子但不聪明的人,怎么这次她给了她这么大的难堪竟然也压的下性子回软刀子

“七七的话,自然是可以的,对吧”傅筱涵走上前,挽起柳七七的胳膊,对着她笑。

“是啊,因为我是柳七七。”柳七七挽着她就往下走,“打扰各位了,请各位继续。”

因为我是柳七七,在场的人又被惊到了,有几个人敢这样自信而狂妄地说出来,因为她是柳七七,所以她有资本,也有底气,这也是在告诉某些人,尽管对她用招数,她不怕。

一旁一直看着柳七七的严紫栎和尉迟锋也被她这样的反应给惊到了,印象中那个一直对外人冷漠有礼只有对他们才有些亲近的柳七七总是无所谓的感觉,今天这样,可是他们第一次见,这样的绝对自信,给他们惊艳的感觉,没错,就是惊艳,惊艳于这从来没见过的动人的一面。

“王。”不远处的宫殿顶上俨然站着两个人,尉迟慕卿和暗影。

看着人群中制造出动静仍气定神闲的柳七七,尉迟慕卿的眼眸一亮,果然,这才是她原来的样子吗

“走吧,去凑个热闹。”尉迟慕卿率先离去。

“七七,你写的太棒了,我都没想到你居然能写的这么好,什么时候你可得教教我。”傅筱涵双眼发亮地看着柳七七。

“小丫头还是先养好病吧。”柳七七看了一眼四周的人们,多数的姑娘眼里都是妒忌,衷心喜欢的还是少数。

“御医姐姐。”司徒平阳刚走到她面前,想说话就听到身后有人在说话,就转了回去。

“哎哎,这人怎么了,怎么往我身上倒。”一女子惊讶的往后躲,由身边的丫环扶住了那人。

听到声音的柳七七猛的转身,一路上她都一直看着芷月,这丫环一声不吭老实本分的跟在她身后做该干的事,就一会的时间,又出事了吗

柳七七看到芷月倒在了丫环怀里,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她揽在了怀里,这是暴毙

芷月双目紧闭,脸色惨白,过了一会竟然吐血,柳七七赶紧把她放平在地上,“芷月,芷月。”柳七七边拿银针边喊她,以至于连周围空气突然安静了都没发现,“芷月,你不要怕,我会救你的。”

“御医”芷月突然拉住她的手,似是想说什么话,但还是晚了,她的手在握了柳七七之后,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芷月。”柳七七轻轻唤她,但是已经没有人回答了。

柳七七轻轻地放好她的手,沉默的站了起来,这才看见站在最近处的尉迟慕卿,一双眸子,难掩的悲痛,为什么,要对付她为什么要杀人。

“摄政王。”柳七七收回手中的银针。

尉迟慕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在这宫里,死几个丫环根本不算什么,争斗之下死的都是无辜之人,这是他早习惯的生活,像柳七七这样看重人命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让他突然怀疑起来,这样的生活到底对不对。

“她死了”出口的话,还是一如往常的冰冷。

柳七七点头,一言不发,一旁的傅筱涵也被吓到,她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样吓人的场面,脸色微微泛白死死抓住赶过来的严紫栎,满眼担心。

周围的小姐公子有些也被吓得不轻,只是碍于尉迟慕卿在场都不敢发作,一些胆子小的都在偷偷抹泪。

“出什么事了”刚刚在宫里歇着的王贵妃刚听到大丫环说前院出事了就匆忙赶来,看到尉迟慕卿在场还有些镇定,再看到嘴边带血躺在地上的芷月也就明白了七八分,这宫女怕是死了,在宫中多年的经验让她下意识的反应。

“贵妃娘娘,这小丫环,出事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司徒平阳小声解释。

尉迟锋和严紫栎的脸色差到了极点,原本这丫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倒了呢

尉迟慕卿不说话,对着暗影招了招手,“柳御医,她出事的时候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暗影站出来问。

“是我。”柳七七回道。“她是暴毙。”至少表面上是。

“我能不能检查一下”这话自然是对着尉迟慕卿说的。

尉迟慕卿微微点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