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不用,谢谢

靳言微微一笑,把球杆扔给了球童,对赵秦汉说:“还有不服吗?”

赵秦汉脸上有些微微地挂不住,但还是心服口服地说:“我承认我桌球和篮球都不如你。”

“篮球你未必不如我,只是你比较瞻前顾后,顾及队友,忽略了自我的发挥。不过这也是一种战术,前提是你这个球队都能够默契配合了。期待一个月后我们的再次会战。”靳言说道。

我把我刚买来的饮料分别递给他们,赵秦汉接了过去,一口气喝完了。我递给靳言,他却并没有接,只是淡漠地说了一声:“,不用谢谢。”

他把他昨晚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得毫无痕迹,我怀疑昨晚给我发信息的人究竟是不是他。如果是他,为什么他现在又对我如此的冷淡?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看到我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情?

“好的,我会和我的队友们好好训练。下一次篮球赛,我们一定会赢!”赵秦汉激动地说道。虽然今天输了,但是看得出来,他对靳言的球技很服气了。

“未必,话不用说得这么满,我们比赛见分晓。另外,希望下次球赛的时候不要带你女朋友,我怕我看到会影响情绪!”靳言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随后飞快地朝外走去。

那一刻,我哭笑不得地站在原地,赵秦汉脸上也是一脸的错愕,他似笑非笑地问我:“他是不是误会了?以为咱俩谈恋爱了?”

“可能吧。”我悻悻地说道。

“他好像有点吃醋。小书,我和他,谁更有胜算?”赵秦汉突然认真地问我,目光炯炯。

“篮球赛吗?不好说,因为我不是很懂。”我装傻充愣地回答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小书,其实你心里还有他,对吗?告诉我实话。”赵秦汉又问道。

我犹豫了许久,最后,我还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看到赵秦汉的目光一下暗淡了,他苦涩地笑了笑,他说:“你和他根本不合适的,其实。不过……小书,没事,我会等。”

“秦汉……我们做朋友不是很好吗?”我轻声问道。

他选择了沉默,只回以我一个笑容。他拿起外套,把球杆放回了原处,对我说:“我们去学生会吧,商量一下元旦晚会的事情。傅杰的意思,想元旦晚会交给你来策划,并且问你有没有做主持人的兴趣。你的普通话挺标准的,声音也好听,就是不够有自信,我们想锻炼一下你,你自己觉得呢?”

“啊?我吗?”我顿时愣住了。我从没想过,我能当主持人,这离我有点儿遥远。

他又说:“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我记得我第一次上台的手浑身发抖,后来渐渐次数多了就不会紧张了。既然你选择了参加学生会,就应该抓住一切机会好好锻炼自己。我想,这也是你哥让你入会的意思。在大学里,光注重学习成绩是没有用的,你说呢?”

“可是那么大型的元旦晚会,我怕我不能胜任怎么办?”我不禁问道。

“没有关系,我是男主持,整个局面我会掌控,你只需要念台词和配合我就好。如果你忘词了,我会帮你圆场的。而且,我记得你之前的演讲,特别精彩,我相信你有这个勇气和实力。”赵秦汉鼓励道。

我们边聊着边回到了学校,此时大家都已经聚集到了会议室里。赵秦汉走过去和傅杰还有许颂聊了一会儿,我看到傅杰和许颂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们又激动地争执了些什么,最后不知道赵秦汉说了什么,他们两的表情又松懈了下来。

隔得距离较远,我根本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是我隐隐觉得他们是在聊关于我的事情。我突然觉得让我主持元旦晚会或许是赵秦汉的意思,而并非和傅杰商量过,因为我明显看到傅杰和许颂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一会儿,学生会干部们都来了,我又一次见到了小画。她如今穿着打扮越来越偏性感路线了,明明是冬天,却打扮得十分清凉,妆容也很浓艳。

韩小水跟在她的后面,替她拿着一只豹纹图案的保温杯,脸上表情一脸的郁闷。韩小水见到我,远远冲我眨了眨眼睛,我于是对她微微一笑,却被小画看到了。

小画又扭头把韩小水训了一顿,韩小水一脸的委屈,看得我心里并不好受。这时候,会议开始了,那些干部头衔的人都聚拢到了会议桌上,而我们这些干事们有些坐在后面,没位置的便站着。

许颂首先开了头,说了说接下来要进行的活动。年底了,活动日渐多了起来,但重头戏还是一年一度的元旦晚会。许颂说了一会儿,大家纷纷发言了。我坐在台下心不在焉,突然,傅杰当众喊了我的名字:“潘如书!”

我一个激灵,连忙站了起来。傅杰说:“今年晚会我们决定仿照央视设定四个主持人。我和许颂,你和赵秦汉。你自己怎么想?”

“什么?”还没等我反应,小画却先站起来抗议了:“怎么可以让她去主持?她一点儿主持经验都没有?到时候在台上傻愣站着让大家笑话吗?”

“让她试试就知道了,我这里有一篇去年的主持稿。潘如书,你上来和赵秦汉一起试着主持看看,就当现在就在晚会现场。”傅杰很果断地说道。

我就这么云里雾里地被拱上了台,拿到主持稿的那一刻我心里还发蒙。赵秦汉附在我耳边说:“小书,加油,拿出你的魄力来。”

我脑袋嗡嗡一阵作响,心砰砰直跳,握着主持稿的手都不停地在抖,傅杰见我这样,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听到她叹气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紧接着我的神经一下放松,我连忙迅速浏览了一下主持稿,见都是一些晚会的套话,顿时心里有了底。

赵秦汉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从会议室的一侧并肩走到了舞台中间,此时我走路的步伐还有些僵硬,脸上的笑容也很勉强。可当赵秦汉朗朗上口地念起台词的那一刻,我一下被他带入了情境,当他念完,我紧接着声情并茂地念了起来。

没有话筒,我们两的声音却响亮地在会议室里回响着,我们的配合比我想象得默契,我说话的功力也比我想象得沉稳。两分钟后,傅杰直接打断了我们的主持,她笑容满面地说:“没有主持功力能表现出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你们还有谁有异议吗?”

“可是今年不是明明定了潘如画主持吗?”外联部部长小声地为小画说了一句话。

傅杰听到后,笑着说:“潘如画是我们学校的舞蹈担当,每一年排练舞蹈已经很吃力了。今年她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任务,就是得排练一场反应我们学校校风校貌的大型舞台剧,我觉得她没有多余的精力来主持。如画,你说呢?”

“这样也好,省得小画太累了。如书刚才表现得不错,依我看,就先这么定吧。我们接下来讨论下一个环节……”作为主席的许颂这时候开了口。

没想到,小画一下炸了:“如书如书,你和她很熟吗?叫得那么亲切!”

许颂完全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小画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呛他,顿时脸色有些挂不住,小声说了一句:“别闹,在开会呢!”

提议我主持的事情引起了小画强烈的不满,小画听许颂这样说,于是重重地把笔记本往桌上一放,大声说:“反正我不会同意潘如书主持晚会!她这样的人都能主持晚会!那我们Z大的脸面往哪里搁!依我看,这个会议没有开的必要了!散会吧!”

小画气得满脸通红,听得我心里一阵寒心。也许,我们姐妹之间的成见,这一辈子也抹不去了。

“潘如画!这是一场严肃的会议!请你不要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我和你的事情我们私下解决!现在在谈工作!”许颂脱口而出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愣了神。

我以为小画是纯粹因为我的原因才如此生气,原来不仅如此,她和许颂之间似乎也有了嫌隙。

“许颂!”小画一下跳了起来,指着许颂的鼻子大声喊道:“你忘记你当初对我许下的誓言吗?你现在竟然为她说话!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他们两一向在大家面前都表现得格外恩爱,这一次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闹了起来,让大家都面面相觑。顾及许颂的身份,大家都不好多说什么,所以一时竟安静了。

许颂的脸上也呈现出无数的纠结,但是他很快镇定了自己的情绪,他说:“不如你先下去冷静冷静吧。韩小水,你把你们部长送回宿舍去。”

“我看看谁敢拉我走!”小画气得直接站到了椅子上,她激动不已地说:“许颂,你看着办!今天你要同意潘如书当主持人,我就和你分手!”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