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敢不敢和我私奔

“你是怎么知道的?都是阿杰告诉你的吗?”我不禁问道。

他点了点头,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靠近。我摇了摇头,又惹得他不快了:“我让你过来,听到没?”

“还有很多疑问没弄清楚,等我问清楚我再考虑要不要过去。”我依然不从。

他无奈地瞪了我一眼,他说:“想问什么,问吧。”

“沈紫嫣的腿到底怎么样了?你真打瘸了吗?”我问道。

“打了,没瘸,真瘸了现在我已经在坐牢了。好了,下一个问题。”他靠在床头,胸前纽扣大开,露出结实的肌肉,低垂着头,眉头紧锁,从我的角度能看到他睫毛投射出的阴影、挺直而秀美的鼻梁和微微抿着的唇角。

他认真严肃的模样反而更令人心动。

他显然觉察出了我目光里的炽热,很哭笑不得地伸手弹了下我的额头:“要问赶紧问,问完再色我!”

话虽如此,他自己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我没想到他这样的男人,也有害羞的一面,这更令人心驰。我痴痴地望着他,发觉自己居然忍不住流了口水,真是没有出息!刚才那些在内心翻滚的恨意呢,潘如书你这个重色轻己的家伙!

“快问!”他见我迟迟不开口,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你爸为什么同意让你和沈紫嫣订婚?”我终于想起我的下一个问题,连忙问道。

“我和她有指腹为婚的约定,只是后来我爸和她爸之间发生了矛盾,这件事才没被提起,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当时也就是我爸和她爸的酒后戏言而已。我和沈紫嫣一起长大,父母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我两已经互相有了好感,后来就谈了几年恋爱。之后她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和她分手了。偏偏因为我们的关系,我爸和她爸又有了业务上的往来。现在她爸爸手里有我爸走私的证据,现在风声紧,我爸也没早些年那么威风了,所以有所顾忌。我为你把她给打了,她家提出让我和她订婚,让我爸给她家一个大单的条件,这件事就算这样了了。本来我爸是不答应的,我爸不是能被人威胁的人。就因为那天我救了你,我爸生气了,干脆就答应了她家的条件。现在我爸不让我出门,出门必须和沈紫嫣一起,我的信用卡和现金都被我爸没收了,只有订婚后他才放我出去。我已经说了很多了,你现在明白了吧?”他说完,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一样,脸上呈现出一种虚脱的神情。

他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厌恶向别人解释。

他所说的一切都好像是小说里的桥段,可是联系到他的身世背景,又由不得我不去相信。好吧,就算这些都说得通,就算他陪着沈紫嫣去学校报名是出于无奈,就算他订婚是被逼,那么床上的粉色内裤呢,该作何解释?

“那床上的内裤呢?不要告诉我这不是沈紫嫣的!”我说。

“你有完没完?问那么多!”他变得焦虑起来。

“为什么不能回答?难道不能告诉我吗?”我又问。

“不是她的。”他迟疑了很久,摇了摇头。

“那是谁的?”

“总之不是她的,你问那么多干嘛?!”他凶巴巴地问我。

“好吧,我什么都不问了,因为你是靳言。”我再次搬出刚才的口吻,他顿时鼻翼又颤动起来。

“你他妈就知道气我!”

“那你就告诉我是谁的!”

“我告诉你了怕你笑话我!”

“你快说!”

“不说,打死都不说。”

“好吧,因为你是靳言,你有不说的权利。”我起身就要走。

他连忙一把拽住了我,此时的他已经从一只张牙舞爪的狮子变成了一只温顺无比的大喵,他用手臂圈住我,他说:“别走,晚上在这儿陪我。”

“那你快点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我叫了脱衣舞女郎……”他说完,望向我的表情居然一脸心虚,显然他自己也觉得做出这样的行为特别丢脸。

“什么?”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堂堂娱乐会所的少东家,无数美女前赴后继想要献身的大帅哥,一直不屑于和会所里任何一个小姐打交道的公子爷,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家寂寞无聊地叫了脱衣舞女郎?!

我怎么觉得这话的可信度那么不高?!

我满脸怀疑地望着他,我完全不敢置信地说:“你就直接承认你和沈紫嫣发生了关系就好,也没必要这么贬低自己,更何况是在无足轻重的我面前。”

“草!”他不禁骂了一声,压低了嗓音说:“我可以给你证明,我还录了像。”

“真的?在哪里?”

气氛顿时变得暧昧。脱衣舞?!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呢!心底的好奇就这样被勾了起来!

他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数码相机,这是我第一次见识这么高科技的玩意儿。

他打开了相机,放出了一段视频,我看到视频里果真有一个穿着桃红色睡衣的女人正以极其撩人的姿势在大跳脱衣舞,睡衣缓缓脱掉之后,身上果然还穿着一套粉色的内衣裤,内衣裤的样式极其性感,看样子和床上遗落的那一条很像……

桃红色睡衣?!我顿时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脑袋微微细想了一下,好像这睡衣的款式和我第一次到靳言家里他所递给我的那一条一模一样!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那女郎,越看越发觉就是那一件……等等,好像每一次我来他家,他都能找到女人穿的衣物,难道那些都是他为脱衣舞女郎准备的?!哦买噶!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从床上一下跳起来,跑到他的衣柜前大力拉开了衣柜的其中一个抽屉,赫然发现抽屉里满满一抽屉的性感睡衣和内衣裤!

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满目震撼且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我扭头呆若木鸡地望着靳言,脸上写满了震惊。

他显得有些局促,讪讪地把相机放到了一边,像是被抓住了鞭子的坏学生一样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的一个怪癖。”

“那那间刑房……”我不由得想到了那里面齐全的工具,顿时心里一阵鸡皮疙瘩。

在娱乐会所那种地方上班,别的东西学不到,但对于这些桃色讯息却是格外灵通。我虽不八卦,但是身边有小雪常常给我灌输一些诸如此类的讯息,我多多少少耳濡目染,知道大抵是怎么回事。可是我没有想到,靳言居然有这样的癖好,真是让我无言以对。

“那不是,我还没那么变态。”他连忙摇头。

“那你……”我诧异到说不出话来,连问下去都让我觉得无比羞愧。

“心里特别压抑和难过的时候,看她们跳舞会让我得到释放,就这么简单,你别把我想得那么猥琐。”他见我都发现了,反而变得坦然了许多。

“不能理解,那你和她们……?”我想问,却没有问下去。我对靳言的整个看法变得复杂。

他摇了摇头,他说:“跳完我就赶她们走了!我的床上至今只有你一个女人躺过。”

“不信!”我本能地蹦出两个字。

“爱信不信!”

“你可是第一天晚上就带我回家了!”我用事实佐证着我的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你就有种想蹂躏你的欲望。”他目光直勾勾地望着我,仿佛想看穿我一样。

我警惕地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胸前的纽扣同样大开,胸前那两只调皮的小兔子正随着我说话一颤一颤地动着,怪不得他这样盯着我。

我连忙把衣服收紧,脸红着说:“你骗人!那时候我就是个服务员!你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爱信不信!”

他还是拿这么一句话来搪塞我。

“你那天晚上不过想在我身上得到发泄对不对?”我问道。

“我现在也只想在你身上得到发泄,给我滚上来!”他又回归了那副霸道不讲理的模样。

“不要!”

“快点儿!”

“除非你告诉我你对我真正的心里感受!”

“过来!爷用行动表示给你看!”

“不要!你都要和沈紫嫣订婚了!”

“我他妈不订了!我和你私奔,你敢吗?”他说完,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扑过来叼起我,把我扔到了床上,一把扯开了我紧裹的衣服,猛地含住,像孩童一样吮吸起来。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明知道他也许只是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还是忍不住想问他。

“你敢吗?”他问我。

“你敢我就敢!”我发觉我突然变得天真。骨子里冒险的劲头被激发了出来。

“那我们今晚就走!”

“你说真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那我们去哪里?”

“随便去哪里,天大地大,哪里都是家,重要的是你敢不敢?”他撑着双手,卖力挺入。

“敢!”我在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中,喊出了我这一辈子最冒险的一个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