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当我挂掉电话的那一刻,靳言的脸一下煞白。我目光平静地看着他,等着他对我的解释,他愣愣地看着我,嘴唇动不动,一向能言善辩的他,竟忘了该说什么。

“哎呀,靳言不过是使了个美男计而已……”多米见气氛瞬间尴尬,顿时笑嘻嘻地说道。

“你闭嘴!”我恶狠狠地凶了他一句。

多米悻悻地做了一个闭嘴的表情,靳言尴尬地看着我,他说:“那什么,为了哄她相信我,就随便编了个谎言。”

“挺好的。”我咬着牙,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她已经把那些票据都还给我了,真的,咱们今天就可以把事情都结束了。税务那帮人今天来彻查,我们把所有没有补齐的都补齐就好。”靳言见我依旧生气,连忙说道。

“所以我回国之后的一系列惊喜、求婚,都是为了这件事做铺垫?”我不由得想到了许多,这越想,心里便越生气。

“没有,不是。”靳言连忙解释,多米见我们闹得不可开交,居然在一旁偷笑。

“好了,你们要吵架可以,先去公司应付完税务那帮人再说吧,行吗?”多米建议道。

我愤愤地盯着靳言看了一眼,火气噌噌地往上冒,我对他说:“等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你看我怎么和你算账!”

从我们真正确定关系起,我第一次因为别的女人对靳言发这么大的火,一想到那个陶梦然八面玲珑、恨不能每一个男人都扩充成她的后宫的模样,我这颗心便分分钟变得煎熬无比。

我们一起去了公司,一路上我开车开得飞快,靳言坐在副驾驶上大气都不敢出,多米在后座像往常一样说着风凉话:“哎,女人吃起醋来,真像老虎啊。看不出来小书还有这么生猛的一面。”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靳言回头冲着多米嚷嚷。

“我只是由衷地夸赞你老婆一句而已。”多米恬不知耻地说道。

我突然一个急刹车,多米猝不及防栽在了前座的靠背上,他顿时喊了一句:“喂!干嘛!想要我命吗?!”

“想活命的话就统统给我闭嘴!最好别惹我现在!”我内心的小宇宙彻底地爆发了,我气急败坏地喊道。

多米见我动了真格,之后一路上都老老实实地坐着,再也不多说废话。

等到了公司,当我踏进财务室的门时,竟看到了让我无比意外的一幕。我看着陶梦然披着大卷发、穿着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连体裤好端端地站在我们公司的财务室里,她的一只手还自然而然地搭在了财务主管王凯的肩膀上,正在和王凯核对着什么。

那一刻,我滚滚涌上来的怒气又突突地沉到了心底,我一扭头扫了靳言一眼,靳言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然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陶梦然一抬头,她率先看到我,随后才看到靳言。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目光居然越过我,直接落到了靳言的身上,她无比甜美地喊了一声:“靳言!你来啦!”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冷冷问道。

“靳言,你过来,我把票据都给你拿过来了,正让王凯核实呢。”没想到,这个陶梦然直接把我当成了空气,她居然丝毫不理会我的话,直接隔空对靳言喊起话来。

“都对了!都对了!票据都找回来了!”王凯兴高采烈地扭头报备道,猛地看到我冷若冰霜的脸,顿时连忙缩了回去不敢作声了。

“陶梦然,我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气得不行,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我做什么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吗?”她极度不耐烦地回复了我一句,随后,她居然瞬间恢复了笑脸,直接绕过我走到靳言的面前,笑着对靳言说:“本来晚上没有时间和你吃饭的,不过那个会议改明天了,所以今晚我有大把的时间。”

“陶梦然!”我重重地喊了一声,她依旧置若罔闻。

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这么恬不知耻、这么猖狂、这么明目张胆勾引我男人的女人!那一刻,我气得浑身发抖!更让我气愤的是,陶梦然当着靳言的面这样对我,靳言居然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这在之前,是从未有过的!靳言无论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事事以我为先!然而今天,他居然选择了沉默!他居然选择了沉默!

“靳言,你不是和她分手了吗?她怎么还在这里啊?”陶梦然嫌弃地看了我一眼,目光满是高傲的挑衅。

“靳言!”我重重喊了一声,靳言无比心虚地看着我,走过来伸手拉着我的手小声在我耳边说,“去办公室说!”

陶梦然环抱着双手站在一旁,完全一副对我不以为然的态度,仿佛我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根本就无足挂齿。她那种赤果果的蔑视,让我心里的火苗噌噌地上涨,我重重甩开了靳言的手,我看着靳言,一字一句地问道:“靳言,我给你一分钟,你把这个女人从公司赶出去!立刻!马上!”

偏偏就在这时候,多米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一出现,陶梦然的气势便收敛了许多,多米笑嘻嘻地伸手摸了一把陶梦然的脸,公然调情:“美人儿,是想我了吗难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可不是为了你来的。”大概因为多米之前挑衅过陶梦然,陶梦然对待多米,倒是完全没有对待靳言那么欢脱。相反,她十分冷冰冰。

“没有关系啊,我看靳言晚上是没有空陪你吃饭了,不过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好好陪你。”多米笑道。

“就你这样的男人,我根本就瞧不上。以前看你还行,现在你也不过就是在别人公司为人打工的打工仔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请我吃饭?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你么?”陶梦然一出口便恶语相向,直接攻向多米的软肋。

一向能言善辩的多米被陶梦然这么一说,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怒气一下被激起,他扬起手来,差点儿打了陶梦然。

“你今天打我一巴掌,明天我必定奉还三巴掌给你。不信,你就试试。除非你有本事,你弄死我。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今天这里来的人,可没有人像过去一样都是你的兄弟。”陶梦然竟一点怯意都没有地说道。

“陶梦然!”多米大声喊了一声,最后还是悻悻放下了手,随后笑眯眯地说:“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赢了。”

说完,多米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我第一次看到多米在和别人的较量中占了下风,而且三言两语便被一个女人强行捏住了七寸,竟丝毫没有反抗之力就这样乖乖缴械投降。而且,这个女人三言两语,便把靳言和多米之间的关系一下拉开,让原本没有任何企图心的多米突然目光里多了一丝复杂。

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都整理得怎么样了?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这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竟然是赵秦汉。

赵秦汉也看到了我,目光中顿时闪现了一丝欣喜:“小书,你回国了?”

那一丝欣喜被站在一旁的陶梦然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看到了她脸上那一刹那的复杂笑意。

“是。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诧异地问道,心里因为对靳言有些生气,所以对赵秦汉的态度比往常热情了两分。

“我今天不忙,听说今天是对你们实施稽查工作的最后一天,所以我特地过来看一看。”赵秦汉笑着说道。

“赵科长,别来无恙。”陶梦然突然在旁边插了一句嘴。

赵秦汉的目光立马转向了陶梦然,陶梦然脸上一脸灿烂的笑意,赵秦汉诧异地问道:“这位是?”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半个月前在荣记包厢里,我还敬过您一杯酒呢。”陶梦然竟当着我们的面,毫无顾忌地和赵秦汉攀起了关系,不仅如此,她还连忙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噢……我想起来了,你是H城今年评定的青年企业家人选之一,不好意思,那天人太多了,一时没有想起来。”赵秦汉连忙说道。

我见陶梦然又和赵秦汉攀上了关系,便连忙拉了赵秦汉的衣服一下,我说:“你先别忙着和她聊天,先跟我说说现在我们公司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我从未主动对赵秦汉有过什么亲昵的举动,今天这主动的一拉,靳言也看在眼里,他没有说话,但当时脸就黑了。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多想,只是不想陶梦然的人脉里又多了赵秦汉这样一位猛将,所以直接截断了他们的交集,把赵秦汉往我的办公室里带去。

没想到,我和赵秦汉没走几步,我便听到靳言说:“晚上一起吃饭吧,梦然。我让助理订在新开的风荷轩,你看怎么样?”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