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他还要不要脸了?

“不可以!”当时我一个冲动,就冲了出去,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靳言和多米面面相觑地看着我,我双手叉腰义正言辞像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他们脸上不可思议的神情已经让我明白了一切。

“小书,多米受伤了,现在暂时住咱们家几天,你理解一下。”靳言淡淡对我说道,从他的眼神里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了。

多米救了他,多米找到了谋害他父亲的元凶,多米陪着他出生入死,多米帮了他很多很多的忙……多米多米多米,多米已经霸屏了靳言的整个世界!

而我……我突然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我干的工作并非无可替代,我除了饭做得比多米好吃、可以帮靳言洗衣服之外,我好像没有什么优势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挫败感,而这种挫败感,不是一个女人带给我的,而是一个男人!

我从没想过我的生命里出现的下一个情敌是一个男人!一个帅气且有能力的男人!一个能陪靳言做所有我所不能做的事情的男人!

天啊!我感觉我要疯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回房间去了,你们聊吧。”我闷闷地说完,顾不得回厨房关掉煤气,就悻悻地走到了房间里。

靳言还是在乎我的,我刚进房门,他就跟了上来。他紧紧抱住我,这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安慰。

“宝宝,别敏感。我只是把多米当成一个好兄弟,我想他也一样。我觉得他未必是你想的那样,他或许不喜欢女人,但是他不会喜欢男人的,他至今为止表现都正常。”靳言对我柔声说。

“这还叫正常吗?他才出现多久?他已经占据你几乎全部的世界了!靳言,公司里你天天和他形影不离就算了,现在还要让他住到我们家里来吗?这样怎么可以?他亲口告诉我他喜欢你,我没有骗你!”我无力地辩解着,既委屈又无奈又自卑。

我很想哭,但是我不能哭,我哭了我就彻底败了。一个一无是处、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怎么可能让男人喜欢?!可是我是真的想哭,这他妈什么破事啊!怎么我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我是这么想的,他既然开了口想住在我们家,就让他住进来。我们看看他究竟会怎么做,他究竟是不是真心在帮我,或者就像你说的,他是不是就真的喜欢我。老婆,我明白你的感受,你现在很敏感,你生怕我会被抢走。但是你想想,我们那么多风风雨雨都走了过来,谁能在我生命中代替你的位置呢?更何况,你不觉得这一切很好笑吗?他是个男人啊,你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吧?曾经那个坚定不移地爱着我、死都要和我在一起的潘如书哪去了?曾经那个勇敢的小服务员哪去了?我喜欢那样一如既往的你,我喜欢我们这一段爱情,你相信我,不管我们彼此生命中出现任何人、发生任何事,我们都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我不会背叛你,任何时候。我不会辜负你,哪怕有人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拿枪指着我的头,让我说出一句我不爱潘如书,我都做不到!”靳言紧紧握着我的手,坚定地望着我,对我说道。

也许是他这一番话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也许是他的这种坚定给了我抵抗多米的勇气,也许是他所提供的角度让我明白或许有些事情真的是我过于敏感,当我看到他的眼睛,看到他的眼睛还是像从前一样充满着爱与疼惜的时候,我心里原本在渐渐下沉的那份深情又渐渐浮了上来。

是啊……人生注定要经历许许多多的风雨,注定要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可是有些事你只要会害怕,你就注定输了。在风雨中,我们握紧彼此的手死也不松开,就没有人能够把我们从彼此的生命里抹去。我和靳言早已是彼此认定的人,我们一直那么坚定地在一起,我们在那么那么难的时光里都坚持过来了,现在不过是一个神秘的多米而已,我在怕什么!难道还有人能从我手里抢走他吗?不,我相信我选择的男人!

“蒲草韧如丝。”我喃喃地念了一句诗,矫情地望着他的目光。

“磐石死也不会转移。”靳言坚定地望着我。

我们默默注视着彼此,靳言深情低头吻了一下我的唇,然后轻轻地问:“老婆,那你现在同意多米住进我们家吗?”

Papa……像是一个无比绚丽多彩的肥皂泡突然在空中破碎一般,靳言的一句话,瞬间把我从偶像剧带入了现实剧。

“我还得考虑考虑。”我咬着牙,不管刚才歌颂得有多么伟大。女人在真面临做决定的这一刻,还是会有一种强烈的、可怕的占有欲作祟。

“老婆……”靳言在我的额头上深深吻了一下,“我不会放开你的手,真的。”

“喂喂……”门这时候突然被敲响了,多米在门外喊道,“你们好了没有?靳言,赶紧出来!我煎了牛排!”

煎了牛排?!我没有听错吧?!那是一块我放在冰箱里许久、但是始终没敢真正去尝试的高难度烹饪!他居然说他煎了牛排?!

我比靳言还要快速地冲出了房间,当看到桌子上摆着一块看上去十分正宗、芳香四溢、旁边还有一朵胡萝卜雕花的牛排放在桌上时,我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靳言随后跟着我走了出来,站在我的身后,十分惊叹地“啧”了一声。

完蛋了!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彻底输了!输给了一个男人!

多米正光着膀子,露出健硕有力的肌肉,将围裙随意地折叠寄在腰间,我们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厨房鼓捣着。

我无言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傻傻地问:“你在做什么?”

只见他把冰箱里的菠萝拿了出来,把菠萝用刀修饰了一下,中间挖出了一个槽,然后把煮好的饭从电饭煲里挖了出来,配着青豆、胡萝卜丁、雪菜一起在锅里里翻炒了之后,然后把炒过的饭倒在了菠萝里,以菠萝当做餐盘,从厨房端到了桌上!

我猜我一定是看错了!不,必须是!可是……这真相血淋淋地发现在了眼前!

靳言目瞪口呆地望着多米,多米对靳言帅气地甩了甩头:“尝尝看!时间比较仓促,食材太有限,只能这么干了!什么番茄鸡蛋面,太不入胃口了!”

尽管我死死注视着靳言,靳言还是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也的确,这牛排的色泽与香味、这饭的芳香,别说是靳言,就是我,嘴里都口水涌动着!

可恶的多米,他转过身,得意地看了看我,居然还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看到没有?这才叫下厨?你那点水平,还得练练!”

“切!”我借着这一声不屑,不露痕迹地咽下了一口口水,然后说:“得意什么呢?也不过就会这两道菜!”

多米才懒得理会我,从厨房里翻箱倒柜找到了刀叉,然后走过去坐在了餐桌上,把刀叉递给靳言:“你尝尝看牛排怎么样,怕你接受不了太生的,做成了七分熟。”

靳言下意识看了我一眼,但还是接过了刀叉,我紧张地走过去站在了旁边,靳言切了一小口,用叉子叼着递到了我的嘴边:“老婆,你先尝尝看!”

我本来不想吃,但看到多米瞬间生气的脸又有点得意,于是尝了一口。这一尝……我更自卑了。的确香,的确好吃,的确够酥够嫩!

靳言随后也吃了一口,顿时赞不绝口。他像对兄弟一样拍了拍多米的膀子:“不错啊!有两把刷子!”

多米得意地笑笑,然后说:“食材太有限了!我会的可不止这些!”

多米说完,又用勺子舀了一勺饭放在了靳言的餐盘里,对靳言说:“我住你们家也不会白住的!我做饭给你们吃!”

“好好……”靳言下意识地说好,但随即心虚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一直瞪着他,连忙说:“要么我给你找别的地方住吧,我们家这么小,不太合适。”

“我看挺好的,我要求也不高,住沙发就行。再说了,现在我这一身伤去外面也不安全,我想先养几天。靳言,你不会不同意吧?”多米说道。

“他同不同意,得先看我!”我连忙说道。

“嫂子,难道你不同意?”多米扭过头来,居然对我放电似地眨了眨眼睛。而且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他居然叫我嫂子?!

“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傻傻地再问了一遍。

“他叫你嫂子。”靳言在旁边帮腔道,然后连忙给了我一个眼色,“老婆,多米是为我受的伤,就让他在我们家住几天吧,好吗?”

我彻底败了,全方位、无条件地败了。我的脸上大大地写着“loser”,我只能无奈地说了一句:“好吧。”

多米拿着小碗盛了一碗米饭,对我说:“坐下来一起吃吧,嫂子。”

那一声称呼分明不是那么自然,分明像是从喉咙里极不情愿地挤出来的,分明就是压根不想叫。可是,当我坐下来的时候,他却突然给了我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那笑容让我真的觉得他像是一个好人,最起码晚上看起来像一个好人。

“要么你们睡一张床上,我睡沙发?”我愤愤地从牙龈里挤出这么一句话,带着无比故意的挤兑成分。

“好啊,你不介意的话。”多米居然堂而皇之地这么来了一句。天啊,他还要不要脸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