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袁莉的奚落

第88章袁莉的奚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门口传来一阵悉又陌生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凉意,从我的毛孔中渗透到体里,我不由自主地了个寒顫,我想我果然是感冒了。

“段宁!”我转过果然看到是袁莉走了进来,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我知道那里面装着致的早点。

我急忙走上前去从她的手里拿过托盘。”妈,谢谢你给我端来了早点。”

我看着她给我刚上来的早点,心里有一阵暖意将刚刚那股凉气彻底赶出了体。

“段宁,“袁莉扫视了一边我的间,梳妆台,桌椅,窗户还有,然后她盯着我,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段宁啊段宁,“她捏着我的下巴,玩味的说:“啧啧,果然年轻就是好呀!看看这皮肤,白皙滑,“袁莉一边说一边摸着我的脸颊,她将我从上到下的扫视了一遍,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好像在她的眼神里,我不是她的儿,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物品,正在接受她的估值。

“妈……”我语气忐忑,声音不自主的带了些颤音。

“哟,怎么听你的声音,里面有种害怕的绪呢?你怕什么呢?我可不会把你怎么样,那姓裴的就在下面,你只要喊一下他估计会飞一样地冲上来,哦,对了,“袁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捂着嘴角轻轻笑了一下,“你刚也看到了姓裴的和那个阿蓝玉亲密的样子了吧!怎么,心里不高兴了?”

“妈,“我感觉到袁莉的绪有点不对劲,虽然她自回来后就没给过我好脸,但是今天早上她的绪更加激烈,这一大早的她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妈?你给我滚一边去!”袁莉使劲推开了我扶着她肩膀的手。”我可胆不起你这一声妈!”

袁莉到底是怎么了?她的绪化怎么这么快?明明刚刚还被我端了早餐,怎么这会儿又得如此厌恶我?

“妈,你怎么了?”我被袁莉推到在上,我坐在凌乱的大上看着一步步向我走来的袁莉,心里不知所措。

“哈哈!你叫我妈?你告诉我,昨晚姓裴得是不是在你这里睡得?”袁莉伸出她涂了大红颜的食指,那上面鲜的蔻丹像蜿蜒的蛇信子一样。

“段宁,你可真够厉害的!你明明知道那姓裴得是和我,我,“袁莉指着她自己的口,面目狰狞地说:“他是和我结了婚的,可你呢?你在干什么?你然跑来破坏我的婚姻,破坏我的幸福。”

“好,你有本事我争不过你,好不容易我离开了裴家,不再过着仆从一般的生活,每天着大笔钱逍遥自在,有了喜我的人,你然又来破坏!让那姓裴得断我的生活费,害得小何不再喜我,现在然还让姓裴得指使我当起了你的仆人,给你端饭!你可真是有本事!”

我听着袁莉的一声声指责,心里早已溃不成军,那碎片扎进我的肉里,越陷越深。

我都做了些什么?袁莉又都做了些什么?她然拿着裴曜竣给她的生活费去养小白脸!

老天啊!我这是摊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妈妈,我真为父亲感到不值,他心心念念的母亲早已不是记忆中那和善温柔的美人,在岁月的长河中,她已经被洗去了那一的气度温暖,留下了腐朽的气息。

“妈,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想过让裴曜竣断你的生活费,没有让他比你做我的仆人!我怎么会那样做呢?还有,妈妈,在你结婚之前我就劝过你的,妈,裴曜竣从来没有爱过你。”

“为什么你认为是我破坏了你的幸福呢?他给你的根本就不是幸福!妈,我是你的儿啊!我们家里那个是你的丈夫,他疼了你大半辈子,爱了你一辈子,你能不能回过头看看呢?”

我忍着眼里的泪水,紧紧的攥着拳头,手心被我因为拍戏需要而留的指甲抠出了一个个半月痕迹我也丝毫不在乎。

“哈哈真好笑,你在和我说那个没用的废物吗?”袁莉嗤笑了一声,捋了捋她早晨尽心扮的发型,张开了那和我形状一样的嘴唇,“段宁,你觉得我会想再去过那种日子吗?那种担惊受怕,随时警惕一种高利贷来要钱,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连一个名牌都买不起的日子,凭什么你现在大牌加却让我去过那种穷困日子,你怎么这么自私呢?”

“妈,“我在听到她那样说我爸爸后,心里非常生气,恨不得将她的嘴缝起来,可是她毕竟是我妈妈。”我知道你不想过穷日子,我在努力,我会努力赚钱,我会让咱们家过得越来越好的!”我拉着袁莉的胳膊,就像小时候拉着她的手一样,期待的看着她,希望她能给我一个记忆中的微笑。

“算了吧!就凭你?”袁莉一把扔开我的手,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她拍了拍胳膊,仿佛我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我告诉你,段宁,我袁莉再也不想过那种穷困潦倒的日子,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什么让我和你爸爸和好的话了,除非他能够给我我想要的生活,还有你,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讨人厌呢?好像全世界就你一朵清高白莲,人人都是泥潭。”

袁莉说完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双手环在前,扭着胯走出了我的间。

我看着袁莉的影,想起了这么多年来的隐忍,我突然有些恨我自己,我是多么的懦弱啊!总是没有办法彻底离开那些我想要离开的人。

比如袁莉,尤其在这段时间以来,我无数次的想要离开她不再管她,可每一次我都无法做到。

还有,裴曜竣,同样的,都无法彻底的割舍。

我想着世界上,应该没有比我更傻的人了吧!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刺耳的铃声将我的SI绪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咳咳。”喉咙有些哽咽,我整了下呼吸,争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难听。

我看了下来电显示,原来是他的手机号。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