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开学

八月末。我的小宿舍到期了。刑风驱车来S市为我搬家,被顾阿姨盛情请回家吃了一顿晚餐。

赵叔叔见到刑风,显露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他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不断与刑风攀谈着国际形势、经济形势等相关方面的话题,时不时还隐晦地提醒刑风如果事业上遇到任何问题可以找他帮忙,刑风对此却是假装不懂似地轻易岔开话题,但话里却透着对赵叔叔的感激之情。

“原来真正的较量,每一句言语里都透着语言的艺术。”这是从我这场饭局中所体会的。

刑风和赵叔叔热切地交谈着,我和赵秦汉都闷头吃饭不敢多说一句话,顾阿姨张罗着倒酒布菜,见我和赵秦汉吃完了,知道我们感觉拘谨,于是对我们说:“秦汉,你带小书去你房间里玩玩,你那里小玩意多。一会儿吃点心我再叫你们下楼。”

赵秦汉于是迅速扒完了碗里的饭,忙不迭地带着我上楼,一到他房间关上房门就来了一句:“哎呀我的妈,我都不知道刑风原来可以这么假。”

我哈哈大笑,我说:“他不假怎么能当老总?”

“我以为我爸已经够虚伪了,没想到今天棋逢对手啊。刑风这家伙,不从政真是可惜了。”赵秦汉笑着说道。

“你爸妈怎么认识刑风的?我感觉他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啊。”我诧异地问道。

赵秦汉打开了电视,一看有NBA篮球比赛,情不自禁的“呜呼”了一声,然后说:“我也不知道呢,我是通过你才认识他的,之前他和我爸妈怎么认识我也没关注过。不过他好像几年前来过我家里一次,那次和好几个人一起,我还小,压根没怎么注意,是他那次打球对我说的。”

我心里顿时纳闷了,看赵叔叔和刑风攀谈的气氛,不太像是亲戚。可如果说是朋友的话,年龄悬殊也有点太大。这么一想,刑风还真是挺神通广大的,连S市里都有这样的人脉关系。

我正琢磨着呢,赵秦汉突然猛地伸手在我面前挡了一下,笑嘻嘻地说:“小书,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啊?”我顿时愣了,“送给我礼物?为什么要送我?”

“班上每个人我都送了,就差你了。”他说完,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银色的、打着蝴蝶结的盒子,盒子四四方方,看上去很精致。

我接了过来,好奇地打开了,见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水晶晴天娃娃吊坠,用一根细细的链子串着,一看就像是精心挑选过的。

“我妈妈说你宿舍的窗台上挂着晴天娃娃,我猜想你一定很喜欢,所以看到这个就买下来了,希望你戴上它以后,每一天的心情都是晴天。”他笑着说道,从盒中把吊坠拿出来,绕到我身后为我戴上。

我站在镜子前看了看,的确和我穿的裙子很是相配,我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裙子,上身很修身很窄,下面的裙摆很宽,裙摆上还飘着朵朵手工刺绣的白云,脚上一双白底凉鞋。

“好漂亮。”赵秦汉站在我身后由衷地赞叹了一声。

“是啊,只是这个会不会很贵重?”我连忙转过身问道。

“不会,就是小礼物。每个人都有,我也不是单独送你的,你放心收着就好了。”他连忙说道。

“可是我什么也没为你准备呢。”我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我在人情世故上的确没想太多,所以毕业后同学们请客我一概未去,也没有宴请过谁。

“不用,你肯收下,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赵秦汉的眼角又笑成了月牙。

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吊坠,挂在脖子上既精致又不张扬,而且冰冰凉凉的很舒服,我于是不客气地收下了,对赵秦汉的这一份情也十分心领,我问道:“对了,你报考了哪所大学?”

“和你一样啊。大学我们没准还能继续做同学。”他笑着说道。

“啊?不是说你要去北大吗?”我完全愣住了,以他的分数,他是完全可以进入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的。

“待在自己省内也挺好的,我父母也支持。毕业后留省城或者或S市发展都行,离父母也不远,省得父母担心。”他很轻松地说道。

“你是为了我改的志愿?”我试探性地问道。

清醒的他倒是不像那天酒后那么唐突,他笑着拍了下我的脑袋:“别太自恋!我是为了我将来的前途,我可不是为了你!”

我于是也笑了:“那就好,最好不是这样。”

我们都话里有话,我这么一说,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邀请我玩体感游戏,我说我不会,他说没事我教你。于是,他打开了游戏,很快把我教会了,我们玩得不亦乐乎起来。

房门没关,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刑风站在了门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们,等我们注意到他,他这才笑着说:“你们玩得还挺开心,让我也来玩一局。”

我笑笑,连忙把位置让给了他,在一旁看着。刑风一接触游戏,画风全变,变成了活脱脱的大男生,他把西服脱下来递给我,撸起袖管,和赵秦汉玩了很久。我站在一边感受着这种简单的快乐,心情就像是初秋的艳阳天,许久以来的阴霾都一扫而去了。这让我意识到,人原来还是需要朋友的。

后来,我们都被顾阿姨叫到楼下,顾阿姨特地做了南瓜饼、糯米藕、紫薯糕等几样精致的点心,让我们一一尝了尝,果然每一样点心都独具特色。到后来,就在我们都吃不下的时候,顾阿姨又端来了一样让刑风和我都垂涎欲滴的小吃——臭豆腐。

顾阿姨笑着说:“这个你们赵叔叔在家我是不敢做的,趁他出门遛弯了,我给你们炸了些,赶紧吃。一会儿你们赵叔叔回来又要说我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不成体统了。”

我肚子已经吃撑了,但是看到那鲜黄酥嫩的臭豆腐和旁边的蘸酱,又忍不住尝了几块,顾阿姨真是主妇中的超级主妇,经她手做出来的东西样样美味非常,让人吃了还想吃。

这一天真是十分美好的体验,心一直被这种静谧和谐的气氛所浸染着,使得我回家的时候心情都是格外开怀的。

我们在S市里停留了最后一天后,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动身了,把全部打包好的东西装进后备箱,在一片薄雾中告别了S一中,告别了S市,朝着H城的方向驶去,人生的又一个崭新的篇章即将开始了。

九月一日。初秋。H城的天气依然热。我扎着高高的丸子头,穿上了刑风为我买的新衣服,一件白色竖条纹的泡泡袖衬衫,一条水洗带着破洞的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阿迪运动鞋,自己拎着行李箱,出现在了我无比熟悉的Z大学的门口。

刑风本想送我进校园的,但是我没有答应。这里我太熟悉了,即便不需要他送行,我也一样可以轻而易举地报名然后找到大一新生的宿舍。

我在Z大学的门口伫立了许久依然舍不得进去,我抬头望着头顶那个庄严又神圣的牌匾,我想起曾经陪着小画第一次踏入这所学校,想起我曾经和靳言来过这里,想起我曾经彻夜坐在这个大门口淋过雨,想起曾经他们联谊晚会上我的格格不入与艳羡……一切不过过去了一年多,却让我有一种恍如昨世的感觉。

谁敢想,谁又能想到,两年后的今天,我潘如书以一个Z大学新生的身份来到了这里,并且从此将在这里展开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涯?谁能想到?包括我自己。

门口来来往往不少人经过,我看到有豪车带着学子高调地开入了校园,也看到有面容黝黑的父亲扛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带着衣着朴素的孩子从侧门吃力地挤入,有看上去已经是老生的女生结成排欢歌笑语地走进,也看到有些衣着考究却低调的家长为孩子提着大大小小好几个行李箱正有说有笑地进去。

很多男生经过都会回头看我,有些试图上来搭讪却大概因为感受到了我目光的疏离却又不敢,我站在门口许久许久,正当我要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明朗熟悉的男声:“同学,你是来报到的新生吗?”

我回了头,对方一脸的错愕。他是许颂,刚从校门走进来,脸上那副招牌笑容在看到我后僵在了脸上:“小书?你……你怎么……?”

他上下打量着我,见我提着一个偌大的粉红色行李箱,一脸地不敢置信地望着我。我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说:“对,我是大一新生,今天第一天报道。”

他完全愣在了原地。他脸上的表情,是我曾经在心里设想过千次的表情,错愕,惊讶,神情复杂而纠结,满脸的不可置信……是,我回来了,以大一新生的身份,不再是潘如画的妹妹,也不再是Z大学的图书管理员,而是正正宗宗Z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系的大一新生。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