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我时日不多了

三天后,我盛装打扮,硬着头皮和靳言一同来到了机场,站在机场的VIP通道出口处,等着靳言母亲的到来。

至此,我们才知道靳言母亲的名字,多米是跟随母姓,靳言的妈妈叫做多芬。这一天出现在机场,她终于没有再穿那一身黑色,而是选择了一身米色的西装套装,皮肤依然黝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和善了许多。

她和靳言来了一个西式的贴脸拥抱,我迎了上去,原以为她会拥抱我,没想到她只是和我握了握手,让我一阵尴尬。

“路上累了吧?”靳言笑着问候。

“还好,习惯了。”她淡淡一笑,随后十分怜爱地看着靳言,刚见到他,便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手表,放在靳言的手里:“这一块手表,是当年你外公开船去往国外时,一位落难商人为感谢你外公救命之恩送给他的劳力士,是他的家传之物。你外公一直十分珍惜,后来把它交给了我。如今,我把这块手表给你,希望你好好保管。”

我听她这么说,下意识看了一眼那块手表,看手表的外观的确感觉年代颇远,这应该算是古董了吧?听说古董表价值不菲,她一见面就给了靳言这么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真是大手笔。

“谢谢。”靳言客气地说了一句,手捧着手表有些微微地颤抖。

当着她的面,他依然喊不出“妈妈”这个称呼,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她微微叹了口气,主动伸手挽着靳言的手,随后一起往前走去。

我默默地跟随她的几个随从一起走在他们身后,靳言的走姿不像以往那么自然,他时不时回头关切地望我一眼,然后继续往前,一直走到了我们停车的地方。

“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样口味的饭菜,晚餐我挑选了几家餐厅,您看看您想吃哪一种。”上车后,我把事先准备好的饭店资料递给她。

她淡淡扫了一眼,她说:“不用了,我不习惯在外面吃饭。我在H城有一处房子,已经有厨师在准备饭菜,一会儿你们随我一同去那里。”

“噢,好。”我连忙收起菜单。

“靳言,”她见靳言一直不说话,于是喊了一声,问道:“在想什么?还没适应是吗?”

“嗯,”靳言直言不讳地说道,又说,“我请求您一件事好吗?”

“说吧。”她淡淡答道。

“我希望一切就此过去,您别再追究父亲当年的过错,我以后也会好好孝敬您,好吗?”靳言恳切地说道。

她似乎早有意料,她说:“追究是一定要追究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会想办法请来名医为你父亲医治,我还有太多问题没有从他那里找到答案。”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母子间的对话我不好多嘴,于是坐在一旁默默听着,不知不觉车下了高速,飞快地往H城的顶尖别墅区驶去。等到了别墅门口,眼前那富丽堂皇的别墅真是令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靳言母亲看来比他父亲还要厉害,她究竟有多少资产已不得而知。靳言也十分惊讶,她母亲指着眼前的这一处看上去宛若宫廷的湖景别墅说:“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给你做婚房。这里我刚刚买下来,刚装修好,原本是打算……哎,算了,不提他了。”

话虽然只说到了一半,但是我和靳言都听出了话外之音。多米如今究竟身在何处我们并不知情,不知道他母亲是否知道。不过从她的语气里听得出来,她对多米十分埋怨,我猜想十有八九和多米带走她的那一批货物有关。

“不用了,我们有房子住,况且暂时我们还没有打算结婚。”靳言客气地回答道。

“好,那进去吧,进去看看。”靳言母亲说完,率先走了进去。

靳言特地晚了一步,和我并肩走在一起,他低低地在我耳边说:“不要拘谨,我会照顾你的。”

别墅里的装修风格是经典的美式装修,看来靳言母亲在美国多年,已经完全被西化了,这里的装修风格和海南那一处差不多,不过这里看上去更符合年轻人的品味,不知道是不是装修过程里多米曾经参与过。

我们进门的时候,别墅里的大饭桌上已经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美食,热气腾腾芳香四溢,他母亲说先上楼换身衣服,于是我和靳言手拉着手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我用手臂捅了捅他,我说:“喂,你发财了,你妈妈这么有钱。”

“说什么呢,她的是她的,我们不要去想这些。”靳言小声地说道。

“她好像比你爸爸还有钱,她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心里无比疑惑。

“不知道,多米以前说的也不详细,我还没有来得及问。”靳言说。

我们正小声嘀咕着,他妈妈换上了一身白色丝绸质地的家居服从楼上走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他妈妈坐在中间,我和靳言分别坐在饭桌的两边,周围站了整整两排穿着黑色西服的人,男男女女都有,就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吃。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吃饭,那种感觉真是令人拘谨。

“他们都是什么人?”靳言问道。

“保镖。”靳言母亲回答道,“生意做得越大,仇家就越多,不小心谨慎些,可能随时都会死。”

“您究竟做的是什么生意?怎么会招惹那么多仇家?”靳言连忙问道。

“一会儿我会告诉你的,先吃饭吧。”他妈妈并不透露,不过从这阵势来看,多半做的不是正经生意。

“好的。我还想问一个问题,外公还在世吗?”靳言于是扯开了话题。

“在,美国,有机会我带你去见见他,他已经80岁了。”靳言妈妈回答道。

“他现在在做什么?”靳言又问道。

“他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对过去的一切都失忆了,如今在疗养院里,有专门的护工照顾。我们多家跑船出身,世世代代都是渔民,到了你外公这一带才有了起色,可是因为我认识了你爸,那一把火毁了你外公的那条船,我们负债累累到了美国,受了多少苦才有了现在。你说,我应不应该恨你父亲?”靳言母亲说着说着,脸色又变得生冷。

我和靳言顿时紧张地放下了筷子,靳言说:“当时父亲或许也有逼不得已的苦衷,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让他做上门女婿,他的自尊接受不了。就换做是我,我也是定然接受不了的。”

“你也不用紧张,也不用为你父亲做任何辩解。如果不是他的行为,你和我还有多米,就不用承受这么大的伤害。”靳言母亲严肃地说道。

“那您究竟想怎么做?”靳言茫然地问道,“如果您想报复父亲,请从我开始。许阿姨一直以来对父亲不薄,两个弟弟对家里的事情知之甚少。如果您觉得对父亲的惩罚还不够,您可以拿我开刀,您无论怎么样对我,我都不会有怨言。”

“你是我亲生儿子,我再恨你父亲,除了放下这段仇恨还有什么办法。我说了当年的事情过去就让他过去吧,接下来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就好。”靳言母亲说道。

“好,我会尽力的,但是我想我们都有一个接受的过程。”靳言为了缓和气氛,于是语调放柔和了许多。

“嗯。这一次来H城,除了想和你多相处之外,还有一件事比较棘手。”靳言母亲说完,手挥了挥,那两排人便都散去了,并且把餐厅的门关上,只留下了我和靳言三个人。

“你也出去吧。”她用手指了指我。

我一愣,下意识站起来,靳言却开了口:“她和我是一体的,任何事情我都不想瞒她。”

“好,那你留下。”他母亲并没有多作坚持,又让我坐了下来。

随后,她缓缓说道:“其实这一次我之所以回美国后不久便又来找你,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她的话让我和靳言为之一惊,靳言吃惊地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回美国后去做体检,体检查出了我身体长期处于一种化学元素中毒状态,毒素一开始极其微量,我一直脱发恶心心慌却查不出病因。直到现在多米消失了,我的医生才敢把他的猜测告诉我,他猜测可能是有人长期在我的食物里投毒造成的。我这一次回去做了相关的检测,的确是那种化学元素中毒,毒素过量沉积在我体内,已经过了最佳解毒时间,接下来我体内的器官会大量枯竭,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但是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

“您是说,是多米……?”靳言和我完全愣住了,多米竟然如此歹毒吗?!

他母亲点了点头:“是他。他两年前就开始一有机会就往我的食物里投毒了,幸好这两年他都在国内,我们见面的次数较少。否则,我如今恐怕早已没命了。”

“什么?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靳言惊讶地问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