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谁让你吃饭了

第37章谁让你吃饭了

“你说是好了,那就快来吧,一起听一听这些可都是以后需要的,万一要是哪里做错了,裴先生可是会发脾气的。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看着那老阿姨一脸凝重的神,呵呵,那说起来都严肃的语气可想而知裴曜竣平日里对他们该有多么的坏。

真是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现在竟然到了窝之中,而且还没有抗拒的权利。没有办法,我只好跟着袁莉,听着那老阿姨的各项叮嘱。

可是袁莉看起来倒没有那么的不耐烦,反而非常的认真,好像她以后就要长住这里了一半。

终于历经了两个多小时,还是在好几个阿姨的帮助下,才做好了裴曜竣的晚饭。给他准备一顿晚饭,我自己在家都可以做十顿了。

我和袁莉小心翼翼地将饭菜端过去,可是男主就看了一眼,眼神中便露出了那种嫌弃的神。站在一旁给我们指导的老阿姨,立马明白了裴曜竣的意SI。狠狠的瞪了一眼袁莉,还小声的说道:“下去了再和你们算账。”

不过袁莉倒是没有在乎这老阿姨,一脸希冀的期盼裴曜竣能够尝一尝,她亲手为裴曜竣做的饭。

我们站了这么久,裴曜竣也没有再剔了,缓缓的拿起筷子来,袁莉也高兴地拉开了准备座,而我也早已经饿得肠辘辘,快要不行了。

但是一想起刚才那场景,我还是不敢看裴曜竣的眼睛。一看到他,我的脸都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我一看袁莉拉开椅子坐下了,我也紧随其后,准备座吃饭。可是我的屁股都还没有挨在凳子上,主角竟然将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摔在了桌上。

吓得我一个趔趄,差点都要摔倒了。整个餐厅的气氛得十分的凝重,一切都好像静止了一般,其他的人连大喘气都不敢。但是,我那不争气的肚子偏偏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咕咕的响了起来,破了这令人紧张的安静。

而此时,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保持着半坐的那个状,裴曜竣更是皱着眉头看着我,眸子中的眼神十分的复杂,让我猜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意SI。

“谁让你坐下了。”裴曜竣紧接着的一声冷语之后。

母亲连忙站了起来,向后退了一步。脸上原来挂着的那种,喜悦和期待也成了暗青的失。我看着母亲这个样子,忽然非常的心疼她,在这诺大的豪宅之中,看似光鲜亮丽,其实生活看人,冷眼心碎不已。

我也准备站起来,一只手撑着桌子,还没有起。裴曜竣夹了一口才缓缓的说道:“你就坐着吃吧!”

袁莉几乎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自己也感到不可SI议。可是既然裴曜竣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在非要离开,那岂不是不给他面子。只是这一顿饭我吃得异常的艰难,试想,谁能忍受自己做着吃饭,而母亲只能饿着肚子站在一边看着呢!

我忽然觉得裴曜竣让袁莉跟在他的边不是为了其他的,就是生生的要折磨袁莉。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突然格外的心疼袁莉,心疼她现在的境,心疼她的可怜,心疼她在这里看人脸的求生,可是在外面竟然还能那样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的羡。

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袁莉,我自己还不是一样。和她一样的可怜。我们一家人都是可怜人罢了。

那天晚上,回到间以后,我久久难以释怀。而且这样的日子接连过了好几天,每一天都是令人心碎的折磨和痛苦。

有的时候我需要出去上学和工作,暂时得以离开裴曜竣的家。只要一离开这里,我觉得整个人都像回到了自由的世界,就像鸟儿挣脱牢笼一般。多想一去不回,可是一想到袁厉还被关在这里,又不得不再次返回。

尔我会回家看看父亲,他一个人在家格外的孤,不过最近收养了一只浪狗。有那只小黄狗的陪,心也稍微好了一些。

父亲没有对我说让我经常回家之类的话,只是拍着我的手不停的对我说:“工作再辛苦,也要好好吃饭,你看你最近怎么都瘦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体。不要担心我。”

离开的时候我都不敢回头,生怕自己的眼泪会下来。

这一天再次回到裴曜竣的别墅的时候,难得袁莉出门去了,不用想我都能够猜到,她一定去找她那些昔日的小妹们叙旧去了。肯定又是众星捧月般的听她胡一通。我也不想管她那么多了,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

但是这里的日子如此的艰难,而且每天提心吊胆的。我真的不想看着袁莉再继续这样下去了。要是哪一天惹裴曜竣不高兴,说不定连饭都没得吃。

想起之前,我和裴曜竣之间还算有一点相识,而且他也没有怎么为难我,所以我鼓着勇气想请求他放袁莉走。

之前我有旁敲侧击的说过一次,可是他根本没有搭理我,这一次我算再去恳求他。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勇气。

我给自己鼓了鼓劲,就踏上了平时从未上去过的二的梯。此时他应该还在书之中看书,只是希望他这会儿的心能够好一点。让我可以顺利的和他交谈。

当我走到书门口的时候,发现书的门虚掩着,裴曜竣正在里面看书,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此时的他无比的静美。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敲响了他书的门。

铛铛铛。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穿破这整个层的安静。

“是谁!”裴曜竣的语气非常的不好,好像正在生气,到底是谁扰了他的清静。

我小声的应答了一声。

裴曜竣竟然缓缓的站起,走到了门口,我屏住了呼吸。

咯吱一声的,门被他拉开了。他低着头看我,声音十分冷淡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我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回答:“我,我,我。”

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松开了手,一个眼神示意我进去说话。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