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散步

第190章散步

“徐铭东,喂,徐铭东!”我急忙跑上前去拦住他。

“段宁?你怎么在这里?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病里休息的吗?怎么在这儿到乱晃?”

“啊,哦,是这样的,我想要推裴曜竣出去转一转,你也知道他一直在病里闷都闷坏了。而且你看现在外面的天气一点都不闷热,还有风呢,在上,肯定比在病里空舒服多了。”我急忙向他解释。

“所以呢?”

“什么所以?”

我觉得徐铭东好像在嘲笑我。

“所以这和你在这里出现有什么关系?”

凸!

“啊,我想找士借轮椅呀,可是士怎么也不肯借给我,说什么我看起来不够保险?开什么玩笑我力气这么大,怎么可能不了裴曜竣。”

咦,人呢?徐铭东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这个人怎么是这样子呀,我话都还没说完呢,他就跑了。边走过几个的LU人,让他们都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我,额,他们该不会以为我是神经病在那自说自话吧,啊,真是丢脸死了。

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一个个怎么都这么的拽,了不起啊!不过人家能够到达今天这个地步,也确实挺了不起的。

出来已经有一会儿了,看来这会是没有什么收获了,我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病。

“这是什么?这东西怎么在这里呢?”我有些惊讶的看着摆在桌子旁边的轮椅。

然后又看向一边的徐铭东,我指着轮椅问他,“这是你带回来的?”

“嗯!”徐铭东用鼻腔对我回应。

我讨厌单音节词,多说一个字能死呀,能死呀,能死呀?真是的。

“那为什么她们都能给你,怎么就不能给我呢?有没有搞错,是我去问她们要的,我求了好半天了,她们都不肯给我,结果你才去多大一会儿啊,她们然就给你了,真是不平呀。”

“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裴曜竣,你说说,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这个得力助手使了美男计,才使得那些士一个个痴的同意了他的要求。”嗯,一定是这样。

裴曜竣听了我说的话,最后破天荒的没有再出现冰块脸而是微笑的点了点头,一脸戏谑的看向徐铭东,徐铭东在听完我的话之后,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

鉴于徐铭东这个人平时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条蛇一样阴冷,我也不太敢跟他面对面的衅,只好在心里默默吐槽道“会翻白眼,了不起呀!有本事你去学一个华妃呀!”然后在心里给徐铭东翻了一个华妃似的白眼。

在徐铭东的帮助之下,我们成功的把裴曜竣小心翼翼的放置在了轮椅上。

“裴曜竣,我的提议没错吧,你看这里的空气多好呀!而且现在还着微风,这风在上可舒服多了,比在病里好多了吧!”

“嗯!”裴曜竣还是回给了我一个单音节词,好吧,鉴于他的神还算是不错,我就原谅他这一次好了。

我推着他漫步在这林荫大道上,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在散步的病人,还有一些正在做复健的人。左侧的椅子上坐着两个头发白的人,那个老爷爷正在给他旁边的老梳着头发。两人四目相对,彼此会心的笑了一下,整个场景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极了。

“裴曜竣,你看,你看到对老人他们多幸福呀,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白头偕老吧!你看他们都那么大年纪了,可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彼此还是十分的相爱呀,真好!”

“段宁,你羡慕这样的感吗?”裴曜竣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突然开口问我。

我不假SI索的就回答他,“当然,当然羡慕这种感觉了呀,一看他们就很幸福,如果我老的时候能牵着我的另一半在林荫大道上散步的话,光是想想这个画面就觉得十分的幸福呀!”

“段宁,那你觉得你的另一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对于裴曜竣到这个问题我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幻想过我的另一半会是一个王子,他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骑着白马来找我。

可是在后来,在我慢慢的长大之后,我就会幻想我的另一半,他披甲,脚踩七祥云来接我。再到后来的后来,在我做了替之后,在我jin ru了笙歌那样的地方之后,在我知道了甘苗苗和她男朋友之间那段不可SI议的感之后,我就对另一半不再抱有幻想了。

可裴曜竣刚刚突然的提问时,我脑海里闪现出了一个画面,以前对另一半懵懵懂懂的形象瞬间得非常的清晰。那就是面前的这个人,可是那又怎么可能呢?且不说我们之间的纠葛,单是状不同就无法相恋,而我又不可能为了他去做手术。更何况人家心里还有自己所喜的人呢!

“段宁,段宁?”裴曜竣拍了拍我的胳膊,我瞬间就从神游中恢复了过来。

“啊?”

“我问你,你对你未来的另一半有什么样的想法?”

“啊,想法嘛?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我的况你应该都知道,像我这样的况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呢?我自己都不清楚,反正只要他能够对我好不就行了,我也不要求太多。”我给他回复了一个大众的答案。

“是吗?只要对你好就行了?”

“是啊!只要能够对我好,能够不计较我以前那些经历就好啊!我要求不多的。啊,对了,还有一点。”

“什么?”

“不仅要对我好,还要对我的父母好。”

“你父母?呵……即使他们那样对你,你也不恨他们吗?”裴曜竣刚刚还比较愉悦的表一下子得异常的冰冷,浑都散发着寒气。

“不,我当然不会,我永远都不会恨他们。”

“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在这里了。”裴曜竣说着就转着轮椅向来时的LU驶去。

“喂,等等我啊!”

我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那辆轮椅跑着,不就是有辆两轮的交通工具吗?有什么了不起,不带这样子欺负人的。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