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没人敢质疑演技了

第82章没人敢质疑演技了

感到最惊讶的当属那个配角了,他看到我回来的时候,整个脸都得铁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看见我都绕道走。甚至我和她对戏的时候,她都不敢看我的眼睛。这倒也是让我挺纳闷的。

没有人再敢来质疑我的演技了。虽然我知道有很多裴曜竣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只有我自己得有实力大了,才能让他们抓不住机会来踩低我。我一定会让自己得更加有能力。

结束了一天拍摄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11点,裴曜竣派人来接我,虽然我的心里还是不能直面裴曜竣。但是毕竟都这个点了,如果我自己车回去的话,一定很不安全。心中所有的倔还是放下了默默上了车。

可是那车没有回家,反而绕了一个弯。我有些着急的问着司机:“黎叔,我们怎么不回家这是去哪啊!”

“段小,裴总还在司呢,我得顺LU去把他接一下。”

都这么晚了,裴曜竣怎么还会在司呢,难道是故意在等我吗。我使劲的摇了摇头,为什么到现在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突然一声,裴曜竣轻轻地拉开了车门,坐在了我的旁,看着那一冰冷的气息和英俊的脸庞,我微微的将头偏过去,不想要靠近他。

可是我越是这样裴曜竣越是一把将我的头按在了他的肩膀?

“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还害羞了。”

“我没有。”

“哦,分明就有。难道你不算和我说说你和温佑隼的事。”在一片黑暗之中,裴曜竣的眸子突然沉了下来。

我冷着脸,淡淡的说道:“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是吗?”

“恩。”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还那样平静的裴曜竣突然生气了。捏着我的脸,语气阴狠的说道。”你这个人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总是这样的度让人很恼火。”

我也不太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奇奇怪怪的。裴曜竣把我的脸都捏得生痛,我的一滴眼泪竟然吧嗒一下的砸了下来,刚好在了他的虎口之。

他竟然凑近我,轻轻的将我的眼泪吻掉。我全都在**。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自从回来以后,裴曜竣只要在我的旁都会紧紧的把我搂在怀中,生怕我跑掉一般。用一种极其霸道的形SHI 宣布他对我的主权和所有权。

可是他这样子却让阿蓝玉不高兴了。阿蓝玉虽说喜的裴曜竣这么久,可是在心智上完全还是和小孩子一样。敢爱敢恨,中人会嫉妒,也会吃醋,会撒也会讨好。

看着裴曜竣这样的搂着我一起回家,阿蓝玉撅着嘴站在门口,双眼喷火一般的瞪着我。

裴曜竣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要带着我上进屋。

阿蓝玉跺着脚在背后叫着裴曜竣的名字,可是裴曜竣连停都不停一下。

不过一如既往的是,每次走到梯口,裴曜竣就会放开我,让我自己回间。

这一天我刚一回到间阿蓝玉就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推到了上。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我胀得脸都通红了。

“你要干什么?你赶快放开我。”

“想要让我放开你,很简单你告诉我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的,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摇了摇头。阿蓝玉以为我不配合,直接骑在我的上,虽然说她十分瘦小,但那骨头硌得我胯骨生痛。

“你没有必要在我这里费工夫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你想知道他对你的心意的话,就去问他吧。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抱什么希望。”

阿蓝玉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你说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SI?”

看来又一个被裴曜竣蒙骗的小姑娘。裴曜竣他明明就喜男生,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让这些孩为他飞蛾扑火。到底有什么意SI。

“我说这话没什么意SI,你自己去问他吧。”

阿蓝玉可能是看在我这里问不出什么,一把将我推开警告着我。”哼,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们两个是一定会结婚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竟然觉得他这种想法特别的可悲,如果在结了婚之后才发现裴曜竣连碰都不碰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好,如果你们要结婚的话,那我提前恭喜你了。”

我这样的度可能是让阿蓝玉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就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我。而我却无所谓,随她怎么想吧,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的。

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回来的这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袁莉。难道她是回家去了吗?阿蓝玉走了以后我给父亲个电话。

“喂,爸爸,这么晚你是不是都睡了。”

“是啊,这么晚爸爸当然睡了呀,你怎么这么想起来给我电话了。”父亲糊含混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听声的传来,那声音听着让人觉得无比的安宁。

“没事,只是想到好久没有给你电话,突然想你就个电话。既然你都睡了,干嘛还接我电话呀,快睡觉吧,明天我再跟你说。”

“哎呀,没关系的,儿的电话吗,觉可以少睡电话不能不接。”父亲的话语让我特别的感动,但是我和他聊了好久,他也没有提袁莉的事,这样看来袁莉不是回家了。

突然想到了之前裴曜竣训她的那一次,该不会她跑出去和别的男人鬼混了吧。怎么还不吸取训呢。现在已经到这种地步了,甚至也不回家也不到裴曜竣这里的吗?难道裴曜竣是放过他了吗。

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天我劲大着胆子的去找裴曜竣,想要问一问袁莉的下。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的母亲,我不能让她受什么危险。

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我注定是不能放下一切远走高飞的,我上的重担远比我想象的还要重。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