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我在

我的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手一松,B超单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缓缓地落入地面,我僵立在原地。

为什么我怀孕了,刑风却没有告诉我?孩子呢?……泪簌簌不止地掉落,我忍不住给刑风打去了电话,他发现我的不对劲之后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不过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刑风一直让我在家休息。原来当时我高烧不退情况十分危急,医生为了我的安全考虑给我进行了人流手术,当时是父亲签的字,这才是父亲把我弃于医院不管的真正原因。

我悲从中来,感觉心仿佛要爆炸了,源源不断的痛苦之感全部聚集在内心,把我的心都快要挤破了。我觉得世界都暗了,泪水像永不枯竭的河水一样泛滥,满心的痛苦无力诉说,只能放肆的、放纵的、竭尽全力地痛哭一场。

“好了,乖,不难过,以后有我,我在,我在……”刑风不停地哄着,不停轻轻拍着我的背。

一句“我在”,胜过千军万马的摇旗呐喊。刑风的安慰,似高空坠落时突然膨胀开来的降落伞,似海水汹涌时突然飘在身边的浮木,似狂风暴雨时能够短暂避雨的屋檐。

我颤抖着双手抚摸着肚子,又一个生命在我的腹中流逝了,为什么每一次都来得如此突然又失去地如此突然,是否ta明白自己投错了胎,知道ta的父母注定不会在一起,所以每一次都选择黯然离去?

我小心翼翼地掀开衣服,注视着我平坦的小腹,我的身体愈发地瘦了,浑身除了皮包骨,哪还有半点肉的踪影?曾经那个笑起来肉嘟嘟、懵懵懂懂不知世事的我哪儿去了?出社会不过一年而已,却因为认识了他,而经历了如此之多。回头想想,真的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别想太多。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说给我听听。如果你想回去上学,我可以想办法让你重新高考,然后读大学,你想吗?”他问我。

我苦笑了一下:“哥,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心境,回去学校还能静得下心学习吗?”

“那得看你自己。如果你想,路我可以给你铺好,你一步步坚持走下去就好。”他说。

“我不想欠你太多,我怕将来还不起。”我低着头,声音很轻很轻。

“我不是在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刑风伸手扶住我的肩膀,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你趁现在还年轻,打好基础,多学一些东西,以后再进入公司,能创造的价值比现在单单一个普通文员所创造的价值要大多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句话你听过吧?”

“嗯。哥,可是我还没明白你的意思。”我说。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想让你重读高三,然后高考进入大学。我听说你高中的成绩基础还可以,你现在算起来也不过就是辍学一年的时间,复读对你来说应该不算吃力,我会安排专门的老师为你补习功课,尽快把你的成绩提高。另外,你回去读书就当是帮我的忙,为了圆小雨的心愿,如何?”他突然语速提高,思路也变得清晰许多,仿佛在那个瞬间他下了决心,没有了与我商量的余地。

我惊讶得语无伦次。

我现在这样,还能回学校念书?我连做梦都不敢想。

“我明白你的心结,所以你不需要有顾虑。你在单位的薪资我每个月照发,你可以用这笔钱来弥补你父亲、补助你妹妹。但你个人在高三至大学毕业后的生活费及学杂费,都由我来承担。”他不容置喙地说道。

“可是,哥……”我急急地辩解。

“你先听我说完。我并非无偿赞助,我的前提是你必须努力考上Z大学,同时要选择我要你学习的专业,并且在校期间必须十分刻骨努力。另外,毕业后你就来公司工作三年,以偿还我为你提供的所有生活费,偿还清以后,你才可以和其他员工享受一样的待遇。我的条件很苛刻,你必须有足够的毅力来完成,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才行,你能做到吗?”刑风说得有些激动,可想而知这些话在他心里酝酿了多久。他一定心存太多的顾虑,一担心我资质不够辜负期望,二担心我不会接受他平白无故的馈赠,三怕我没有勇气重新再来。所以,他一定思考了很久,才想出来这样的方法来让我接受。

我一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一刻,我觉得刑风何止是我的亲哥哥,简直就是我的再造父母,我何尝不明白他这些话里的一片苦心,虽然听起来样样苛刻,但却每一处都为我再三斟酌再三考虑过。

我激动不已,忍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满含热泪地跪在床上,内心激荡不已地喊了出来:“哥,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读书!”

当我喊出来这一句话的时候,刑风也瞬间红了眼眶。

这是只有被迫中断学业、放弃梦想的人才懂的眼泪!我太明白这样的滋味!我太明白离梦想的大学仅有一步之遥、却不得不放弃的那种感觉!那种梦想的缺失,是后来无论多么成功都不足以弥补的青春之遗憾!只有挚爱读书却不得不放弃的人才能懂得!

和刑风商量好后,这一天晚上,我给父亲打去了电话。同样,还是和以前一样,电话刚拿起来,手就不由自主地颤抖。父亲在那边用一连串的方言咒骂着我的不孝,却丝毫不问我为什么不联系,要去哪儿,他已经憎恶我憎恶到听到我的电话就本能的反感,把我的所有话语都当成忤逆了。

我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整个过程刑风一直怔怔地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电话的外音很大,尽管他听不懂我们当地的方言,但想必也知道我父亲骂我的话语有多么的不堪入耳。

我努力挤出了一丝微笑面对担忧我的刑风,我说:“没事,我能承受。”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说:“这条路很难走,不成佛,便成魔。我明白你心理压力之大,但是从今往后,我会陪你,一步步踏踏实实往下走。”

给父亲打过电话后,我决定听从刑风的建议,屏蔽和所有人的联系,包括小画和大姐,一意孤行地准备高考。但是,没有人知道我重新参加了高考。刑风为了让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不受到任何人的干扰,干脆直接对所有人说我一个人消失了,所有东西都打包带走,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这样,我家里人才不会找到刑风,通过他来打探我的消息。

很快,刑风把我安排到了他的家乡S市的一中,并想办法从T城调来了我从前读书的档案。S一中是一所著名的全国重点高中,刑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学校破格录用了我,让我成为高三五班的一名插班生。

一切计划从此全盘启动。

落实好一切之后,刑风带着我去了S市,在S一中附近为我租了房子,请了一位姓顾的阿姨每天给我做一日三餐。去的第二天,他就为我请了各科老师对我进行补习,从高一的课文开始,每一科学科全部为我重新温习。

我就这样重新开始了学习的生涯,像是浑身打了鸡血一样整日挑灯夜读,和所有学子一样奋战在高考一线。

还没有开学,我的学习任务每天就已经排得满满当当。每天的日常忽然变得简单,跑步,上课,做习题,晚自习,一切都是按照学校的规则进行。一开始,确很难适应,大多时候只能咬牙坚持。

那些曾经对我而言枯燥乏味的课本如今又崭新地摆在我的面前,不过上课第一天,我就感觉到了和从前学习的不同。

因为刑风高价聘请的缘故,每一位老师对我都十分耐心也十分尽兴,每一个我不懂的知识点都反复讲解,每一门课都为我讲得格外生动,并为我把需要重点记忆的知识点整理成册,一本课本瞬间缩小为十几张A4纸,于是记忆的负担便减轻了许多……

我从未这样坚定过,也从未这样拼搏过。因为有梦想,思维全部放空,脑海里有的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一定要考上Z大学,成为Z大学的学生。

开学前的这两个月过得飞快,也过得十分艰难。独自一个人在举目无亲的S市,一个人咬牙拼搏、刻苦学习的千滋百味,只有自己才能深刻体会。

我竭力让自己不去思念那个人,我尽力不去想他的名字,尽力不去回忆我们的曾经,尽力不让自己落入情网,只是每一次在书上的某一行字里看到那两个字时,心还是会猛然一跳。

不敢思念,不是不想,是怕思念没完没了;不敢去想曾经,不是曾经有多不堪,而是怕自己沉沦回忆惧于向前。

两个月后,我如期完成了各科老师所布置的任务,并且成功通过了老师们所出的模拟试题的考验,除了地理成绩只考了75分之外,其他各科都达到了刑风所定下的标准。

开学第一天刑风特地赶来送我上学,再入校园,坐在黑板前和一帮充满朝气的学生在一起,听到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行行诗句一列列公式,我百感交集,恍然如梦。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认认真真地坐着笔记,今天这样的时光多么来之不易呵,我哪敢有一丝的怠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