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我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

这件事很快在学校里传开了,无数女生为赵秦汉对我的一片真情所打动,更为他那一番发自肺腑的告白所感动,后来越来越多的人知晓,竟开始在网络里专门为赵秦汉建立了一个贴吧。他的告白被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成为了年度告白的标本,被无数男生在告白的时候引荐。大家给了赵秦汉一个响亮无比的称号——Z大情圣。

在这种好评如潮的氛围中,许颂辞去了学生会主席的职位,于是,这个职业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赵秦汉的身上。赵秦汉成为新的学生会主席之后,在他的带领下,学校开始大兴社团,进行各种联谊活动,一时间无数大大小小的社团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了出来。校园生活比以往更加热闹非凡了,而我,因为被这样的风云人物所喜欢,一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这件事自然传到了靳言的耳朵里,从此,他们二人像是杠上了一样,有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对决。比篮球,比舞蹈,比唱歌,比桌球,甚至比网游……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他们谁胜谁负的消息。总体来说,两人势均力敌,所以,谁也不服谁。

这样的较量,对于我而言简直就像是一场灾难,整整一个学期都让我不得安宁。他们都开始卯着劲地对我好,每天都层出不穷地使出各种花样来讨我的欢心。我的桌上常常堆满了零食与水果,我的宿舍不时有女生捧着鲜花来找我,三天两头能够从别人口中听到他们为追求我而做的种种努力……原本纯粹无比的爱慕之情,在这样你追我赶的攀比与较量之中完全变了味。而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可控的。

他们没有谁管我的感受,没有谁在意他们这样做我是否真的开心,我不过成为了他们的一个噱头,其实他们到后来真正在意的,是他们之间的输赢,而并非我。明白了这一点,我从一开始的着急上火,慢慢变得淡定从容,我每天按部就班地做我的事情,觉得纷扰太多就借故请辞了学生会的工作,努力让自己静心学习,远离这一场因我而起的纷扰。

我发现到了最后,我变成了局外人。

第二个学期在兵荒马乱中就这样过去了,赵秦汉荣升了学生会主席,把原本死气沉沉的校园氛围弄得朝气蓬勃,他的大有作为甚至得到了校方的赞赏,并且他专门组建了一支辩论队,第一次参加辩论比赛就夺得了头筹;靳言在篮球、足球、桌球、舞蹈等方面风头都能盖过赵秦汉,但是在文学领域这一方面完全不是赵秦汉的对手,赵秦汉饱读诗书,写得一手好字,说话文采飞扬,表达能力十分强悍,但靳言在这些方面完全弱势。靳言曾经的那一套,在社会上混混,夹带着他总裁侄子的身份的确能够风生水起,但是在以文化为主场的校园里,靳言却输得很惨,并且丢掉了他曾经在大家心目中的那份神秘之感。

这件事带给我最大的感受,便是大家意识观念的转变。靳言,就像是曾经在少男少女时期让我们为之倾心、盲目追随的偶像派;而赵秦汉,则是成熟之后我们渐渐懂得欣赏并为之真才实学而钦佩的实力派。“靳少”两个神秘又响亮的字,随着我们终究逝去的青春化作了某一个盲从时期的特殊符号,靳言在他最后一个学期的校园生涯里被推下了神坛,而赵秦汉,则因为和靳言的较量而一举成为众人心目中德才兼备的“精神领袖”。

赵秦汉始终对我关照有加,无论是我的学业还是我的生活,他始终都以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关心着我。他太会做人,我无法对他板着脸来说话,我不止一次说过让他放弃,但是他只是笑笑,然后一如既往地对我好,他始终高调存在于我的生活里,他总是堂而皇之地告诉所有人他的今生挚爱是我,这样更为他的风采加分。

读了许多书的我,对人生的体会逐渐加深,对每个人的感受也变得日渐深刻。我从他的种种行径里,嗅到了一丝丝政治的意味。我想,他日后或许会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一位位高权重的政客。他像是一个天生的野心家,对这个世界上所有他所渴望的东西,保持着熊熊燃烧的野心和无比旺盛的生命力。

因为输得彻底,靳言似乎受到了打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主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却在这一场与赵秦汉的博弈里,全方位溃败。他所引以为傲的那些技能,终究不是生活的主场。在生活的主场之中,他一溃千里。或许,这就是不努力的后果吧!

人生没有一成不变,欠下的终究要还,与生俱来的财富与身份伴随不了我们一生,我们总会在人生之路上遇到比我们更高阶的对手,他们的出现让我们以往的光环黯然失色。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现实之一,便是有些人不但优秀而且比你更努力。人生就像是一场激烈的角逐赛,赢在起跑线上只是短时间的胜利,赢在终点才是最让人欣慰的胜利。可是人生恰恰没有终点,我们所以为的每一个终点,往往又会成为新的起点。我想,靳言一定在这一场较量中体会深刻,或许,倍受打击。

他没有赵秦汉没有强悍的心理承受能力,他虽然曾经剽悍勇猛但始终没有摆脱温室,他曾经藐视生活自甘堕落在主流生活之外,以为那样的人生才潇洒惬意,以为人生就是要走不寻常之路才是一种个性,可是往往这种观念,有一天会被生活狠狠扇一巴掌。赵秦汉,就是命运给他的那个巴掌。我想靳言从未想过他自己会输,直到他以为自己赢了,但所有人都觉得他输了的这一天。

虽然四年的大学生涯里他都不务正业地度过,但因为他家庭的缘故,他还是拿到了毕业证书。他毕业的那天,我主动去找他了。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穿着黑色的学士服,一个人异常安静地坐在我学校小湖边上的亭子里,静静地望着风平浪静的湖面发呆。

又一年盛夏,荷花再一次绽放,远远就能闻到那一股摄人心魄的芬香。我找了好久才发现他在这里,于是,我轻轻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恭喜恭喜,学业有成。”我故作轻松地对他说道,笑意盈盈地坐在了他对面。

他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无比凝重,他诧异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好久没见到你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我不是应该陪你一起度过吗?”我笑着说道。

他勉强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也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又说:“你不应该陪在我身边的。”

“为什么?”我故作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输了,我配不上你,我想他更配得上你。”靳言淡淡地说道,转身背对着我,不再让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感情又不是打比赛,我也不是谁赢就归谁的筹码。你这么说,岂不是把我看得太轻?”我哑然失笑,为靳言的这一句话而失望。

这半年里,他始终忙于和赵秦汉的博弈,而忽视了我最在意的温暖。我没想过我在他的心里如同筹码,可是如今看来,或许我不过是输赢的筹码。

可是,他接下来的回答否定了我的想法。他背对着我,黑色的学士服衬得他的肩膀格外宽阔,他说:“我没有把你当筹码,我本来只是想证明,我会是追求你的所有男人之中最优秀的那个人。可是现在,我输得一败涂地。这样的我,拿什么给你幸福?”

我这才发现男人的思维模式与女人的不同,女人在意的,大多是平常日子里的悉心关怀与呵护;而男人在意的,却是他会不会是出现在你身边的男人中最优秀、给你最多幸福的那个人。

“有你,我才是幸福的。那些比赛,那些输赢,对我而言毫无意义。如果你明白我要的是什么,或许你就不会和赵秦汉去比较那些了。”我平静地说道。

“他说他更有实力留在你身边,我一开始觉得很耻辱,我想挫一挫他的锐气。可是现在,我发觉自己很可笑。潘如书,我是不是一个除了贪玩、一无是处的男人?”他依然背对着我,可是我能够感觉到他话语里的挫败感。

“我爱的人不是他,他再好都与我没有关系。”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让他转过头来看我,可是他依然无动于衷。

于是,我又说:“你和他的区别,只不过在于他在该努力的年纪里拼命努力、而你没有而已。”

“是啊,”他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他说:“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努力了,我的人生已经一团糟了。潘如书,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他说得对。”

“你现在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轻而易举就被人击败了?你曾经的那些脾气呢?你以前那种拽到天的气势呢?都哪里去了?”我听到他说这些丧气的话,心里难受得很,忍不住拿话激他。

我以为这样的激将法能让他一下醒悟过来,没想到,他不仅无动于衷,而且居然说:“对,我变了,我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

然后,他就这样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诧异不已,不敢置信。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