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原来是她

第二天早上。

厉凌风醒来的时候,时小棠还沉沉的睡着。

看着怀中女孩儿娇俏可爱的睡颜,厉凌风的心也不自觉柔软了几分。

她终于还是成为了他的女人。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喂。”厉凌风微微侧头,接起了电话,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吵醒时小棠。

电话那头,传来了手下毕恭毕敬的声音:“厉先生,您让查的资料已经查到了。”

“书房等着,我马上过去。”

厉凌风回头看了时小棠一眼,见她没有转醒的迹象,简单吩咐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书房。

手下将资料交到厉凌风手里,开口道:“厉先生,您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厉凌风接过薄薄的两页纸,认真翻看着。

时小棠的历史很简单,很清白。

只是身世有点坎坷。

从小在单亲家中成长,8岁那年父亲去世,被送进孤儿院,后来又被一位姓安的男人收养。

资料上,从她的成长环境,到她的上学历程,甚至工作历程都清清楚楚。

只是,当看到时小棠的大学经历,有从医科大学转去警校这一条时,厉凌风眉头微紧:“她以前学医的?”

手下点了点头:“是,在A市医科大学上了一年,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去警校。听说她曾经还在医院实习过。”

“哪家医院?”

“温馨医院。”

当听到这个答案时,厉凌风的眼神蓦然深沉了许多。

A市。

温馨医院。

深夜。

年轻的小护士。

这无数条信息融合在一块儿,渐渐让他想起了四年前,想起了那个女人。

时小棠,就是当年那名小护士吧。

时小棠,就是当年与他缠绵悱恻,共度三夜的小护士吧。

原来是她!

怪不得一见到她,一闻到她身上的气息,他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怪不得他会如此迷恋她,包括她的身体。

原来,她就是他经常会梦到的那个女人,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现在想来,她可以缓解他的失眠症状似乎也不足为奇。

因为在他当时药性大发的时候,是她充当着他的解药,他的身体本能的对她有了记忆作用。

“她可有交过男朋友?”

手下摇了摇头:“没有,从调查来看,她感情经历一片空白,也很懂得洁身自爱。不过身边倒是有追求她的。”

四年前,将身体交给他的时候,她是第一次。

他感觉的到那层阻碍和她身体的青涩。

这么说来,让他吃醋,让他嫉妒的男人,竟然是他自己?

他竟然是她第一次男人,也是她唯一的男人,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还误会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他早该让人去查她的生世的!

此时的厉凌风心里,除了震惊,还有说不出来的惊喜。

想起时小棠昨天害怕抵触的情绪,厉凌风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心疼。

四年前,情况紧急,他不得已,才强迫了她,恐怕当时一定给她心里造成了很多伤害,才让她如此排斥吧。

当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当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之时,厉凌风只觉得,他比之前,更想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四年了。

兜兜转转,她还是来到了他身边。

既然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这次,他说什么也不会放手。

日上三竿。

阳光透过落地窗暖暖的洒进房间。

柔软的大床上,时小棠秀眉微皱,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体微动,一道异样的疼痛感袭来,浑身仿佛被大型设备碾压过一般,又酸又疼。

时小棠忍不住嘤咛一声,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床上爬起来。

厉凌风这个混蛋!

想起他昨天晚上对她所做的事,她就气的咬牙切齿。

一转脸,看到罪魁祸首正衣冠楚楚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黑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修长的手指里,优雅的晃着一杯红酒。

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一看到厉凌风,时小棠就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她疼成这样,这个家伙却一脸的享受和放松!

简直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他简直……太丧病了!

时小棠一双眸子愤恨的看着厉凌风,简直要喷出了火。

厉凌风优雅如墨,薄唇轻启:“醒了?”

在某方面得到满足的厉凌风心情自然是不错,没有理会她的不敬。

“哼!”时小棠冷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看他,摆明了不想离他。

看到时小棠又羞又愤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可爱。

啧,还真是一个容易生气,容易闹别扭的小家伙。

时小棠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下了床,想要到浴室里面冲个澡。

只是,她脚尖刚一着地,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厉凌风手疾眼快,冲了过来。

时小棠落入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

厉凌风贴着她耳边揶揄道:“啧,腿软成这样啊。”

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带着些调戏的意味。

昨天,他都没怎么尽兴她就晕过去了。

他虽然有些意犹未尽,终是念在她身体的份上没有继续下去。

原来,她的身板这么弱不禁风。

看到她两股颤颤的模样,他居然会觉得意外的很可爱。

听到厉凌风言语里的调戏之意,时小棠一张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本来一下床险些摔倒就够丢人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明目张胆的取笑她!

要不是拜他所赐,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此时的时小棠正在气头上,怎么看厉凌风怎么觉得不爽。

她咬着唇,狠狠的推开了厉凌风:“你走开!我不用你管!”

看到时小棠小脸通红,又一脸倔强愤恨的表情,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

厉凌风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低声在她耳边道:“你确定,你现在这个样子走的过去?”

混蛋!

面对他的调戏,时小棠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他一句。

随后,抓过他那只不安分的手,狠狠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

发泄似的,给他咬出两排牙印。

她身上所受的疼,也想让他体会一下。

让他耍了流氓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宋西夕宋西夕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