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温情

第243章温

我作镇定的看着她的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消失在了道LU的另一边,我才感觉浑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几乎要瘫软下来。我哆哆嗦嗦的摸出手机,“裴曜竣,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我在我家下。”

“你在那儿待着,我现在过去接你。”

裴曜竣他所特有的低沉声音从手机的另一端清楚地传入我的耳中,让我紧紧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我将手机挂断之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站在家门口等待着他过来接我。

天已经有些昏暗,晚风缱绻着几分凉意,拂着我的肌肤。细微的寒冷从我的脚尖窜入,不断侵蚀着我全的热度。

周灼云离开的时候,给我留下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总让我有些不安,仿佛这一次我并未听从她的警告离开裴曜竣,便会有什么我不愿意看到的事发生。

这一刻,我突然非常地想念裴曜竣上的气息,突然非常地希望他能够抱住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悉的车号出现在我的眼前,吸了我全部的注意力,让我将那些令我不太愉快且焦躁的事全部抛在了脑后。

眼看着车子缓缓地停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车门被开,裴曜竣的影便出现在了我的目光前。

三步并两步走到那个男人前,然后抬头看着他。

裴曜竣见我如此,心知这前妻周灼云又是在找了我的麻烦。他面稍微暗了些,伸臂就将我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我有些发凉的子就被他这么抱着,慢慢地多了分温暖。

我的腰被他搂得有些疼,便轻轻地挣扎了下,他就把我松了开,然后低头在我的脸上亲了亲:“她是对你做了什么?”

我听不出他话里的语气,只是从未离开过他的目光清楚地在他的眼底捕捉到了那一丝担忧,心暖地唇轻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什么,就从他的怀里走了出来,一头钻进了副座上。

没一会,裴曜竣也是跟着我进了车子里头,我偏头,望着窗外的景象,凝视着我家下紧闭着的门。

轻轻地对着他道:“她,用我爸妈的安危威胁我从你的边离开。”我一直注视着那儿,像是想要将家的模样烙印在心底。“她说若是我不愿意离开你,她就会做出我不愿意看到的事。”

妈妈现在已经受不了什么刺激,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是回不了家的了。因此,到了至今我都只是通过与爸爸联系,才知晓妈妈的状况,在确认没有意外发生后才稍微安心下来。

裴曜竣知道我口中的她指的就是周灼云,大掌轻颤着覆上我的头顶,揉动着。他也是知道的,爸妈对我的重要。

我继续看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又对着他说道:“不过,我是没有答应她的。”语罢,我就将头转了回来,看向了正开着车的裴曜竣。

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神,却见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就偏了偏头,目光与我交汇。我在他的眼睛之中看到了几分愉悦,以及掺杂在里头非常复杂的神。

“我会保他们的,所以,不用担心。”

我的体轻**,目光诧异地紧盯着裴曜竣。

他以为我没有听清楚,又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他所说的。

我想,此刻我的心里是感动的吧。我无法将我的请求说出口,好安心地留在他的边。正因为知道我爸对他所做的一切,让他在风华正茂的时候进了监狱,与亲人生死离别,最后只有一个破碎的家庭,正是因为清楚地知道,深深地爱着他,才更加不愿意让他难做。

但是他却从我的眼神之间看出了我的为难,并且为了我放下了与我爸爸之间的怨恨,保他们。

心里一阵甜涩,眼角溢出些泪,我捂住脸颊,小声地啜泣。

裴曜竣看着我,轻叹了口气,然后将车停在了LU边,侧将我抱在怀中,那种让我分外悉安心的气息充斥着我的鼻尖,将我裹在其中,我不放下了全数戒备。

被周灼云如此威胁后的委屈与后怕,在这个结实的臂膀之中,再也忍不住地发泄出来。我紧紧地拽着他的上,他那宽厚的手掌覆盖在我的脑袋上轻轻揉动着,温热的呼吸扑在我的耳边。

“放心,你不用担心任何事,我会将所有的事解决的。”

我闷在他的怀里不语,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死死地拽着他。

“怎么,就这点事,感动了?”裴曜竣的声音中含着笑意以及温柔,他将我从他的怀中拉出,然后低首凑近我的脸颊,吻去我脸颊上的泪珠。

我从模糊的视线之中看到他笑得风轻云淡,像是真的不再介意了他们之间的仇恨,我没有回应他的问话,只是痴痴地看着他,他瞅见我这般模样,继续道:“既然如此,要不以相许?”

裴曜竣促狭一笑,笑得之极,他凑近了我,轻嗅着我颈边的气味,便把我搂紧在怀中。顷刻之间,我心中的感动悲伤被他破坏,忍不住破涕为笑,用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怒道:“裴曜竣,你这个。”

他含笑着用纸巾给我擦了擦眼角还残留着的泪水:“段宁,我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了,你也不回报我一下?”

任了他的动作,我低哼了一声,也知自己理亏,稍微SI考了一会儿,便红着脸凑到他的面前,在他的唇上小小地亲了一口。裴曜竣却趁我不备,将我的脑袋扣在了手心,使我脱离不开他的掌。

他轻咬着我的唇,然后撬开我的齿。我呜咽了一下,握紧了拳头敲动他的口,却怕把他弄疼了力度着实小了些。

我隐约之中是看见了裴曜竣眼中转的笑意,并且清楚地听到了从他口kuo san的闷笑声。见此,我便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这个占着我便宜的男人。

也许是不愿意推来他吧,我被吻得有些糊糊,脑海中突然滑过这样一句话。体诚实地给予了他回应,我不自觉地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热地同他在狭窄的空间里热吻。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