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意外的惊喜

我们跟随人群一起往影视城的内部走去,人潮汹涌中靳言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们四个人并肩一起走走停停,观看着影视城里的夜景,仿佛一时间穿越回到了古代,又仿佛置身于某一场戏剧之中一般。

记得曾经有过一次这样感觉的时候,还是在十多年之前。那时候大姐还和孟长青在一起,刑风和苏畅还没有开始恋情,我和靳言与刑风一起去那家当时位于地下的特色会所。听刑风后来说,那里已经在五年前被查封了,苏畅也因为和某一位贪污的官员有染而被抓了进去,其他的那些姑娘散的散,被抓的被抓,昔日的繁荣已经不复存在了。

眼前这千古繁华重现的景象,真令人有一种想穿越回到古代的冲动。我们四个人一路走一路聊,恍惚间又回到了曾经年轻的时候。

忽然,我们前面传来了一阵悦耳的传统唢呐声,有无数行人都纷纷驻足,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想过去看看吗?”靳言笑着问我。

“去吧,怎么我姐和我哥都不见了?刚才还走在我们前面呢。”我无比疑惑地问靳言。

靳言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啊,可能他们想要自己的空间,不想被我们打扰嘛。走吧,我们玩我们的,一会儿电话联系他们就好。”

我心想也是,于是和靳言一起挤到了看热闹队伍的最前面。

“这是干嘛?”当挤到最前面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像是古代的一座府邸,府邸外张灯结彩,布满红绸,看样子像是要举行婚礼。

“不知道呢,可能要演什么戏吧。”靳言淡淡应道,又说,“老婆,你先在这儿等我,我去两瓶水过来,有点口渴。”

“好,看样子快开始了,你速度快点哦。”我连忙吩咐道。

“放心吧,会尽快的。”靳言说完,便往人群外跑走了。

我找了个相对人少的位置,瞪大眼睛望着城楼上的情景。一阵阵欢快悦耳的奏乐声传来,似乎好戏就要开始了。人潮攒动中,我找了个比较靠前的地方站定,一边望着台上一边留意着手机的动静,担心靳言会找不到我。

这时候,府邸的露台上有两条长长的条幅放了下来,四个丫鬟分别两两一队,从帷幔的两边踏着舞步走了出来,在擂台上优雅地转了一圈之后,摆好了造型,随后,又鱼贯而入。

之后,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打扮似老生模样、看上去威风凛凛的男人从帷幔后面走了出来,站在高高的擂台上对众人说:“今日摆擂,不为相亲,而是犬子十分仰慕台下的一位姑娘,想要娶她为妻,特设求婚仪式,希望诸位为犬子呐喊助威。”

台下瞬间传来了一阵唏嘘的声音,不少人叫好的同时,更有不少人疑惑。

我听到有一个在我旁边和同伴嘟囔道:“这一出戏不是叫做王员外抛绣球相亲吗?怎么好像忽然改掉了?”

我心想,这大概是某个心思比较细腻的男生刻意制造的一次惊喜吧,记得从前靳言也总喜欢制造一些诸如此类的小惊喜,曾经我也常常感动不已,只是如今倒是没有了那样的期待,大概是因为年纪的缘故吧。

我站在台下静静望着台上,这时候,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穿着打扮似古代官夫人的女人从帷幔后走了出来,做了一个抬头张望的姿势,然后对那个老生模样的男人捏着嗓子说:“相公,你说台下的哪位姑娘会是我们儿子会喜欢的?”

“我们儿子才高八斗,风流倜傥,貌比潘安,他所喜欢的姑娘,必定也是人中龙凤。”那老生模样的男人边捋着胡须边说道。

“为娘好生期待,不知道台下的姑娘们,有谁被我儿子青睐有加。”这女人又说道。

我觉得他们说的台词好像特别蹩脚,古语不像古语,现代语不像现代语,而且两个人好像并不怎么专业,说话的语调也很怪异,也不知道主办方是怎么想,难道是哪里招募来的临时演员吗?

我丝毫没有多想,因为心里过于好奇,于是站在台下继续观看起来。这时候,台下有些凑热闹的姑娘开始高呼让公子现身,好让大家看看那位公子是不是真的如老生口中说的那样貌比潘安、才高八斗。

又一阵奏乐声传来,这一次的奏乐声听起来更为欢快喜庆,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四个丫鬟模样的俏丫头簇拥着一个同样身材高大、身着新郎官红袍、戴着面具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男人一站定,台下所有姑娘们都尖叫了起来。因为就算看不到脸蛋,光这男人往那儿一站,那气度那仪态,都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我心想这出戏真是越来越热闹了,知道大姐平时最爱看戏,所以打了大姐的手机,但是没有人接。我于是又给靳言和刑风分别打了电话,但是奇怪的是都没有人接。那一刻,我心里本能地有了一丝丝的惊慌。

他们怎么都没接电话?他们到底去做什么了?是这影视城里太吵的缘故吗?

我心里琢磨着,台上的戏也依旧在演着,他们三个人在台上你一言我一语地用着奇怪的措词蹩脚地对话,奇怪的是台下的观众却捧场得特别起劲,有些爱玩的女生甚至毛遂自荐说自己要当那位公子哥的媳妇,引来大家一阵哄笑。

“我喜欢的女人,她身穿着鹅黄色线衫,里面是一件竖领白色碎花衬衫,下身是一条牛仔裤。她现在就在人群中,请大家帮我找一找。”突然,话筒里突如其来传来了靳言的声音。

我赫然望向了台上,这才猛然惊觉台上站着的这三个人究竟是谁。怪不得他们的语调那么怪异,怪不得他们说话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地望向我这边,怪不得他们的演技那么蹩脚,原来如此。

此时,台上的靳言已经把面具摘了下来,当台下的人看到靳言的真面孔时,大家更加起哄起来,纷纷开始在人群中搜罗我的身影。

我这才意识过来,当时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快点跑路,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大家没有注意到我,没想到我不动还好,一动反而引起了人群的注意。有一个人大喊:“鹅黄色线衫,牛仔裤!是这个女的!”

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我,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装扮成王府家丁的几个男人便一瞬间冲了过来把我整个人举过头顶,抬着我走进了里面。

我吓得连声尖叫,等我再次落地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靳言的身边,此时的音乐不再是刚才那种奏乐声,而换成了一首十分轻快的现代歌曲《咱们结婚吧》,靳言哗啦一下撕开身上的红袍,露出里面穿着的一身笔挺的西装,瞬间人群中又是一阵尖叫。

刑风和大姐也分别拿掉了各自的行头,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大姐站在台上笑意盈盈地冲着我眨了眨眼睛,刑风拿着话筒对台下说:“这个男人已经爱了这个女人整整十三年,接下来,他想继续爱下去,爱到时间的尽头,你们支持吗?”

“支持!快求婚吧!”台下的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乎所有的游人都被吸引了过来,把这个小小的戏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压根没有想到靳言居然会搞这么一通,这哪儿是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分明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求婚!

怪不得靳言会不经意地提起来这里!怪不得路上刑风和大姐总有些怪怪的!怪不得靳言有时候背着我一直在不停地发信息!原来他们早就筹划好了这样一场盛大的告白!

只是,这样浮夸、这么高调的求婚模式,也只有靳言能想得出来!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了,我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也压根不知道该往哪儿看。

此时,靳言拿起话筒,刚开口喊一句“老婆”,台下便是一片沸腾。靳言冲着台下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今天是我和我老婆人生里最重要的日子,这十三年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我们有过很多次的分分合合。我现在很紧张,我准备好的台词都忘光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安静,给我一分钟的表白时间,好吗?”

靳言这么一说,台下所有人顿时高喊了一声“好”。刑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似乎所有人心里都在期待美好,所有人都容易被这样盛大的求婚所感动,所以尽管在台下的观众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但是大家却出奇地支持我们,并真的保持了安静。

我捂着嘴,我尽量不想让自己丢人,我不想哭,可是鼻子特别地酸。我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像是一个傻瓜,可同时,我又觉得特别的幸福。

我看到靳言也特别的激动,他的胸口一直在剧烈地起伏,他一直望着我,他似乎在酝酿自己究竟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