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你会幸福的

“刚才球球叫爸爸了?”靳言奔了过来,努力隐忍着自己的情绪,换上了一副笑容。

我也同样高兴,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地点头,指着靳言说:“球球,叫爸爸,爸……爸……”

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真的是一种血缘之间神奇的吸引,球球竟然破天荒第一次张开小手,扑向了靳言的怀里。靳言无比激动地把球球抱了过去,球球两只小手捧着靳言的脸,开始一直“bababa”地叫了起来。

那一刻,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家里很多亲戚都侧面知道了孩子的身世,都明白靳言才是孩子真正的亲生父亲。自从赵秦汉去世以后,父亲早就把这件事有意无意地宣扬出去,所以到了如今,大家对靳言的态度已经很坦然了。

靳言激动地抱着球球,又当着众人的面搂抱着我,哽咽地说道:“老婆,球球叫我爸爸了,球球终于肯认我了。”

“嗯,球球早就认你了。”我见他一副激动不已的神情,忍不住动情地说道。

“爸,”靳言扭头自然地唤了我父亲一声,他父亲和我父亲同时应了一声,一下满堂哄笑起来,把我们激动的情绪也冲淡了不少。

“两位爸爸,剩下的事情你们来定吧。我们一家三口回房间里商量点事情。”靳言笑着说道,随后抱着球球拉着我的手回到了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靳言把球球放在了地上,紧紧从我身后抱住了我,让我转身,随后忍不住当着球球的面亲吻了我一下。

“这一切是真的吗?老婆,我们从此以后真的不会再分开了,对吗?”他百感交集地望着我,情绪比我还要激动,脸上泪落不止。

“我忽然有些害怕起来,我真的很害怕老天再会出现什么变故,生生把我们拆散。”靳言又紧紧抱住我。

那一刻,我们不约而同想起上一次我们举行婚礼却中途戛然而止的情景,那一幕已然在我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恐惧,我们真的很害怕事情会再一次像那样发生。

“不会的,再也不会有任何事情能将你我分开。老天爷这一次要是再和我们开玩笑,我们就和老天爷较真到底。”我说。

一直在一旁玩耍的球球不知道是感应到了什么还是怎么样,他奔过来一只手抱住了我的大腿,一只手抱住了靳言的大腿,嘴里喊着:“不哭,不哭。”

我和靳言忍不住破涕为笑,我说:“我们也太矫情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分开呢?”

靳言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球球的成长让我们渐渐回到了现实,靳言把球球抱了起来坐在了腿上,我们三个人同一时间都笑了起来。

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两个快要结婚的人在举行婚礼前是不能见面的,下聘仪式结束后,家里大摆了一天的酒席。这之后,靳言回到了他自己家,我和父亲也忙着准备结婚的嫁妆。

我一直喜欢传统的中式婚礼,所以我和靳言的仪式都是采用十分传统的方式进行,因为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父亲对这方面并不是很懂,所以伯母和大姐一直陪着我采办各种嫁妆。

我一口气订了五件礼服作为结婚时候穿的礼服,又置办了零零碎碎很多东西。靳言早早在H市里买好了婚房,装修风格都是按照我的喜好去布置的。其实我们婚后不见得会住在那里,但是靳言的父亲说,婚房是必须在H市的,我们现在的农家乐怎么说都是我的产业,这一套房子算是他们两老为我们所做的一点心意。

这中间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和靳言都不能见面,这可把我们两都憋闷坏了,靳言每天都要打上七八次的电话问我究竟在做什么。偶尔我一个电话没有接到,他便会立马紧张起来。

大姐见我们这样都笑了:“看到你们这么恩爱,哪里像认识了十多年,分明就是一对刚刚谈恋爱的小情侣。”

我也笑了,我说:“姐,我们以后结了婚,日子是不是就会变得平淡起来?”

“结婚了都会平淡许多的,也不可能每天都如胶似漆。但是你们这么多年走过来,什么样的日子没过过,你们到现在不还是这么恩爱吗?别去害怕什么,坦然面对就好。婚后,一个男人的责任与担当显得尤为重要。”大姐说道。

“姐,你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我看着大姐一脸的淡然,不禁问道。

“当然了,”大姐自信地笑笑,她说,“评判一段婚姻真正幸福的标准,不是每天如胶似漆地在一起,而是两个人能够友好地协商一切难题,既有共处的舒适,又有独处的自由,互不干涉却又紧密相连在一起,彼此都是对方最为信任的人。这样的感觉,才是最极致的婚姻体验。”

“姐,你比较过我哥和孟长青吗?你偶尔有没有想过你和谁在一起会更幸福?”我又问道。

“偶尔也会在心里对比一下区别,怎么说呢,你哥是商人,孟长青是知识分子,差别还是有的。选择孟长青的生活会像白开水,每天波澜不惊,恒温,周而复始,没有爱情,但是亲情会很浓厚,孟长青比较单纯,没有那么多心眼,但也相对无趣,呆板;你哥的话……”大姐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丝幸福的笑意,“你哥呢,他的生活圈子是和我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每次接触他的人群会有新鲜感。他又能完全尊重我的工作,有时候我一忙起来就扎在实验室里大半个月,他一个人负责晓晓和叮铛的起居,还要忙工作,但是他特别支持我有自己的事业。跟你哥在一起我有很大的自由度,因为他是一个很包容很有担当的男人,他没有约束我的自由,同时又给我我所需要的呵护,我觉得嫁给他,我嫁对了。”

大姐的脸上自然而然透出红润又有光泽的神情,从她和刑风在一起后,她脸上便时不时呈现出一种幸福女人所特有的红润。

我于是又对大姐说:“姐,你评价一下靳言吧,客观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大姐笑着戳穿了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姐又说,“靳言这个人,一开始我并不看好,他比较浮夸,性格又霸道,从小家境太好,比较以自我为中心。你们虽然一路走到现在,但是大多是你迁就他比较多。”

大姐说完,又说了:“但是人都会慢慢成长的,刑风说他二十来岁的时候性格也不稳定,和靳言差不多,那时候他还花心,谈过不少的恋爱,也爱玩。也许男人都有这样一个阶段。有些女人能跟着熬过去,有些女人觉得看不到希望了就早早放手。男人就好比芒果,总有一个从涩到甜的过程。我遇到刑风的时候他已经变得酥软香甜,而你遇到靳言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愣头青的小子。万幸的是你熬过来了,你渐渐收获了他的甜,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样更有意义。”

“为什么?”我不禁茫然地问道。

“因为这个男人是被你一手改造的啊,把一个人从最初的璞玉雕成一块碧玉是需要一个漫长而耐心的过程的,这个过程很多人都熬不下去。但凡熬得下去的,都成了能工巧匠。熬不过去的,丢下了一块半成品换他人继续雕凿,倘若遇到更好的工匠它或许能成为一块碧玉,但是倘若遇到不如上一任的呢,它就变成了一堆废石。某些意义上来说,男人的成长是需要靠女人督促的,好女人就像是一所学校。但是男人绝对是悟性超高的一种生物,他也许在某天突然就无比迅速地超越了你。所以男人到30岁以后,基本上不会再受女人的影响了,这时候他所要求的女人只需要符合两个词就好了,听话,懂事。所以,遇到好的男人,就像遇到一块好的玉石一样,需要的是运气。运气好,费劲切割终能获玉。运气不好,把整块玉石全部劈开,也不过是一堆废石。小书,你应该庆幸,你遇到的这个男人,他身上有值得你等待和守候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你这十多年含辛茹苦,也同样注定凄苦一生,结局就换另一种结局了。所以我到现在都不建议女人用自己的青春去赌一个人,值得的概率太低。与其这样,不如修身,总会遇到更好的男人。”大姐一边替我挑选着婚礼上佩戴的头花,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啊,假如赌输了,我这一生也许就是完全另一种结局了,我成为别人眼中的单亲妈妈,心苦却无处可诉,只能一个人拼命逞强。”我不禁喃喃地说道,忽然觉得后怕起来。

“女人的幸福总是与男人息息相关的,你见过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真正离开男人的女人是幸福的?人前逞强,人后还是渴望着男人的呵护与疼爱。我倒是一直觉得女人太软弱不是一件好事,太刚强更非一件好事,还是要把握好度,才有可能拥有幸福的人生啊。”大姐语重心长地说道,又伸手挽住我的胳膊说,“未来的路好好走,婚姻意味着人生新的开始,一切都会被重新洗牌。姐姐就劝你一句,婚姻里的女人要有婚姻里的心态,不要再站在恋爱的角度思考问题了。你会幸福的,小书,我相信靳言是一个好男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