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刑风的15岁

“那一年,我家刚刚从S市管辖区内的一个郊区小镇搬到了S市里来。那时候暑假还没有开学,我爸妈带着我和小画来到这里玩,我们还在这棵大榕树下合了影。当时我爸说,他这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当初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太穷放弃了升学,没有读高中,希望我们兄妹两以后都能来S一中读书,算是了了他当年的愿望……”刑风缓缓说道。

小店里很热,没有空调,只有墙壁上挂着两台老式的电风扇在呼呼地吹着,豆大的汗珠从我们的脸上滑落下来,老板端来了一盘盘热气腾腾的菜,因为刑风说了,让老板把他会做的每一道拿手菜通通都做出来。

刑风要了酒,他不让我喝,我感觉到他话语里浓浓的情绪,我一定要喝。于是,他依我了。小店里没有什么名贵的好酒,老板特地去超市里搬了两箱青岛啤酒放在地上,让我们喝多少自己取。

刑风直接开了两瓶,递了一瓶给我,对我说:“也好,这可能是你入学之前,最后一晚上自由的成人时光了。”

“哥,那我们一醉方休如何?”我说。

“你喝一瓶,剩下的我喝,我们主要说说话。”他劝阻道,我于是听话地放下了酒瓶,他又继续往下说下去:“那一天我们一家人特别的幸福,父母奋斗了那么多年终于在市区买了一套两居室的二手房,虽然为此欠下了一些债务,但是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城里人。那是印象中我们家第一次下馆子,当时也是经过这家店,那时候这家店看上去没有这么古老,招牌都是崭新的,在这一带的口碑挺好,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位置,老板还特地摆了张桌子放在榕树下,让我们一家四口坐在那里吃饭。那一天我们全家人特别激动,父亲特地点了六个菜,一家人坐在榕树下边吹着晚风边享受着美食,父亲还特地要了一瓶女儿红。那是我记忆里,我们家最幸福的时刻。”

我托腮凝视着刑风,认真地听他讲述着那些被尘封的岁月,他突然高声问老板:“老板,你这儿有没有女儿红?麻烦你能不能去给我买一瓶女儿红过来?”

“有有有,你等着,我让我老婆去给你打来,我们这附近就有酒坊,专门酿造我们当地的各色美酒,味道特别正宗。”老板的两鬓已经微微发白,他拿着脖子上的白色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憨厚地笑着说道。

“当年他也是这样回答我爸的,”刑风笑了起来,开心地和老板寒暄两句之后,又对我说:“我爸馋酒,但是他是货车司机,一般不能喝酒。那天实在是太开心了,他一定要喝,我妈就答应了。对了,我爸妈感情特别好,他们常年一起开车跑长途,我妈特别能吃苦,跟着我爸风里来雨里去从没有怨言。”

“我猜你妈妈一定很漂亮。”我说。

“是啊,妈妈很漂亮,像年轻时候的周慧敏。”他回忆起妈妈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立马柔软了许多。

“那天也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喝酒,我爸爸让我喝了小半杯,就这么小的酒盅,我喝一口,脸就红到了脖子……”刑风滋滋有味地回忆着,他笑,我便跟着笑。

老板娘很快打来了酒,一个用红绸包裹着的瓷瓶,一打开,酒的芳香就透了出来。老板娘拿来了酒盅,他给我也倒了小半杯,又说:“今天真的很开心。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有生之年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来了。没想到……来,妹妹,哥敬你一杯。”

我陪着他喝了一杯,女儿红是S市的著名黄酒,传说是女儿在出生时埋下的酒,结婚时挖出来就变成了女儿红。我小尝了一口,味道十分甘醇。

“那天妹妹也吵着要喝,可是她年纪太小了,我妈为了哄她,只能买瓶可乐给她倒在酒盅里,哈哈,就这样她还学着我们的样子喝得津津有味。”刑风说完,笑得有些手舞足蹈。

我脑海里不禁勾勒出那样的画面,一家四口其乐融融,那该是多么令人开怀的一刻,也难怪时隔多年之后,刑风还是连每一个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我一直附和着笑,陪他喝酒,却不敢轻易打断他的回忆,更怕自己问出什么突兀的问题引起他的悲伤。我明白这些曾经的欢乐有多令人难忘,后来的悲痛就有多令人肝肠寸断。

“只是一切……都停留在那天了。”刑风脸上刚才还怒放的笑容一下凝固,整张脸瞬间变得悲戚,“那天之后,父亲就带着母亲出车了,临走时给我们买了大量的食物在家,我那时候已经学会了做饭,我放了暑假,可以在家照顾妹妹。不出意外的话,那年下半年我就读初三了,以我的成绩,考上一中是没有问题的,谁知道……”

他猛地喝了一大口酒,随后停顿了许久,这才说:“整整过了一个星期,爸妈都没有回来,那几天妹妹总哭,大半夜经常做噩梦梦醒,我们心里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后来有一天,门被人敲响了,我一开门,是警察。”

刑风说到这里,眼里闪出了泪花,他再度大口喝了一口女儿红,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说:“警察带来了爸妈的噩耗,我所有的梦想也随之终结,还有所有的快乐。从那以后,我就很少笑了。”

“哥,你很伟大。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我很佩服你。”我由衷地说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或许最终能够成功的人,都经历过这种风雨的侵袭吧!

“可是遗憾永远成为了遗憾。后来我卖了房子,还清了爸妈欠下的债务后,带着小雨去了H城,这么多年我所走的路都是在拼命追赶着别人,我生怕落下步伐,一下变回原来的样子。以前我不懂为什么我总是忧心忡忡担心着以后,后来我明白了,是日新月异的社会让我渐渐失去了底气。我有什么?我这一路走来靠的更多的是时运,我没有太过硬的专业技术和过硬的资本,我如果一脚踩空,面临的就会是万丈深渊。所以人生有些步骤不能略过,一旦略过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小书,你身上不单单承载着小雨的梦,也承载着我的梦,还有我父亲的梦。这也是今天我对你说这些的原因。”刑风语重心长地说道,一翻话里透着太多的感慨。

我越来越感觉到他资助我背后所隐藏的种种深层原因,不过这样反倒更令我踏实。无恩不受禄,索取便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才足够心安理得。

“哥,我现在不能确定我能不能坚持,但我一定会努力再努力,请你放心。你是我的恩人,哥。”我饱含真情地说道。

我敬了他一杯,他悄然拭去眼角的泪,笑了笑,佯装轻松地说道:“也别太逼自己,严格按照老师教你的学习方法去学习就好,这几个老师,都是我从S市里打探到的比较年轻、教学方法比较新颖的老师,他们不会让你变成死读书的书呆子。我现在迫不及待在期待一年后的今天,你我还能坐在这家小饭店里,拿着你的大学通知书为你庆功。你考大学必须靠自己真才实学,这个我不会帮你,你得完全靠自己的努力,知道吗?”

“我知道。放心吧,哥。”我笑着说道。

“好,那我的梦想,小雨的梦想,我们全家人的梦想,就都交给你了。”刑风郑重其事地朝着我伸出手与我紧紧握在一起。

“哥,那你之后还会来看我吗?”我连忙问道。

“会,我争取每个月来看你一两次。”他说。

“恩。你不怕我偷偷溜走吗?”

“呵呵,”他哭笑不得,他说:“如果小书是对梦想这么不负责的人,那早溜走早好,省得让我伤心。”

我于是也笑了起来,此时老板已经端上了满满一桌子好菜,每一样菜都是老板的拿手好菜,虽然做法颇为家常,但是味道的确独特。刑风对每一道家乡菜都如数家珍,他一一为我介绍每一道菜的名字及其由来,每一句话里无不透露着他对家乡的自豪之情,我们都刻意地回避着刚才的沉重,把那被岁月带走的亲情的悲痛化作向前生活的动力,从此以后,我们变成了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依为命的人。

当晚我们吃饭吃到了很晚,刑风把我送回租来的房子之后,便回去了他入驻的酒店。他告诉我他明天一早醒来后便回H城,他不会再来看我,我也不必去送他,他希望我能够严格按照计划好好学习。

我一一答应着,临走之前,他十分郑重地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他说:“妹妹,当我把你带回这里,你从此以后就真的是我亲人。等下一年清明,我带你去爸妈的墓前,你给爸妈磕个长头,让他们认下你这个女儿。”

我听得心头一颤,点了点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