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开学

“我看到过名单中有潘如书,我以为是重名,竟没有想到真是你!”许颂再度说道。

“是啊。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淡淡一笑,不经意挺直了身体。他的目光里更显出微微的错愕,仿佛不单单是为了我如今的身份,也为我如今的容颜。

“小书!”远远的,我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校门口,从车里快步走下来一个人,正是赵秦汉。今天他也穿了一身新衣服,不再是之前高中时候的运动装扮,而是一件黑色胸前带字母的T恤搭配一条深色休闲裤,脚上穿着一双休闲板鞋,头发剃成了中间高耸、两边削尖的发型,看上去还挺新潮。

他竟然也考上了Z大?!我一阵惊讶,于是连忙提着行李箱朝他走过去。我发现他也是一个人,车里只有司机,于是问道:“你怎么也在这所学校?不是听说你报考北大了吗?怎么赵叔叔和顾阿姨都没有陪你来?”

“北京太远了,我想我还是留在南方比较好,所以选择了Z大。昨晚我们家开了一次深刻的研讨会。我坚决要求我的成人生活。于是他们同意了让我独自从上大学的决定,并且以后不干涉我的大学生活,哈哈。”赵秦汉显得十分开怀,他从后备箱里拖出两个大大的行李箱,又对我说:“我以为你早知道我也在这里读难道你没看到我发给你的短信?”

短信?我还真没看到什么短信,我只顾着百感交集呢,连手机都没打开,我含糊着应了一声。

赵秦汉又说:“我妈给我准备了一大堆零食,让我分点给你,有你最爱吃的酥鸡,一会儿到了宿舍我安顿好了就给你送去。”

“你今天好开心啊。”我见他一口白牙,忍不住埋汰道。

“当然啊,你不开心吗?十年寒窗,终于……哈哈,我现在一想到我自由了,我就忍不住乐,昨晚做梦都乐了一整晚。”他又大笑起来,随即和司机告了别,和我一起拉着行李箱朝着校门口走去。

许颂竟还站在原地看着我们,当我们走近,我本并不想和他打招呼,却不想他喊住了我:“小书,这是你朋友吗?不介绍介绍?”

我于是停住了脚步,赵秦汉也诧异地转身看着许颂。我用淡淡的语气说:“这是赵秦汉,S市的高考状元。这是许颂,Z大学的学生会主席。”

赵秦汉大概没想到我在Z大学竟还有认识的人,一时连忙收敛了自己,伸出手主动说:“学长好,我新来乍到,以后请多关照。”

赵秦汉从小生活在干部之家,对于这样应酬式的打招呼模式早就娴熟了,我站在旁边一脸淡漠地看着他们呵呵来呵呵去地恭维半天,最后终于不耐烦,我说:“那不如你们聊着,我先进去了。”

“小书,我带你们去报道吧。”许颂连忙说道,随后把我们引进了校门。刚一进门,我就看到了新生报到处那道十分扎眼且亮丽的姑娘——潘如画。

她头发烫成了棕黄色的卷发,高高扎起一个马尾,刘海旁边分别留着两小撮调皮的短发,身上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连衣裙,脚踩着高跟鞋,皮肤雪白,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在太阳下看上去如同瓷娃娃一般,风采奕奕,更甚往昔。

她先是看到了许颂,继而看到了我和赵秦汉,随即一脸笑容僵在了脸上。她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径直走到我的对面。穿着高跟鞋的她比我高了半个头,俯视着我,冷冷问道:“你怎么来了?”

“学校又不是你开的,我怎么不能来?”我不知道为何我的话里火药味如此浓重。或许从我踏出家门那一刻而她并未阻拦起,她在我心里就已经不是我的妹妹了。

她显然没料到一向软弱的我说话突然变得强硬,于是说:“今天是大一新生报到,你来做什么?”

“小画,你姐考上了我们学校,今天是作为新生来报到的。”许颂见势态不对,连忙插嘴。

那一刹那,小画张大着嘴巴看着我,完全忘记了该说什么。我冷冷地说了一句:“让开,别坏我心情。”

随即绕过她,自顾自地做好登记,然后昂首挺胸地跟着提着行李箱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走去,赵秦汉很快就跟了上来,一头雾水地问我:“小书,小书,你和那女生什么关系啊?你们好像长得有点像,又不是很像。”

“她曾经是我双胞胎妹妹。现在……是仇人吧!或许我是她的仇人。”我苦笑了一下。

“双胞胎妹妹?你还有双胞胎妹妹?我记得你不是只有一个哥哥吗?”他不明所以地问着我,完全凌乱了他。

“没什么,你不需要明白。你如果想进学生会,你就好好和他两搞好关系。他们在这方面是很在行的。那个许颂快毕业了估计,没准关系搞好了还能给你个学生会主席什么的当当。”我轻描淡写地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嘲讽。

“好啊。你到时候也加入吧,我打算在大学里成立个乐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赵秦汉忙问道,他似乎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憧憬。

乐队……我神情不禁恍惚起来,想起曾经舞台上那个跳着迈克杰克逊、舞着荧光拐杖的小黑人。

“你听到了吗?”赵秦汉见我走神,又问我。

“好啊,再说吧。我现在还不知道呢。我先去女生宿舍报道了,你也赶紧吧。对了,你也住宿舍吗?”我忙问道。

“是啊。我爸妈为我在校外买了房子,可我不想住那里,一个人太孤单了,先和同学们混熟了再说吧。”他笑着说道。

我们于是互相告了别,我轻车熟路地往大一新生的宿舍走去,记得曾经送小画来上学,如今却自己只身来报到了。我一阵感慨,忍不住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突然,一辆橙色的超跑从我面前唰地经过了,我浑身一个激灵,几乎以为我看错了!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两年前的情景再现。那时候,也是在相同的地方,我和小画也站在我此刻的位置,小画一下看到了开着橙色超跑的靳言如同燕子一般从我们身边掠过。而今天,同样的情景让我几乎以为是时空穿梭!

我放下了皮箱,疯子一样地追了上去。校园里人很多,那车开得并不快,我发疯一样不顾形象地狂奔着,像是追逐流星一样不管不顾地追了上去……不知道那车里的人是否因为看到了我在拼命追赶还是怎样,车速慢慢降了下来,他停在了路边,我气喘吁吁地追上前去,趴在车窗前想用力看一个究竟。

没想到,车窗徐徐地摇了下来,我的脸与那个人的脸只有毫米之差!他的皮肤还是那样的雪白,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深邃,他身上还是那股熟悉的淡淡香水味,他的发型还是那样精致得一丝不苟,我完全惊呆了,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一只惊慌失措的流浪狗。

他……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怎么会回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无数个问号在我的脑海里转啊转啊转啊,我坐在地上,就这样抬着头痴痴地望着他。他趴在车窗上,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神里没有一丝丝温度,就仿佛他并不认识我,或者,从未与我相遇那样,饶有趣味地看着我,然后轻声问了一句:“美女,你有事吗?”

我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泪水悄然从我的眼角滑落,我无法抑制自己内心激动的情绪,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摸一摸他的脸,但是我的手刚伸到半空就僵在了那里。因为我愕然发现,车的副驾驶上坐着沈紫嫣,她一身白色公主裙,对我展露出一股高傲的笑意。

泪珠冰凉的,从我的眼角流啊流,一下断落,掉在了我的脖颈上,冰冰凉凉地钻到我的心里,明明很热,我却浑身发冷。

“对不起,打扰了。”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转身缓缓朝着我来时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格外地沉重。我听到身后引擎轰轰作响,很快声音离我越来越远。我蓦然回头,发现身后依然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没有他,他似惊鸿早已远去。

我的行李箱还在原地,我提着它,再次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宿舍的方向走去。我的电话铃铃作响,我接了起来,带鼻音地“喂”了一声。

“丫头哭了?”电话那头,刑风声音柔柔地问道,话里透着浓浓的关心。

“哥。靳言回来了。我刚看到他了。”我努力让自己试图平静。

“是回来了。他休学了一年。现在日期到了,还得回来继续完成学业。”刑风小心翼翼地说着,随后又说:“怎么,你还是放不下?”

“没事,哥,我会调节好。我不会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我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