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我儿子呢

陶梦然脸上的妆都晕开了,汗水哗哗地流着,她脸上被冲出了一道道的印子,在她的脸上形成了一副无比狰狞的脸谱,她大概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有多丑,让我真的很想递过去一面镜子,让她自己看一看。

我的话让她的脸变得铁青,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于是朝着我快步走走过来,伸手想抓我的头发,我一下躲开了,顺手从水池上拿起一根木棒,想都没想就往她的头上敲了一下。

我用的力道并不重,但是也足够她受的了,她捂着头“哎哟”地叫了起来。这时候,刑风的车从院子外面开了进来,见我们这情景,连忙把车停好,从车上下来,忙问道:“怎么回事?”

“靳言呢?”我和陶梦然见靳言没有出现,两个人同时脱口而出。

刑风大大地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靳言居然怀抱着球球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大姐,大姐怀里抱着晓晓。

“这小家伙太逗了!看到我就一个劲地笑,小书,不如我来做孩子的干爹吧!我好喜欢这家伙!”靳言光顾着逗弄怀里的球球,压根没注意到陶梦然也在院内。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注意到陶梦然也在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怀里的球球正咯吱咯吱地笑着,从我的角度望过去,他们父子两何其相似!可是靳言却压根不知道他自己就是球球的亲生父亲,我想球球一定是感应到了什么,才会在靳言的怀里如此地安然,他肉乎乎的小手一直在靳言的脸上噌来噌去,完全不知道现在正在发生着什么。

“你怎么来了?陶梦然,你这是在跟踪我吗?”靳言冷冷问道。

听靳言的语气,我便知道陶梦然一定是触及他的底线了。靳言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的不信任,他但凡想做什么事情,如果喜欢你跟着,他会早早对你说,如果不喜欢,他会绝口不提。陶梦然不请自来,我估计很有可能靳言去哪里都没有告诉她。所以她出现在这里,证明她暗中调查过靳言的行踪,这如何能让靳言不恼火?

“我……我就是担心你,所以跟过来看看。上次你来这里就喝得烂醉,今天我不是刚好也放假没什么事嘛,所以想来陪你一起。”陶梦然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气势,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

“你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你和我就不必在一起了。我最烦什么你不知道吗?”靳言一生气起来,鼻翼还是像从前一样微微地颤动着。

我见他动怒,于是上前走过去伸手准备抱球球,没想到,靳言并不肯放手,声音低柔地对我说了一句:“我还没抱够,让我再抱一会儿。”

他低柔的嗓音让我几乎产生了错觉,在那一刹那我差点儿以为他的失忆不过是假装。可是下一秒,陶梦然哭了。

陶梦然哭着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说:“我也不想这样,我还不是因为在乎你爱你,我如果不爱你,我会这样么?我还从没为哪个男人这样过……”

陶梦然的如泣如诉令我如鲠在喉,压根就不想再听下去。我失神地望着靳言的表情,我发现他原本生冷的表情在陶梦然哭的时候一点点松动,当发觉他依然在乎陶梦然的时候,我在烈日底下身体摇摇欲坠几欲昏倒。

就在这时候,靳言把球球递给了我:“你来抱吧。”

我接过球球,球球一边吮吸着手指一边抱着我,嘴里发出“BABABA……”的声音。他在此之前从未发过这个音调,当我听到球球这么发音的时候,我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

可是,靳言根本不知道他就是球球的亲生父亲,他也不会对球球这样的发音激动或者怎样,他朝着陶梦然走了过去,把陶梦然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他竟当着我的面,就这样轻声地哄她:“好了,别哭了,以后别这样了,一会儿吃完午饭,你就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当听到他用这么温柔的语调哄陶梦然的时候,我的心像是瓷器落地一样摔了个粉身碎骨,刑风知道并理解我的心情,立马从我怀里抱走了球球,生怕我冲动之余有什么闪失伤到了球球。

我不会,我不会在陶梦然这个贱人面前哭,我也不会在陶梦然这个贱人面前有任何失神的举动。

我咬牙努力沉淀了一下思绪,随后换上了一副笑容,我转身,当看到靳言的手拉着陶梦然的手的那一刻,我好不容易建设起来的心墙差点儿又崩塌了,但是我还是表面镇静无比地说出了口:“中午饭我只做了四人份,抱歉,她那一份我没有做,你让她去别的地方吃吧。”

我生冷的拒绝我想靳言一定也听得出来,陶梦然一脸委屈地看着靳言,那副样子让我真的恨不能走过去把她的那双眼珠子从她眼睛里挖出来。

靳言有些为难地看着我:“要不,让她吃,我不吃好了。”

“村口有饭店!不送!”我气得浑身发抖,直接往里屋走去,原本准备午餐的心情都没有了,弄得锅碗瓢盆一通响。

大姐跟了进来,对我说:“别生气了,犯不着生气,他这不是失忆了么?”

“姐,我好难过。”当着大姐的面,我的逞强终于败下阵来,我关上厨房的门,难过不已地看着大姐。

“我知道,我也理解。刑风正在劝他们两个先回去呢,我让他以后不要把靳言带到这里来了,省得每一次都把你的心搅得乱糟糟的。”大姐对我说道。

“我没事了,姐,你出去顾着两个孩子,别让陶梦然伤着球球,我在这儿静一静情绪。”我说。

“她敢!她要是敢,我担保她今天出不了这个村子!”大姐愤愤地说完,随后又柔声对我说,“你好好静一静,别想太多,万事有哥和姐为你撑腰。”

“嗯,我知道的,姐。”我勉为其难地对大姐笑了笑。

大姐出去后,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我不想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更糟,所以压根懒得理会。等我把所有菜都端上桌的时候,大姐和刑风双双走了进来,大姐说:“我让他们两走了。”

“球球和晓晓呢?”我问道。

“我妈和三婶带着去集市上玩去了,我们赶紧吃饭吧,吃完还得去山上。你哥和老王叔合计着趁着天黑,去神女山的那条小溪里抓牛蛙,现在的牛蛙个头大营养好,都是野生的,抓回来炖汤,我们都补补身体。”大姐笑着说道。

“那会不会太晚了?晚上咱们住山上不下来了?”我问道。

“山上的度假山庄盖好了,咱们自己先去体验体验,这样也能知道哪里需要改进,到时候试营业的时候也好有噱头来宣传和推广。”刑风说。

“晓晓和球球怎么办?晚上离了我们,伯母他们能带得了吗?”我皱着眉头问道,自球球出生以来,我还从没有晚上离开过他。

“他们两现在喂奶粉就好了,我妈妈带孩子细心着呢,再说三婶又是带孩子带惯了的,一两个晚上她们绝对能搞定的,放心吧。”大姐说道。

我没什么胃口,虽然自己做了一桌好菜,但却没什么食欲,刑风和大姐对菜的风味赞不绝口,我们正聊着聊着,不想靳言又一次从门外闪了进来。这一回进来,只有他一个人。

今天他穿了一件米黄色的宽松上衣,领口很宽,搭配着一条深灰色休闲长裤,脚上一双休闲板鞋,看上去特别年轻。我看得出来这些衣服都是昔年的旧款,想必陶梦然给他买的衣服他一定不喜欢,这么一想,心里不禁又有些欢喜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刑风放下碗筷,有些不悦地说道。

“没事,我把她打发走了,她不会再来烦了。”靳言也不管那么多,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对我努了努嘴,问道:“我儿子呢?哪去了?”

我心里无比强烈地一怔,我看着他,喃喃问道:“什……什么你儿子?”

“我不是说了认你儿子做干爹么?他哪儿去啦?你这人怎么当妈的,儿子怎么都不带在身边的啊?”靳言居然皱着眉头教训起我来。

“靳言,你别调侃小书了,她心情不好。”大姐见状,生怕靳言再次让我伤心,连忙说道。

“我知道她看我女朋友不太顺眼,刚才就觉察出来了。你为什么对小然那么介意啊?难道你喜欢上我了,所以吃醋了?”靳言一边大口地扒着饭,一边笑嘻嘻地调侃道。

“靳言!”刑风的语气略重了几分,“你不适合待在这里,吃完饭你赶紧回去吧。你女朋友我们都不是很喜欢。”

“你们这是怎么了?过去你们不是都很喜欢小然么?哎……好吧,我知道她现在是变了,变得有些令人讨厌,但是我们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们多包涵一下好吧?我以后尽量不让她在你们面前出现。”

在靳言的思想里,陶梦然就是过去的我,他哪里能体会我们三个人的心情。大姐示意刑风别再说下去了,随后大姐说:“我们下午去神女山上去,靳言,你吃完饭赶紧回去吧。”

“我说了我要去的。这么多年了,也应该去看看小雨了!”靳言有些怅然地说道。

我心里却不尽苦涩,他记得所有人,甚至当年早逝的刑雨都还记得,却独独忘记了我,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讽刺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