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此女只应天上有

“这怎么会建在地下?空气不流通不说,万一坍塌了呢?”我小声地问道。

若非靳言亲口所说,我都完全看不出来这地方竟是建在地下的,这里面灯火通明,雕梁画栋,古朴雅致,最令人叫奇的是这里满目苍翠,压根没有半点儿地下的荒凉与阴森之感。

“这个设计者早就考虑到了,哪里需要我们操心。而且,这里还有一项特别著名,你猜猜是什么?”靳言突然坏坏地笑了起来,从他的笑容里我感觉到了一丝微妙。

“是什么?”我隐约猜到了,但是迫于女孩家的矜持,还是没有问出口。

“这里有仿古的秦淮八艳,还有日本的艺妓,异域舞女……总之,这里简直就是H城的天堂,古代皇帝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只有你有足够的级别,都能享受得到。”靳言笑着说道。

我们边说边在侍者的引领下穿过了长廊,再往下一层,往右一拐,进入了一间名叫做“竹幽居”的包厢。

包厢里很大,里面的格局类似古时女子的闺房,淡雅别致,处处彰显着独特的品味,屋里还放着琵琶和古筝,靳言说:“这是秦淮八艳其中两位美人的乐器,为了让大家能有强烈的带入感,这些美人的艺名就是古代秦淮八艳的名字,好像一个叫马什么兰,一个叫什么如是。”

“是马湘兰和柳如是吧?”我欣喜地喊了出来。

“对,你怎么知道?”靳言惊讶地问我。

“我之前看过一整本写古代名妓的书,对薛涛、柳如是、苏小小还是董小宛印象最深。‘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柳如是的名字就是根据这句诗而得来的呢。”我滔滔不绝地说道。

“哎哟,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文化。”靳言打趣我道。

“我觉得她们是古代封建礼教的牺牲者,但也是古代女子中最有个性的一批女人。她们饱读诗书通晓古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而且敢于追求爱情敢于私定终身。她们虽然身份低贱,但身上却有男人所没有的气节。总之,她们真的是传奇女子。你这么说,我都迫不及待想见到这里的“秦淮八艳”究竟有没有古时候的风骨了。”因为激动外加兴奋,我说话不由自主地语速加快而且十分流利,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已经站了两个人。

“你说得很对,柳如是我也特别欣赏,不过一般女人不敢这么说,因为忌讳她们的身份。”身后突然有一个女人说话,声音绵绵如丝竹般悦耳。

我回头一看,发现刑风和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站在门口,正笑意盈盈地望着我们。他身边的女人,通俗点来说绝对是女人级别,果然如同靳言所说,无论脸蛋还是身材都十分有料,一看就是女人之中的极品尤物。

“命由天生,这是她们所决定不了的。可是如果生在寻常之家,哪里会有这样的精彩人生呢?”我笑着附和道,目光刚好对上她的目光,她的目光一片柔和,没有半点儿锋利之感。

这使我对她有了一种本能的好感。我想目光如此柔和的女人,大抵都是善良的。就像我大姐,她的目光总似潘家河一般柔和而亲切,让人一看到就能感受到母性的暖意。

“年纪不大,倒是还挺有见解的。阿风,这是你妹妹和弟弟?”她亲热地问刑风,看样子已经关系非浅。

“这是我经常和你提到的靳言,靳西城靳总的儿子。这是我妹妹潘如书,叫她小书就好。”刑风连忙热情地为我们介绍,又对我和靳言说:“这是苏畅,我的好朋友。”

在这样一位姐姐面前,靳言说话也变得收敛许多,我们很友好地互握了手,然后一同入坐,彼此寒暄了几句。

不一会儿,就有一群穿着似唐朝宫廷侍女的姑娘们捧着各色餐盘、果盘、糕点放在精致的雕花长条桌上,她们个个都靓丽逼人,再结合房间的整体布置,给人一种如同置于仙境一般的感觉。

到了这种地方,一向说话比较霸道的靳言都变得低调许多,言谈举止开始有了社交应有的模样,甚至默认了自己是刑风弟弟的事实,这样的他身上多了一份贵公子的气质,让我刮目相看。

这里的每一种菜品都十分精致,所用的餐盘及大小规格都有独特的讲究。刑风告诉我们这一桌菜的菜色名字叫做“水乡风韵”,是浙江菜系和江苏菜系相结合而来的,但却并非浙江菜系和江苏菜系所特有的名菜,而是由这里的厨师独创且其他地方绝对没有的,因此每一盘菜的定价远非一般餐厅所能比拟。

“水乡风韵”共有八道菜,和“秦淮八艳”相媲美,名字分别叫做小桥流水、且听风吟、白鱼入舟、映日荷花、西子传说、烟花三月、琼花万里、桃红柳绿,一位侍女翩然站在一旁,为我们讲解着每一道菜的材料以及寓意。

这的确是风雅之所,处处皆有讲究。在这种气氛里,我们都不自觉变得庄重起来,谨言慎行,生怕自己粗俗的话语破坏了这地方的气氛。

我忍不住把目光投向苏畅,细细打量着她,甚至,模仿着她。我知道刑风为什么会在此地宴请她,的确她的气质与这里十分相符合,特别是她那一身水墨色的旗袍和高耸入云的发髻,让人的目光忍不住在她身上流连,仿佛她是画中才有的女子。

苏畅和刑风围绕着古筝开始热聊起来,我和靳言在旁边完全插不上话,靳言悄悄地绕过桌子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脸上自然而然地显露出一丝贼笑,他为自己这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而窃喜着。

而我则在期待着所谓“秦淮八艳”的表演,虽然只能见到其中两位,但也已经很是满足了。终于,在宴席进行到中途的时候,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飘来,紧接着两个侍女打扮的姑娘分别搀扶着两位美女走了进来,两位美女皆以轻纱遮面,皆是古代装扮,光那出挑的身段就足以迷倒一大批男士。

她们对我们行了礼,却并不言语,言行举止中带着一种才情女子所特有的疏离,让人不禁肃然起敬,不敢对她们有非分之想。

身穿藕色衣服的女子坐在了古筝旁,一身湖绿的女子则拿起了琵琶,两个人互相眼神示意了一下对方之后,藕色女子随即拨弄起了琴弦,一时古筝声与琵琶声同时奏起,轻敲慢捻之间,于是一种泠泠如水、切切如珠的乐声在屋里弥漫开来。如游丝轻绾,窜入耳膜,让人沉醉期间,流连无觉。

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个身穿藕色衣服的女子,虽然脸被轻纱遮面,但依然可以透过那一层薄薄的纱看到她姣好如画的面容。这样的绝色佳人,让身为女人的我都恨不能走过去揭开面纱一睹芳容,更何况是男人呢。

她的确符合我心里柳如是的样子,她有她的傲慢,有她的风骨,有她的不屈,她坐在那里安静地弹着古筝,就仿佛是从古代穿越而来一般,完全不在意听客是谁,只倾心投入那一段绝响,让人们从乐声中揣测她们的故事。

一曲毕,二人双双站了起来,藕色女子率先开口,声音带着江南女子所特有的甜腻:“小女名叫柳如是。”

另一名湖绿色裙装女子随即说:“小女名叫马湘云。”

然后两人一同行礼,异口同声地说:“这首曲子名叫《秦淮风月》,作曲人是我们的师傅苏畅。”

竟然是她?!!

我和靳言的脸上都呈现出一个大写的问号。难道她们口中的苏畅,就是和我们坐在一起的这位大美女?我两几乎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苏畅。刑风微微一笑,苏畅则微微颔首,似乎是默认是她。

整个过程两个姑娘都没有揭去面纱,苏畅站起身来走到她们面前耳语了几句,两个姑娘随即就退下了。

两个姑娘退下后,刑风见我和靳言还处于震惊的状态,于是笑道:“意外吧?苏畅是古筝演奏家,这里所有姑娘所弹奏的曲子皆出自她之手,在别的地方是听不到这些曲目的。”

“阿风你过誉了,我哪里称得上什么家,不过是一个喜爱乐曲之人罢了。”苏畅笑着接过话茬,从容地坐下,随后对我们说:“你们不要拘谨,像平时一样就好了。这里虽然仿古,但终归是现代,如果太讲究规矩,大家就得不到放松了,你们说呢?”

靳言听到这话简直赞同得不能再赞同了,他顿时整个人松懈了许多,也懒得维持社交所该有的仪态了,又恢复了他一如既往地轻松:“苏姐,那这些女孩子都是从哪里选过来的?她们平时都做些什么?”

苏畅盈盈一笑,说道:“她们都是从各个培训机构精选出来的,必须外形和气质双双过关才能来到这里。到这里后,要接受这里的密训,通过层层选拔最后确定人选,之后直接签订五年合同,一般是从18岁到23岁。合同期结束就可以自由发展了,这里出去的姑娘大多要么嫁入豪门,要么进入演艺圈,要么发展自己的事业。这里还是很人性化的,这些姑娘们虽然顶着“秦淮八艳”的头衔,但是绝对不行污浊之事,只负责弹奏,偶尔有重量级客人出现,会摘取轻纱陪同一起喝茶或者饮酒。轻纱遮面,也是对这群姑娘们的一种保护,避免将来出去之后被人诟病,误以为这里是风月之所。”

“苏畅是这里当年选拔出来的第一批姑娘,如今已经身为这些姑娘的师傅了。所有姑娘的曲艺都由她调教,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起“秦淮八艳”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刑风紧接着话茬说道,言谈中透露着他无限钦佩之意。

像我这样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姑娘,听到这些大概只能感慨一句“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