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靳言那儿出事了

多米迅速回头,一秒钟之内回归到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看不到多米的表情,但看到靳言笑得灿烂,应该是多米对他笑了!

那一刻我毛孔悚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有生之年和女人抢男人已经累掉我半条命了,没想到如今要和男人抢老公……我心里无比凌乱,闻所未闻,不知所谓。

“小书,那我们先聊到这里。靳言,我们走吧!”多米居然回头给了我一个无比爽朗的笑容,然后施施然和靳言一起出了门。因为自始至终多米都在注意靳言,所以靳言没有和我打招呼,表情依然冰冷无比。

他和多米就这样离开了公司,去见什么样的客户我也不太清楚,直到十分钟后,他抽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在,别多想。”

短信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终于有心情继续忙活接下来的事情。处理了几个员工的离职报告,核对了一下财务报表,给人事部开了个小会,之后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靳言和多米还没有回来。

因为在冷战,也不能给他打电话,发信息又怕他身边多米在,这偷偷摸摸的感觉真是让我有一种习惯性的不爽。我打开网页,颤抖着双手输入“gay”这个字眼,浏览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故事,心里着实吃惊不已。

现在回头想想,多米对我的态度以及他对其他女人的态度,还有他对靳言那如沐春风、千娇百媚的模样,倒是真的很符合受的气质。当手滑看到“男性潜意识会更欣赏男性”时,我简直颤抖。

什么嘛!活了这么多年,见识了靳言身边来来去去如同流水的女人,没想到如今竟出现了一个帅气的男人!真是匪夷所思!靳言啊靳言,你的桃花要不要这么烂?!

我一筹莫展地趴在桌上,愣愣地看着屏幕上一则又一则的报告,当看到一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有一千多万的隐形GAY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天啊!靳言刚才忍不住对他笑呢!靳言难道会对他心动吗?!如果靳言最后发现自己是GAY,该怎么办?

好扯……可是好现实的问题啊。网上说有很多男人已经结婚生子多年,才发现自己原来更喜欢男人。妈啊,好恐怖。

可是,我总觉得,多米出现在靳言身边,应该不单单是喜欢而已,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我总觉得他的目的不像是那么单纯,但他真的帮靳言做了许多事,而那些事,都是我没有办法插手的。

他能陪靳言通宵玩游戏,他能陪靳言去应酬难缠的客户,他能够处理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他还为公司拓展了不少在美国的渠道,我们最新签订供货协议的儿童奶粉供应商就是他牵线搭桥,不仅拿到了低价,还和海关的关系搞得很不错,现在发货渠道十分畅通,最近在网站上热卖,得到不少好评,而且百分百保真。不得不说,这都是他的功劳。

相比之下,我虽然为公司做了许多事情,但始终还是身在后方,财务和人事方面虽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毕竟不能为公司创造效益。靳言和多米如此投缘,万一搞不好靳言真爱上他,而且多米还会催眠术……

这越想,心里越是打鼓。于是,下班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拿起座机,给靳言打了电话。

一连好几个电话靳言都没有接,我心里一下慌了,于是打通了多米的手机。那一刻我的心情竟像是害怕丈夫出轨的小女人,这想法也太诡异了。

我打多米的电话,多米倒是一下就接了,懒懒地对着电话“喂”了一声,听声音旁边还有悠扬的音乐声。

“你们在哪儿?”我心一慌,脱口而出。

“在陪客户呢。怎么,宝贝,想我了?”多米明知道我是什么目的,居然当着靳言的面这么对我说话。

“多米!你和靳言现在在哪儿?我过去看看!”我有点儿不理智起来。

“噢,那过来吧,我们在四季足浴的VIP008房间。”他幸灾乐祸地在那边说道。

我听到了靳言的声音,虽然是极小声的一声:“谁啊?”

“小书。”多米说道。

“别让她来,让她来做什么?!”靳言的声音不断逼近,再往后,他就直接拿起话筒了:“你干嘛?男人谈生意你也要搀和吗?潘如书,你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你是不放心我,还是不放心多米?”

“靳言,他…他是个同志。”我一听靳言又凶我,哆哆嗦嗦地脱口而出。

“别整天胡思乱想,你先回家吧,晚上我忙完回家拿点东西。”大概多米在旁边,他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语气里已经给了我相当大的暗示。

我挂掉了电话,心里一万个不放心,于是去了小雪那儿。没想到,刑风居然在小雪那儿,而且和叮铛玩得很开心。

“小叮铛,干爹给你买了只叮铛猫,你喜欢吗?”刑风正拿着一只快赶上叮铛个头的叮铛猫在逗叮铛。

小雪站在一旁笑笑地看着,脸上一脸的幸福,那副情景倒有那么点一家人的意思。

“哟,这么久不见,倒是成叮铛的干爹啦?”我走进去,逗笑道。

“这孩子太可爱了,和我很投缘,虎头虎脑的,特别帅。你别说,小雪还挺会生,生了这么个惹人疼的胖小子!”刑风说着说着,忍不住把叮铛从小推车里抱出来,叮铛手里摇着铃铛咯咯地笑着,把我们大家都逗笑了。

“他和别人也不这样的,就和你特别投缘。靳言每次来都喜欢凶他,老把他惹哭呢。”小雪笑着说道,又问我:“你怎么来了?吃饭没有?靳言没有和你一起?”

“没呢,出去应酬了,最近事情多。”我淡淡说道。

刑风放下了叮铛,对小雪说:“小雪,你炒两个菜吧,好久没吃你做的干煸四季豆了,怪想念的。我给如琴打个电话,看看她要是能过来,让她去饭店买两个热菜。”

“折腾那劲做什么,我这儿现成的菜都有,你要是想让如琴过来,就让她直接过来就行。”小雪说完,施施然走进了厨房忙活去了。

刑风和我看着叮铛,我们逗了叮铛一会儿,他笑着说:“怎么了?不怎么开心啊?最近和靳言闹别扭了?”

“你见过我们公司的多米吗?你有没有觉得他很怪?”我问道。

“见过,我还奇怪呢,有件事一直没和你们说,看靳言和他走得挺近。”刑风说道。

我一听来了劲,我问:“什么事?你难道知道点什么?”

“这事说来也很久以前了,大概在四五年前,有一回我去李敏的办公室里找李敏,当时他办公室里有这么个人。和靳言差不多大,长得特别帅,那时候还穿着学生装,模样和现在有点儿变化,但大体是相同的。因为长得实在太帅,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我只是去找李敏签个字,没久留,不明白他们什么关系。现在看他在靳言身边,我感觉像是那个年轻人,但不是十分确定。现在咱们和李敏的关系也水深火热的,这事儿不好多问。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他?”刑风问我。

“我觉得这个人怪怪的,他出现在靳言身边一定有目的。可是他现在很帮靳言,所以我也不太确定。”我连忙说道。

“让靳言小心着点吧,做生意是这样的,背景复杂的人不能当做核心,这年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刑风心有余悸地说道。

“他现在帮公司打通了很多关系,特别是进出口这一块,网站的大部分进货渠道都是他最先挖掘到的。目前游戏这一块他也投资了不少,没有他,公司也不可能一下发展这么快。所以,也是挺难办的。而且哥,你敢相信男人可能会喜欢男人吗?”我说着说着,还是把心底最深的疑虑说了出来。

“这不能吧?你这应该是胡思乱想了,这种事是有,但是发生得比较少,哪有那么大的概率。你好好做好你的工作,改天我找靳言好好聊聊问问情况。咱们现在虽然都发展不错,但是还是得各方面小心。”刑风说道。

我听他这么说,讪讪地笑了笑,于是也没有再往下说下去。我又问了问他和大姐现在的情况,他笑着说大姐现在整天见不到人,天天猫在实验室里,见一面跟要面圣似的,他无聊的时候只能上小雪这儿坐坐,陪着叮铛玩一玩,所以这一段日子,来小雪这儿来得格外勤快了。

小雪很快麻利地做了四菜一汤,刑风也给大姐打了电话,大姐说在加班过不来,于是我们四个人围着桌子其乐融融地吃了顿饭。饭吃完后,本来想和刑风一起推着叮铛去校园里走走散散步,没想到这时候接到了靳言发来的一条短信:“四季008包厢,速来……”

我明白出状况了,于是连忙对刑风说:“哥,你跟我走一趟,靳言那儿出事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