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哥,你别听他瞎说

隔了这许久的时间,没想到情到深处,我们在一起的时光竟比以前更加缱绻。清晨醒来,我整个身体蜷缩在他的怀中,被他从头到脚完完全全地包裹在了怀里,他的手更是调皮地环着我的胸,我见他睡得正熟,于是微微动了一下准备转身好好看他,没想到我刚动一下,他立马就醒了。

“你醒了?”他再度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我趁势转过身来,与他面对着面,发现他迷迷糊糊再度睡去了。看着他紧抿着的、如火般殷红的唇,不禁犯起了花痴。

这家伙真的是男人吗,怎么肤色比女人还白皙?我枕在他的手臂上,仔细地端详着他的脸。昨晚一切太过仓促而激烈,遮光帘都没有来得及拉上,金黄色的阳光透着一层薄薄的纱帘透了进来,光线打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他的脸庞温润如玉,就连脸上细微的汗毛都闪闪露着金光,眉如墨画,面如桃花,长长密密的睫毛如扇般呵护着那双深藏眼皮底下的眼睛。因为凑得很近,他脖颈上残留的香水味更加浓郁。

大概手臂被我枕得太久发麻了,他微微挪动了一下手臂,但却没有挪开。即便依然在熟睡之中,他也如此呵护我,让我心里一暖,不禁动情地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我这一吻,他立马醒了,睁开眼睛温柔地望着我,见我主动吻他,他激动地一翻身压在我的身上,手就变得不规矩起来。

“啊呀,”我惊呼了一声,连忙拉住了他的手,求饶道:“不要来了,腰都酸疼酸疼的。”

我像个孩子一样撒着娇,故意用稚嫩的娃娃音发嗲,平时从不这样的我,在他面前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矫情。

他坏坏地一笑,很受用地从我身上翻身下来,手绕过我的身体替我轻轻地揉着腰,笑着说:“昨晚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脸“噌”就红了,我害羞地说道:“你再拿昨晚说事,我就不理你了。”

他得意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随即再次紧紧把我搂入了怀里,动情地说:“我以为我再也拥抱不到你了。”

“其实我一直在原地,哪儿也没去。”想到从前种种,我不由得心一酸,也抱紧了他。

“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从今以后我生命里只有你一个女人,再也不会有别人出现了。”他捧起我的脸,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心里感动不已,但嘴上却不依不饶地问道:“那你和沈紫嫣之间那么久,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认识你之前的之前,有过。认识你之后,再也没有过,我可以发誓。”他说完,“噌”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举起手臂一板一眼地对着窗外初升的太阳说道:“我发誓,从认识潘如书开始,我再也没有碰过除她以外的女人。如果有,我出门就……”

他还没有说完,我连忙堵住了他的嘴:“我信,我信,我不要你发毒誓。”

“那你呢?我们分手这么久,你有没有和别人亲热过?”他的神色既严肃又紧张,目光瞬间就变得锐利起来,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不放,似乎生怕我说谎。

“从没有过。”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神色顿时大松,激动地再次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他说:“我虽然心里总觉得你不可能和别人好,但就是特别害怕。我梦到过很多次你和别人抱在一起,而且和好多我不认识的男人。”

“怎么可能?”我不禁笑了。

“真的,”他加重了语气,顿了顿,又说:“那种梦太真实了,我梦到过很多次,有时候是隔得很远看到你们在拥抱,有时候看到你们在亲吻,有时候看到你们在亲热……每次醒来我身上都一身冷汗。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没有过吗?”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只梦到过你,我梦里没有出现过其他男人。”

他在我额头深深地吻了一下,紧紧握着我的手,用头抵着我的头说:“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好。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定不会离开你。”我语气格外坚定。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没有你,我的世界一片黑暗。”他说完,又开始用力地吻我。我热烈地回应着,我们吻了好久好久,吻得几乎窒息。

就在靳言再度把我压在身下、准备金戈铁马卷土重来之时,我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靳言飞快地把电话从床头拿过来,看都没看就准备挂掉,可是就在他准备挂断之际,我看到了电话上清晰地“刑风”二字,连忙抢了过来,对靳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小声地说:“别说话,是我哥。”

靳言坏坏一笑,直接从我身上下来,悻悻地躺在一边,对我挑了挑眉毛:“接吧。”

我见他毫不介意,于是真的接起了电话,谁知道我刚“喂”了一声,他就立马钻进了被窝,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不由得“啊”一声叫了出来。

此时我再想挂电话已经来不及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刑风的声音:“丫头,怎么了??”

靳言依旧在被窝底下使坏,我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回道:“哥,没事,室友在闹我呢。”

“你在宿舍呢?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学习压力大吗?”刑风像往常一样关切地问道,而此时,靳言见我依然镇定,居然更加使坏地故意闹我,让我不禁再度发出了一声尖叫。

“怎么了丫头?你到底在那边干嘛?”刑风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

我连忙捂住电话,满脸通红地对靳言说:“靳言,别闹。”

靳言这才坏坏地从被窝里钻出来,脸上依旧挂着那一脸的坏笑,湿湿的嘴唇凑到了我的嘴边,我恼得不行,又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无奈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重新把电话放到了耳边。

“哥,你刚才说什么?宿舍里信号不好。”我支支吾吾地说道,像我这种不会说谎的人让我撒谎特别困难。

靳言见我重新接起了电话,手又开始在我的身上不规矩地游走起来,刑风狐疑地在电话那头问道:“你说你室友在闹,我怎么听着那么安静?”

“啊……噢,她们刚刚都出去了,去上课了。哥,你最近怎么样?”我忙问道。

“挺好的。我和秦汉晚上约了打球,完事后我们一起吃饭,到时候你也来吧。”刑风说道。

靳言一直侧耳在一边听着,一听到刑风提到了赵秦汉,顿时故意用力地在我腰上捏了一下,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连忙说:“哥,晚上我还有事呢,要么你们吃吧,我就不去了。”

我这样一说,刑风似乎立马听出了不对劲,刑风试探性地问道:“小书,你究竟和谁在一起?你晚上有什么事?”

“我……”我我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该编什么理由好。我在刑风面前从来没有撒过谎,这样一来,我彻底心虚了。

靳言见我这样,连忙在我耳边说:“说你身体不舒服。”

靳言的声音放得极低,但是因为离话筒很近,刑风还是听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刑风在电话那头问道:“小书,你到底和谁在一起?我怎么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哥,那什么,没有,我只是身体不太舒服。”我越急心里就越乱,心里一乱,语气就更加虚了。

刑风听我这么说,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语气严肃地问我:“小书,跟哥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和靳言在一起?”

我知道他这么问,心里其实已经有底了。昨天我那么着急地问他知不知道靳言去了哪里,之后便再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昨晚我的电话一直关机,今天才冲上电,想必他昨天一定找过我。他如果找过我,再通过赵秦汉问我的室友我的情况,便知道我昨晚没有回宿舍。他那么聪明的人,试探了我几句,见我回答得支支吾吾,立马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我知道他最担心的就是我和靳言会在一起,那并不是他所期待的。曾经在复读高三前,我就答应过他大学四年决不谈恋爱,一定好好学习。可是现在,我却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承诺,甚至在和靳言和好之前,连请示都未曾请示过他的意思。他一直把我当做亲妹妹一样对待,他对我的一切犹如我的恩人一样,可是我却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做到。想到这里,我不禁惭愧万分。

“嗯,”我重重地应了一声,直接承认了我和靳言在一起。我的心情无比地复杂,我正想对着电话解释,电话却忽然被靳言抢了过去,靳言大概见我承认了,于是索性抢过电话大大方方地对刑风说:“她现在和我在一起呢,你不用担心她了。以后她生活上的事情我来管,她欠你多少钱我来替她还。我们和好了,我也和沈紫嫣分手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她。”

靳言对刑风说话一向没大没小惯了,所以他连称呼都没喊就径直说出了这番话,甚至都没有过问过我的意愿就这样说出了口。他这么一说,刑风那边一阵长久的沉默,我连忙抢过电话对刑风说:“哥,你别听他瞎说……”

可是,我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到了刑风一声“呵呵”的苦笑,随后电话里便传来了忙音。

刑风挂掉了我的电话!我想他一定是生气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