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极致浪漫

在我们面前放着一个巨大的烤架,烤架下面熊熊的炭火,涂上了调料的全羊随着篝火缓慢翻滚,浓郁的香味源源不断地随风飘来,烧烤师傅拿着刀从全羊上割下大块大块的肉,分割成小块放在了大家的盘子里。

大家都席地而坐,晚风徐徐吹过来,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刑风说:“今天晚上的生活好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片段,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到这样极致的舒服了。这一趟旅行很值得,靳言,来,哥敬你和小书一杯,庆祝你们风风雨雨之后还是一起携手,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谢谢哥。”我和靳言拿起手中的酒,和刑风碰到了一起。

“是啊,这一路真是跌宕起伏,我们都被你们两给弄得担惊受怕的。还好你们的感情足够坚强,顶住了一波又一波的风浪。姐很钦佩你们的感情,来,姐也敬你们一杯。靳言,以后多教教刑风怎么玩浪漫,和你们一比,我们的生活显得太没有激情了。”大姐笑着说道。

我们又和大姐一起喝了一杯,这时候,沐歆也拿起了酒杯,对我说:“小书姐姐,老早就听靳凡说过你们的事情了。我特别佩服你,我想单独敬你一杯,虽然我不太会喝酒。”

“你不会喝酒的话,就喝饮料吧。”我连忙说道。

“不,我要敬你一杯酒。我心里真的很佩服你,能够坚定地选择一个男人这么久。”沐歆说道。

我笑着和沐歆喝了一杯之后,靳凡也拿起酒杯对靳言说:“哥,弟弟平时不爱和你矫情,今天这样的日子,弟弟也来说两句。”

靳凡的语气故意显得十分官腔,听得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靳凡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靳凡说:“哥,我知道自从咱们家变故以后,你为家里付出了很多。也是因为家里的变故,你和嫂子的感情才变得这么艰难。不过风雨后总算见到彩虹了,现在看你和嫂子这么幸福,我也特别开心。我和靳飞都很喜欢嫂子,爸爸妈妈也很希望看到你们在一起,尤其知道球球是哥的孩子之后,爸妈现在整天都开心得不行。哥哥,嫂子,我祝你们幸福。”

靳凡的个性比年轻时候的靳言还要更活泼一些,靳飞则相对沉稳一些。靳言说完后,又咧开嘴对我说:“嫂子,看到你还能和我哥在一起,真好。我从第一次在家里见到你就特别喜欢你,那时候我就认定你会是我们家的人了,现在终于这一天梦想成真了。我也想敬你一杯,其他的话就不多说了,总之,如果我哥欺负你的话,我一定站在你这一边。”

我笑着和靳凡喝了酒,靳凡又说:“这一杯酒是靳飞让我代替他敬你们的,他说这一次他有任务在身赶不回来,等你们办婚礼的时候他一定会来。”

这样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了,在我们聊天的间隙,已经有人为我们在这院子里搭好了帐篷,把烤全羊撤去了,点上了熊熊的篝火。

吃饱喝足的我们围着篝火一圈圈地转着,跳着,闹着,月朗星稀,如梦如幻,在这个宛若千年古城一般的地方,我们尽情挥洒着最后一点点青春,感受着这种极致入骨的惬意与安然。

到了后半夜,大家渐渐感觉到了倦意,纷纷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帐篷,各自躺下安眠。

也不知道是靳言刻意安排的缘故还是怎样,我和他的帐篷在院子的另一角,离其他人的帐篷有了一定的距离。

“怎么我们的帐篷这么远?”我不禁问道。

“这样我们之间说悄悄话,才没有人能听到啊。”靳言笑嘻嘻地说道,他明显喝多了,搂着我的肩膀放肆地说道,又贱贱地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

“别坏,你喝多了,快躺下来好好休息。”我嗔怒地说道,他一脸坏笑地望着我。

我扶着他进去了帐篷,他脱掉了身上的衬衫和裤子,转眼之间就剩下了一条内裤。

“脱那么快?”我不禁咋舌。

他一把把我拽进了怀里,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说:“对啊,这样抱着你才更舒服。老婆,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什么礼物?”我更加诧异了。

他从帐篷的旁边拿出来一个袋子,从袋子里拿出来一条黑色的吊带睡裙,笑着说:“诺,换上。”

我不禁哭笑不得,我说:“你怎么连这个都准备好了?你究竟悄悄策划了多久?”

“很久了,我一直在想怎么样给你办一个求婚仪式会让你一辈子难忘,想来想去没想到很好的方案。本来打算在农家乐里办的,但是担心太招摇太前卫让乡亲们接受不了。刚好那次来这里考察项目,和合作方一提,他们为我想了这个创意。我这一段出差,就为了这件事情。”靳言说道。

“你总是让我既意外又惊喜。”我一脸娇羞地说道,看着他的脸认真地问道:“为什么你总是愿意为我做这么多事?”

“因为我心里认定了你,为你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反正这辈子这些花头也不会再用在别的女人身上了。”靳言笑着说道。

说完,他开始一颗颗解开我衬衫的纽扣,我握住他的手,他却霸道而强硬地继续扯开我的衣服,衣服一解开,立马的黑色文胸便露了出来。

“老婆,好美。”他怔怔地看着我的胸前,用手缓缓地褪去我的衬衫,动作深情而缓慢。很快,我听到了他粗重的呼吸。

“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你了,你还是和十八岁那年一样,美得让人不敢直视。”他深情地赞美道,又开始解开我的裤子。

“老公……”我被他这样的动作弄得浑身有些莫名地痒,一下忍不住瘫倒在了他的怀里。

“我们好久没这样了,是吗?”他柔柔地望着我说。

“嗯,是啊,好久了。感觉像是忽然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候我们正热恋的时光。”我说。

“嗯,记得那时候,我们有整整一周的时间哪里也不去,就那样没日没夜地在家里疯狂着。老婆,你还记得吗?”靳言问我。

“当然记得,也记得当时还是因为大姐他们突然出现,要不然我们都不知道会颓废到几时。”我笑着说道。

“和你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别美好。和别人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坐牢。”他说。

“嗯,我现在压根想不起和赵秦汉在一起的那两年了,感觉在人生里仿佛就像是一段留白,除了一个人在强撑着之外,没有体会到半点温暖,还常常被你和陶梦然的出现所刺激。”我说。

“我又何尝不是一样,那两年真的不想回忆了,太痛苦了,每一次想到都觉得像一场梦。曾经我以为这一辈子我们大概再也不会在一起了,没想到如今我们还能这样抱在一起,一想起来就觉得好珍惜好珍惜。”靳言说。

“还有什么能够将我们分开?”我不禁问道,“有时候真的很怕,很怕我们再一次分离,很怕我们再一次分道扬镳,很怕我们不能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厮守到老。”

“不会的,除了死亡,再也没有任何能让我们分离了。真的,我发誓。”靳言说道,“无论将来再发生任何,无论我们会经历什么,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

他换了个姿势,帮我把裤子和衬衫都脱了以后,为我换上了那条他为我准备的睡裙,还坏坏地解开了我胸罩的扣子,两只大手从背后缓缓地覆盖上来,一种令人心驰的快感传遍全身,我忍不住嗯了一声。

他又让我横躺在他的大腿上,像抱一个孩子。帐篷里昏黄的灯光让人浑身都充满着一股暖意,靳言深情地凝望着我,俯下身来拥吻我,我整个人仿佛是被贝壳包裹着的珍珠一般,在他的坚硬里柔软成了熠熠发光的一粒璀璨……

靳言熄灭了帐篷里的灯,我们在暗夜中尽情翻滚,他压在我的身上,笑着问我:“我们是不是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激情了?”

“嗯,”我娇羞着扭过头去不敢看他。

“今晚,我让你好好体会一下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些激情。不,不仅仅是今晚,从今以后的每一晚,我们都要这样。”他说。

“嗯,”我轻轻地应声。

帐篷顶上星空点点,我翻身压在了靳言的身上,他双手环住了我的腰,用力亲吻着我的嘴唇,我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我们不断说话不断动作,真的很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黎明不要再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