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受辱

第4章受辱

如此,我更加笃定凶手肯定是许徳霖,为了让他们迅速转移目标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不得不豁出去,衅一般回应道:“你们掌握的资料没有错,我是个替,那又怎样?我还告诉你们了,这位先生,在半个小时前还与我在佛罗伦萨大酒店里翻云覆雨,你们若是不信,可检查我体,那里面,还残留他的jing液,我相信这一点在时间上,你们是可以检测出来的,来吧!”

一边说着,我伸手去脱子,那男人马上伸手过来阻止我,一把握紧了我的手,他的手,暖得发烫,让我知道自己的子此刻是冰凉的。

我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我上,我不介意成为焦点,只要这帮收受贿赂的蠢货能赶紧去抓人。

许是我的自白过于“壮烈”,又抑或是刚刚那个男人的威胁起了作用,韩警官收队走了,苗苗已被一张白单裹好,放上担架,悄然无声在诚惶诚恐的工作人员带领下往高层专用电梯走,我跟上去,他们制止了我,我只能远远地目送苗苗。

间一时间就只剩下我和那个男人,还有那刚刚给我电话的男人,前者面不改,后者微垂着头,一看便知他们俩的关系,一主一仆,看起来却都气场十足。

察觉到他的手还放在我手心,我挣脱开来,无力在沙发上坐下,对面就是刚刚甘苗苗躺着的间,那殷红的血还在,刺到我的心里面,痛得窒息。

“你为什么我?”他突然开腔。

我无意识冷笑,“我不是帮你,我是帮苗苗!”

他顿了顿,淡淡道:“人死不能复生,要看开。”

“你倒是说得云淡风轻!你给我死个好朋友试试!”我激动得站起来。

他被我呛了一把,冷笑道:“既是如此,那我也不用多说,只是我也不喜你刚刚耍的小聪明,一点也不高明!这个是非之地,你最好早点离开。”一面说着,他竟转便走。

他的手下朝着我仍来他的大,“你子很冷,穿着它。”

是啊,我子很冷,可是他怎么知道我子很冷?

我扯过这件灰大,终于想起苗苗的话,她说近来有个有钱的裴姓先生总来找她,总爱穿灰大,人长得很好看,给她很多很多钱,却不要她陪做任何难堪的事,只是聊天,聊有关于她的男人一个产局局长的事。

裴姓先生,不就是他么?

我扯着大,飞奔下,可那辆簇新的卡宾已经消失无踪。

……

甘苗苗的事对我击很大,无论白天工作多累,晚上看书多晚,躺下来却无法如同往常一觉到天亮,时常做梦,梦里时而是那日所见甘苗苗躺在地上是血的触目惊心境况,时而是她与我嬉闹,笑着笑着便消失不见,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不见,四下找寻,撕心裂肺的怒吼也唤不回已经到了天的她。

每天自梦里醒来,枕巾常是濡湿的,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回到学校去,跟同学们一起住,即便我与她们没说过一句话,但这个时候,我需要她们为我的生活添加一点人气,使我自己“朝气蓬勃”的学生份得以化,让我的心里面好过一些。

我自17岁摸摸地开始做这一行,就远离了我的同学,当时写了个假借口骗了学校,跟着璇搬出来住,起是自己一个人住,辗转了三年,后来与甘苗苗一同合租,租一直是她负责,说我还上学,不许我帮忙交,如今她走了,这里空空,却到都是她的影,厨里、间里、阳台旁……

“喂那个替!你发什么愣呢!导演叫你呢!对!就是你!还看?!不想混了吗?!你以为你谁呀这么看我!”

一个拿着对讲机的工作人员朝我吼了好几声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在片场,我今天是来工作不是来发呆的,即便刚刚参加完苗苗的葬礼,我心疲惫,这里也不是我疗伤的地方。

这是一个刚开始拍摄新剧的普通的剧组,场记、灯光、道具师分别忙碌着,时间是上午十点半,第一场戏,我要替一号演洗澡戏,只有背部和半镜头。

他刚刚只是像往常那样叫我,并没有更多恶言相向,我也早已习惯他们对待我们的方SHI 永远没有尊重,永远不把我们当人看,认为我们是什么肮脏的物品。

刚进这一行的时候我为他们对我说话的语气委屈过、哭过,甚至跟他们吵闹过,慢慢地,习以为常,用璇的话说就当他们放了个响屁,我们只要有钱就行。

如今,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三年,不说有知名度,但也可以说小有名气,我的材很标准,背部适合很多一线明星,侧脸轮廓也好看,生意比同行的其他妹好很多,也因我年轻、听话,很多导演喜我,每次想与我合作,即便记不得我名字,都会找到璇。

时间长了,我所受的委屈少了,也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再加上苗苗的事,让我一下子没法消受刚刚那个男人的命令,依然在原地坐着朝他瞪眼,一副老娘今天就不干了的架势。

见我依然一动不动,那男人终于火了,他一把扔掉手中对讲机,朝我走过来:“你丫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你知道我们多忙吗?!你还在这里磨磨蹭蹭,不想早说呀!你特么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吧?!你只是一号的替,不是一号!你要不想干,我们能一抓一大把的,小替!还这么嚣张!”

一边说着,他竟伸手过来拉扯我,一把就抓紧了我披散的头发,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瞬间传遍全。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