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路

于是苏荷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起来,“下次不管去哪里,总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的,不然我和你爸爸怎么放的下心呢。”

白瑶不搭话,“父亲还有妹妹呢?怎么没看见他们?不是担心我到不行了么。”

“啊?他们啊…你爸爸在楼上书房等你的,等了你好久的,恐怕现在跟你赌气呢。你上去给你爸爸赔礼道歉一下吧,顺便也报个平安。浅浅也在书房陪着你爸爸的。他们俩啊,不知道整天在鼓捣什么呢。”说到此苏荷顿了一下,“瑶瑶,要不你也上去找的浅浅他们待会吧。”

当真是情深意切,现在自己去找白贺,让自己的晚归与书房正在乖巧陪伴她的白浅成为个鲜明的反比?还是说就算自己不去等到第二天也会说自己回来连打声招呼都没有直接无视了白贺的态度如此恶劣,和白浅相比真是差了不是一个档次。一个是陪伴父亲在家的乖乖女,一个是晚归回来还不通知父亲的叛逆女儿。当真是怎么样都不会赔本的买卖。

思及此白瑶觉得反正早晚都得死可能,还不如拖到明天。清了清嗓子:“苏姨,我今天和阮琪一起去玩的。很累了,如果你见到爸爸就告诉他一声我回来了哦,只不过我现在很困要先回去睡觉了。明天他可千万别说我没告诉他啊。苏姨,拜托你了哦。”白瑶俏皮的和苏荷说着,反正她现在已经转告给了苏荷,如果她明天还拿自己晚回来这件事作筏子的话,自己也有办法了,都说了让她转告了不是?

苏荷笑了笑,似乎丝毫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瑶瑶你放心,我会和你爸爸说的,困了你就先上楼休息吧。”

“嗯,那就拜托苏姨了。”

白瑶走后苏荷才思考着白瑶最近这些反常的举动,白瑶也没有什么朋友,不可能有什么人指点她的啊。怎么感觉突然之间白瑶要不受她的控制了一般。其实这也不能怪苏荷,一个人听话了十几年,突然之间开始懂得反抗了,任谁也会觉得不正常的。可是白瑶已经忍了几十年,终于有可以反抗的机会,她当然要舒展一下筋骨的。其实今天白瑶对苏荷挺失望的,她才稍稍动了那么一点,她就如此迫不及待了么?真是让白瑶小瞧她,现在就已如此惊慌,以后可怎么办呢?

“哈哈,我家浅浅那就是厉害啊,现在就有几分为父当年的影子了。这才是真正的虎父无犬女啊!”苏荷正坐在客厅里静静思考的时候,白浅他们也出来了。

“老公,你们在聊什么呢?”苏荷温柔的询问道,“我们浅浅又干什么坏事了啊?”

“才没有啊!妈妈。”白浅有点赌气的转过了身子,“爸爸刚刚是你在夸我呢。对吧爸爸?”

“没错,你不知道啊,我觉得咱们的浅浅当真是一个天才了。我在处理内些文件,有一些是交给她来审阅的,虽然是很小的单子,但浅浅也能提出自己的观点的,而且观点还十分新颖。可以说是有我年轻时候的影子了。”

“哪有那么夸张爸爸,我也只是提出了几个小建议而已。我能提出来也都是爸爸您时常提醒我的缘故啊,所以这不是当然的结果么。”

“浅浅就会捡好听的哄我。”说完慈爱的抚摸了一下白浅的头发,“怎么还不见白瑶?她还没回来么?”

“瑶瑶早就回来了。她和同学出去玩怕是玩疯了这才忘记打电话了,刚刚回来的时候好像累极了,已经回屋休息去了。”苏荷的话表面像是在为白瑶开脱着,实际暗讽着玩疯了到连给父亲打个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也没有说白瑶是与谁出去玩的。果然白贺在听苏荷说完后震怒了起来。

砰的拍了一下沙发,“玩到这个时间才回来的小姐有几个?她知不知道出去后都代表的是我白家的脸面?我白家面子怕是都要让这个孽女丢尽了!”

白浅听了暗暗窃喜着,活该!不过依旧还是保持着那副纯真无邪的脸,“姐姐是跟女孩子们一起出去玩的吧?能有什么事啊,爸爸你别多想了。”

“哼,但愿如此。”

白瑶在卧室也没闲着,她觉得现在自己大概最缺的就是钱了。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资产,这些年的压岁钱加上每月是零用钱,也有几百万了。可惜就是她不知道母亲当年的嫁妆下落何方了。

钱每个月白贺都会打在自己的账户上,毕竟白瑶也要去买各种东西的,面上还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亏待了白瑶的。白瑶算了算这几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绝对不少了,可惜这些年白贺也并没有教过她什么经商理财方面的知识,她自己也没有太注意过这方面,突然想起这才一下子发了愁。

白瑶思考了一下她觉得现在比较热的能赚钱的行业,炒房炒股?或者投资加盟?她自己也不是很了解,万一初出茅庐就赔的倾家荡产那可就悲剧了,白瑶决定还是稳妥一点的好。明天去问问安蒿研吧,感觉似乎安蒿研对这方面还是颇有研究的样子。越思考越困,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现在她要先睡一觉了。

一夜无梦。白瑶伸了个懒腰,睡得很爽。摸了摸自己的左脸,感觉整张脸似乎都比以前更加柔嫩了。洗漱完毕后,心满意足的照了照镜子,这才哼着歌下了楼。

“姐姐,你今天起晚了哦。”白浅招了招手笑着对白瑶说道,“下来吃饭了姐姐,你好慢啊。”

恶…白瑶有点不习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白瑶决定白浅还是横眉竖眼的那么和她说话她比较习惯。现在白浅的这种语气…她有点吃不消。

“额…是么…”白瑶看了眼表。其实白瑶平时都是这个时间的,只是以往这个时间白浅都还在赖床阶段,怎么今天突然转了性子了?

“姐姐,你今天上学怎么走啊?坐谁家的车啊?”白浅甜腻腻的问着白瑶,不过白瑶感觉自己的右眼似乎突然跳了起来。感觉好像事情发展不太对啊…

“我坐什么车怎么了?”白瑶撇了白浅一眼,“咱们俩也不顺路吧?”

白浅笑得更加开心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我转校到你们学校去啦,以后咱们都可以一起顺路走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