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历尽沧桑

陶梦然的脸上呈现出痛苦而纠结的神色,她被我的气势震慑住了,顿时居然悻悻地闭了嘴。

我松开了她的衣服,正准备走的时候,她突然从我身后大力抱住我,我猝不及防被她拖拽在地,她在耳边说:“潘如书,我就讨厌你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千辛万苦才得来的生活,你倒是可以随时来去自如地洒脱,凭什么,凭什么啊我问你?”

我狠狠地推开了她,我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我大声喊道:“陶梦然你疯了吗?”

她又一次发出了无比刺耳的笑声,我看着这样疯狂的陶梦然,心里不禁毛孔悚然。笑着笑着,她忽然又哭了起来,哭声像发春的猫一样凄厉,更令人害怕。

“我曾经拥有了一切啊,我有那么多的人脉,我有我自己的公司,我和那么多女生都喜欢过的靳言在一起了,我让他成为了我的男朋友……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突然一无所有?我明明那么有本事,我从两手空空走到现在,为什么兜了一圈之后,我依旧两手空空?”她坐在那儿期期艾艾地自言自语。

鼻涕黏在了她的乱发上都浑然不觉,她看上去和那些长期在外面流浪的流氓女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知道她以前是做什么的,谁会想到她身上现在穿的那身衣服竟是首屈一指的国际名牌!

身份有了,即便是地摊货,依然能穿出有钱人特有的高贵;身份没了,即便是穿着这样享誉全球的顶尖品牌,在别人眼里不过依旧是一个可怜虫。眼前的陶梦然,让我不禁感慨万千。

我不知道靳言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的院门口,我也并不知道他究竟听到我们说了什么对话,我本来只不过是转身想离开而已,只是一扭头,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他。

他的拳头紧握,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收缩,鼻翼颤动地越来越快,我看他这副样子,便知道他盛怒不已。看来我们的谈话,他最起码听到了一部分。

“小书,你别相信她。”靳言见我回头,慌忙对我说道。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看着他握着拳头从我身边经过,走到了陶梦然的身边。陶梦然听到了靳言的声音,连忙一下扒拉开自己脸上的乱发,高兴地站起来喊道:“靳言,我怀孕了!我怀上你的孩子了!”

此时靳言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眼看着他的拳头就要朝她的脸上挥去的时候,陶梦然突然就这样直直地倒在了地上,似乎是昏阙了过去……

当她侧倒在地上的时候,我才看到她的裙子上有一小滩血,那血猩红无比,像是在嘲讽我们在场的三个人的命运。

靳言一拳抡空了,望了望倒在地上的陶梦然,又望了望我,脸上满脸的痛苦。

“送她去医院吧,估计是流产了,这样太危险了。”我说。

“不送。小书,你听我解释。”靳言这才回过神来,不顾一切地朝着我奔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关于你们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想听到。你赶紧送她去医院吧,不管怎么样,她做了你两年的女人。”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又一次被针狠狠扎了一下。

“随便她吧,我不知道她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你别信她的挑拨,孩子不是我的,真的不是我的。”靳言痛苦地对我说道。

我见陶梦然倒在地上,眼看着地上的血越来越多,顿时触目惊心,我说:“罢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叫人过来,赶紧送去医院,不能让她死。”

我说完,连忙跑到我的农家乐里叫来了父亲,又打电话通知了大伯过来,又打了120。

救护车来的时候,我没有跟去,靳言也不想去,但是在大家的谴责下,靳言还是被推上了车。我看着救护车一路驶出了潘家小镇,父亲在我耳边说:“你要是再跟这个男的有什么瓜葛,我就死给你看。”

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对我说过如此狠绝的话了,我心里无比强烈地一怔,扭头却看到了父亲关切至极的目光。

父亲悠悠地说:“原本以为你比小画有福,现在看来你比小画命苦啊。你妈走得早,她看不到你们这样。你们现在一个死活不嫁人,一个嫁了人又这样,你让我……哎!”

父亲说着说着,忽然哽咽了说不下去,负着双手朝着农家乐的方向走去。我看着父亲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却又为父亲如今对我的这一份关切而深深感动。

我和靳言在一起纠纠缠缠了这么多年,到如今,已经没有人再看好我们了。以前无论多少次分分合合,我的心依然一往如前。可是现在,我的心也彻底地死了。这样也好,没有了那些妄念,反而能够更加踏实地活着。

隔天,小画给我打来了电话,八卦了一大堆,大意便是二姐正式被判刑了,但是判得比赵秦汉轻;陶梦然本来罪名比二姐还重,因为她怀孕了,所以才缓期执行。我这才知道,为什么陶梦然这个时候还能来去自由,原来是因为怀孕了的缘故。

可是之前那一次,大伯明明确定她没有怀孕啊,为什么这么快就有了身孕,难道这之间她和靳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一阵恶心。

这时候,我的窗户被人轻轻地叩响,一般大家都走前门,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后面也有一个门,门外是一片荒地。

我打开窗户,一看,是靳言站在窗外。他之所以绕道后门,大概是害怕我父亲不让他进来吧。

“能谈谈吗?”他问我。

“陶梦然怎么样了?”我问道。

“我心里很慌,我感觉我已经彻底失去你了,对吗?”他小声问我,并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没有开灯,他站在窗外看上去阴影重重,我于是又问:“她究竟怎么样了?”

“没死,孩子医生要帮她做人流,她不肯,死活要留着,说孩子是来给她保命的,哪怕是胎死腹中了还是不能做掉,她让医生给她保胎,我觉得她疯了。”靳言痛苦地说道。

“早点休息吧,我不想多说了,想静一静。以后,还是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听他这么说,心里更是烦闷,于是说道。

“孩子不是我的,我和她没有过。我知道我这样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但是真的不是我的,我敢保证。”靳言连忙快速说道。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已经不是你的什么人了。靳言,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妥善处理好你的生活。我接下来也会好好收拾我生活里的残局。我觉得为了避免我们彼此的情绪受到影响,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再见面了,给彼此留些空间。现在,你的出现,是对我情绪的最大阻碍。”

“小书……”他喃喃地喊了一声。

“好吗?不要让彼此的生活更累了。”我又说。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应声说:“好。估计很快隔壁就要被拍卖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

我关上了窗户,我不知道站在窗外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的心情也同样起起伏伏。可是我们都处于这样一个过程里,我们都需要给彼此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静下心来好好沉淀一下内心。

万幸的是,这一次风波并没有波及到刑风的产业和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农家乐,那天求的签还是灵验的,刑风一直按兵不动什么动作都没有采取,结果果然平安度过了这个劫难。相比之下,其他一些相关的企业但凡有了微小动作的,都受到了牵连。

这一次动荡过后,H市的新领导班子上任了,H市的一切都开始有了很大的改观。刑风因祸得福,因为他没有任何背景完全白手起家根基不稳,所做的产业又利于民生,所以他反而受到了新一任政府的重视。

新一任政府为了鼓励居民消费,开始大力推行旅游业,把神女山的项目作为了一个试点进行推行。这样一来,农家乐的生意又爆火起来。

在这之前,我和刑风一合计,因为我手上的资金不够,所以我和他联手合作,由他出面低价买下了陶梦然开发的那家农家乐,与我的一起合并经营,我这边的收益还是我独有,他那边的收益我占三成他占七成,这样一来,反倒皆大欢喜,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靳言的悠品因为曾经和陶梦然的合作过于紧密,自然也受到了波及,不过听刑风说,靳言早就有所准备,从一开始就把资金不断一笔笔地收回,所以悠品那两年基本上都是亏损状态,但其实资金都被靳言放在了其他的渠道进行保管。这一次的风波里,靳言的悠品也倒闭了,但是他所受的影响应该不大,因为倒闭的时候悠品本来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子。

我们把两家农家乐合并在一起、重新开张的那一天,晚上喝完了酒,我和刑风还有大姐站在潘家桥上望着这一切,邢风一手搂着我、一手搂着大姐说:“当年送小书去高考的时候,我们曾经的梦想就是这样。如今十多年过去了,虽然中间这么多波折,但是我们还是把这个梦想实现了。”

是啊……终于还是实现了。只要心里有梦想,路再艰难,终究会走到梦的彼岸。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