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谁说你不如你妹妹好看了?

“草!”他再一次燃起了汹涌的怒火,但是就在他把手伸向我喉咙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何他又软了下来。

他颓然笑了笑,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毅然站了起来,对我说:“算了,你走吧,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了。”

我躺在地上纹丝未动。

“我说让你走,你哑巴了吗?”他低头看着我,眉头紧皱,又说:“和你这种硬骨头的女人在一起,会把我气得短命很多年的。”

我依旧躺着纹丝未动。

他气得干脆踢了我一脚,这一踢刚好踢到我的腰部,我顿时疼得撕心裂肺,忍不住大叫一声。

他踢的力道并不重,但是我出奇强烈的反应让他瞬间觉察到了不太对劲。

他连忙蹲下来,慌乱地问我:“是怎么了?腰扭伤了?”

我疼得冒了一头冷汗,我软软地说:“刚才应该是撞到床角了,我现在根本坐不起来。”

“有吗?这么严重?”他把手伸到我的背部,企图用力把我揽起,我痛得忍不住大声喊疼。

他的神情明显又慌乱了好几分,他快速起身打开门,对楼下大喊:“阿松阿杰,你们上来!”

一分钟不到,双胞胎壮汉就已经站在在了我的面前。

“想办法把她抬起来,注意不要碰到腰,尽量水平抬起,别弄疼她!”他大声吩咐道,紧接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地说:“我去开车,你们小心点儿!门口会合!”

阿松阿杰迅速行动,以令我瞠目结舌的速度直接拆了房门,扯着被子往房门上一铺,之后两个人一人抱头一人抱脚、各一只手稳稳拖着我的腰部,把我瞬移到了这架“特殊”的担架上,抬起就走,没有任何多话。

他们小心翼翼地把我抬到了楼下,打开门,靳言已经开着那辆加长林肯停在了门口。别墅里的保姆连忙赶来一起帮忙,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我用被子裹着平放在后座上,当被子掀开,靳言这才注意到了那一扇门,当时脸就绿了,闷声道:“杂货间不是有担架吗?你们啊你们。”

“靳少说了,速度要快!”阿松大声回答道,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靳少说了,别弄疼她!”阿松说完,阿杰紧跟着就补上了一句,理由充分,有理有据。

“我们的责任,就是无条件服从靳少的安排!”两人紧接着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一句。

原来再冷漠的型男也有逗逼的一面,这一幕差点儿让我捧腹,不过还好我忍住了。

“好了好了,阿松你开车,阿杰你在家先联系好张主任,不管他在哪儿,让他务必在十分钟内赶到医院。”靳言吩咐完,直接坐上了车。

“你忍着点儿,我给你找最好的医生。”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没多大事儿,我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说。

“你安心躺着就好,废话别那么多。”他嗓门又大了一分。

“知道后果是这样,刚才就别打女人。”尽管知道这样说无疑是找骂,我还是贱贱地补了一句。

“我看你真的是……”他目光凶悍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

“我说得难道不对吗?”我故意往枪口上撞。

“潘如书!”

“怎么?”

“我说了别惹我,你他妈受罪都是你自找的!”他指着我,鼻翼再次颤动,似乎怒气又开始在体内汹涌了。

“我没惹你,我就是实话实说。我说得难道不对吗?”身体越疼,我这心里就越恨。越是恨,就越想逞强。

“对,都对。”他语气忽然软了下来,柔声说:“你躺好,我不和你说话了,免得都生气。”

这样根本就不符合他的个性,我顿时无比诧异,连阿松都破天荒地多管闲事,扭头诧异地望了靳言一眼,却被靳言狠狠凶了一句:“看什么!专心开车!”

为了快点儿到达医院,他直接命令阿松连闯了三次红灯。我急得拼命制止,他压根不听,也压根不和我对话,似乎生怕和我再吵起来惹得他发火。

我从他的种种反常举动里感觉到他对我似乎有些别样的关心,可是像他这样毫无定性的人我根本不敢王妄加揣测,亦无法感知他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想。一切既真实又缥缈,可偏偏就是这种难以捉摸的感觉,才是最催人致命的玩意。

到了医院之后,我很快被抬上了担架,靳言让阿松跟着一起跑,他自己则慢慢跟在后面保持着他的冷酷形象。

医生很快检查了我的伤势,给我做了各种检查,万幸并没有骨折,只是造成了腰部软组织的损伤。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该用的药用上了,该挂的点滴也挂上了,病房豪华宽敞舒适,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无比的安静。

我不知不觉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唇上沾着什么湿湿的东西,我朦胧中猛地伸手一拍,结果“啪”地一声让我一下睁开了眼睛,紧接着我看到靳言捂着脸愠怒地望着我,阿松则站在门边目瞪口呆。

我居然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啊,对不起……”我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你是故意的吧!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生气地说道。

“我真不是,我刚睡得正香……”我连忙解释。

“算啦,看在我把你伤这么重的份上,这一巴掌我认了!不过我告诉你潘如书,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扇我耳光!”他说完,直接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我的旁边,盘起腿,想从口袋里掏出香烟,但一想到这里是病房,于是又悻悻作罢,对阿松说:“阿松,你去准备饭菜,中午我们在病房里吃饭。”

“小小年纪抽什么烟。”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他伸手用力地掐了一把我的脸,没有理会我的话,却说:“才发现你脸上还挺肉嘟嘟的,身上瘦得跟白骨精一样,大头娃娃吗你是?”

语气是戏谑而轻松的,把我说得也没了脾气,我说:“对啊,我是圆脸,没我妹妹的瓜子脸好看。”

“你懂什么!”他顿时又凶巴巴了,转而又说:“你这不叫圆脸,你这个脸应该叫樱桃丸子脸,看上去脸是圆的,但下巴是尖的。谁说你不如你妹妹好看了?”

他这样的评价让我简直诧异,我说:“从小到大别人都这么说。”

“拉倒吧,你妹妹漂亮是漂亮,但是长得太千篇一律,看多了就乏了。你的是比较小众的长相,其实挺耐看,就是你老是扮相太丑。”他说完,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真的吗?”我不敢置信地问道。

他见我质疑,用力地弹了一下我的额头,然后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没用的话?走路别总低着头,给我自信一点。以后打扮漂亮一点儿,也别做服务员了,找点别的上档次一点的工作,这样我带出去才有面子!”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你身边有档次的姑娘多的去了,你不如放过我。”

“你再说一遍!”他顿时火气又来了,“别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不知道珍惜!”

我顿时不知道如何往下说下去了,他刚才的那一番话都不似他平时表现的那一副模样,虽然语气不怎么好,但是总有意无意在捧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了他对我态度的如此转变?我不得而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