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靳言。”他正往客房走去的时候,我在他身后叫住了他。

我看到他身体微微一怔,但是他犹豫了好几秒才回头,转头淡定地看着我,立正站好,很有气度地喊了一声:“潘总好。”

“这身衣服好像小了点儿,明天就要进行新人培训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见他这副样子,再联想到他从前西装笔挺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滑稽。

“没事,挺好的,我挺喜欢的,还凉快。”他自顾自地低头看了看衣服,然后笑着说道。

“你何必这样做呢?你现在难道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我不禁问道。

“别的事情也有,但是目前为止,这件事情最重要。”他十分认真地看着我,又说,“以后晚上由我来负责照顾球球吧,你每天那么累,晚上还要起夜的话太辛苦了。”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我淡淡回绝了。

“好,那潘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忙了。”他像模像样地对我微微鞠了个躬,随后往客房部的方向走去。

我回到了办公室里,心里越想越不禁忍不住好奇起来,于是我打开了客房部的监控,看着他穿着服务员制服往一间客房里走了进去。没多久,在我这里已经入职了半年的客房部第一漂亮的女服务员小丽就走进了同一间房并关上了门。

客房里面是没有安装监控的,我注视了好一会儿都没见他们两出来,那一刻,我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我心想他不至于刚来这里工作,就开始和别的女员工搞暧昧吧?

心里越想越是觉得狐疑,一转眼1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见到他们出来。我怎么都觉得有点猫腻,于是直接出了办公室的门,往那间客房走了进去。

我站在客房门外仔细凝神听了听,里面似乎传来了小丽一阵阵的笑声,不知道他们究竟在里面做什么。

没想到这时候,门冷不丁被人打开了,小丽见我站在门口,顿时愣住了,连忙喊了一声:“潘姐。”

“你们干嘛呢?”我见被抓了个正着,于是板着脸问道。

说完,我干脆推开门,一看,床上的两床白色被子被靳言弄成了两个姿势不同的人形,看起来像模像样,怪不得小丽一直哈哈大笑。

靳言大概没想到我会走进来,顿时愣了神,心虚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小丽根本不知道我和靳言的关系,小丽笑着问我:“潘姐,是不是很有创意啊?我本来在教靳言怎么折被子呢,结果他突发奇想,把被子弄成了这样。”

这哪里是突发奇想,这是当年我某一次出差回来,他在床上用被子和床单摆成的图案,如果两个图案合在一起,便是拥抱在一起的形状。

我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面无表情走出了那个房间。我刚走到拐角处,靳言便追了上来,默默地跟着我走到了房间里,随手关上了门。

我站在窗边背对着他,听到他在我身后弱弱地说:“小书,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不过我必须得提醒你。你在这儿上班可以,但是别没事撩拨小姑娘的心。这里的姑娘都还年轻,别对她们玩什么花样。”我冷冷地说道。

“我只是看到她折被子,想到我们曾经一起换床单被套的模样,虽……虽然我知道我们回不过过去了,可是那么多的回忆,我根本无法忘记。”靳言说道。

“陶梦然现在在哪儿?她肚子里的孩子你知道怎么样了吗?”我转过身问他。

“不知道,她死活不想打胎,偷偷从医院里溜走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现在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靳言说道。

“既然是这样,你应该去找她才对,何必在这里陪这些小姑娘浪费时间呢?”我话说出口,带点儿微微的愠怒。

“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靳言见我依然这么说,于是苦苦哀求道,又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难过,我也知道我们有许多解不开的心结。我想好好和你解释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管你相不相信。”

“好,你说吧。”我见他这么说,于是干脆坐了下来。

他站在我面前,见我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于是苦涩地笑了笑,他说:“我和陶梦然在一起这两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知道说起来你不信,但是我面对她根本没有半点欲望,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可是你们生活在一起过,也睡在同一张床上过,不是吗?”我说。

“如果我告诉你,这两年我都睡在地上或沙发上,我没有和她睡在一起,你信我吗?”他说。

“不信。”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听我这么说,顿时又苦笑了一下,他说:“那你和赵秦汉呢?你们从没有睡在一起过吗?球球是我的孩子对吧?可是赵秦汉对他那么好,球球是不是因为赵秦汉是他的父亲?”

“我们没有睡在一起过,甚至连身体接触都很少。我很坦荡很坦然,因为我问心无愧。但是你呢?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了解我的为人对吧?你怎么会在出来之后就直接选择了陶梦然、并且和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呢?你怎么能做到这样?你难道就没有一刻想过,我是那种在你落难的时候会弃你于不顾、另攀高枝的女人吗?你难道没有想过我有苦衷吗?你怎么会选择陶梦然那样的女人?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事业吗?明明悠品还在的啊—”我说着说着,语气不禁变得激动起来。

“谁说我没有想过?我无时不刻都在想,我也从没有一刻相信你会不再爱我。小书,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们之间的感情经历了那么多次的考验,你以为就算赵秦汉告诉我你选择他而不是我,难道我会相信你是真心这么去选择吗?而你,你怎么那么不相信我?你难道真的认为我选择陶梦然是因为移情别恋吗?不,我告诉你,是因为恨,是因为我心里实在太恨,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选择接近她,然后一步步弄清楚真相。你难道真的认为,赵秦汉和陶梦然的垮台是偶然的吗?我告诉你,不是,这些都是我一步步运筹帷幄才步步演变到今天这样的,你懂吗?”他也激动了起来,大声喊道。

我被他的话说得怔住了,我说:“那天你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和赵秦汉领证了。我看到你从里面走出来,我看到你上了陶梦然的车,我不知道陶梦然对你说了什么,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上陶梦然的车。你真的认为是陶梦然救的你吗?在你出事后,我想了无数办法都没有办法救你,我去找赵秦汉,赵秦汉以让我和他领证为条件,想方设法救你出来。当然,你可以不信。因为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我都猜到了,从我突然被调查的那一刻起,我就意识到一切可能都是一个圈套,我从没怀疑过你对我的真心,我相信你一定是因为交换了什么条件才选择了赵秦汉。你知道陶梦然那天和我说什么吗?她说让我看一看我前方的斜对面那辆路虎车里是不是坐着你和赵秦汉,她告诉我你已经嫁给赵秦汉了问我想不想知道具体情况,她说你不会出来接我而且永远不可能和我一起生活了,她让我想知道原因就跟她走,所以我才上了她的车。当时我看到你了,虽然并不清晰,但是你的轮廓早就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早就记得清清楚楚。”靳言说道。

“那天你看到我了?最后陶梦然对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我不禁更加疑惑了。

“嗯,看到了,当时心里特别震撼,一开始怎么也想不通,但怎么想都不觉得你会是那种人。如果你要是想选择赵秦汉,你可能早就选择了,不会在我落难的时候那样不仁不义。后来,陶梦然带着我去餐厅,告诉我让我必须和她在一起,不然赵秦汉会想尽办法铲除我这个祸害。你知道公司的税务这方面都是受到赵秦汉管辖的,除非我已经和陶梦然好了,我们之间彻底断了可能,不然赵秦汉不会放过我的。当时我明白我已经十分被动,眼睁睁看着你就这样被别人夺走,而我素手无策。我不想妥协,我痛苦了整整三个月,因为有人三天两头找碴闹事,公司的生意一落千丈不说,还被人告上了法庭,那三个月我绝望得不行,头发全部白了。你以为我现在的黑发是真的黑吗?小书,我告诉你,当时全部花白了,我仿佛一下老了二十岁,我甚至想过去死,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失败的男人,我连自己的女人都没有保护好,我连我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事业都即将面临破产的局面。这时候我听说了你怀孕的事情,我彻底大病了一场,在医院的那段日子我想明白了许多,我明白当务之急最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积攒实力,卧薪尝胆十年不晚,所以病好了,我去找了陶梦然,我主动提出和她合作,可是我心里对她一点点欲望都没有,我承认在这个过程里她无数次勾引过我……”靳言说着说着,语气又变得平静下来。

“然后呢?”当听到这里,我原本焦灼的内心开始有些许的平静,我又继续问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