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秘密开启

我们牵着手提着大袋的水果和燕窝回到了小雪那里,一路上,靳言什么都不让提,自己一个人吃力地大包小包提着走了一路。这样的体贴与细腻,让我感觉好久违。

或许只有各自品尝过分离的苦,才分外珍惜相聚的甜,若不是经历过彻骨的分离,又哪来如今的形影不离呢。怪不得奶奶总说,人年轻的时候多受苦是好事,年轻的时候受了苦,到老了才能甜。以前我并不懂,可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明白了这些话的真正内涵。

我和靳言回到小雪家的时候,刑风已经来了。出乎意料的是,大姐也来了。靳言看到大姐的手,也是微微一愣,因为刑风在电话里并没有说大姐也在他身旁。

小雪在厨房里忙活着,我走进去帮忙,她把我推了出来,她说:“我厨房小,油烟味重,你别进来了,在外面等着吧,马上就好了。”

我走了出来,小画冲着我摇了摇头,然后走上了楼。我跟着小画上了楼,小画关上房门对我说:“大姐今天有点怪怪的,你说大姐那么聪明,她会不会早就察觉了什么?”

我心里微微一怔,怪不得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大姐见到我只是微微一笑,寒暄了几句,她平时就不是一个特别热情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多想。可是小画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感觉,她和刑风之间的气氛的确有些微微的……怪异。

“大姐和刑风来后,小雪什么反应?大姐都说了些什么?”我连忙问道。

“刑风看上去挺正常的,他会做人嘛,什么时候都面带笑容的,进来说听靳言说在这里,所以过来一起蹭饭吃,好久没吃小雪做的菜了。大姐进门后也是笑,冲着小雪和我都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小雪也尴尬,说了两句就回到厨房里去忙活去了。他们也才到不久,你们就前后脚进来的。”小画说道。

“我知道了,我们下去吧。”我微微思忖了一下,和小画又走下了楼。

我们下去的时候,靳言正在和刑风聊最近股市的事情,两个人讨论得很激烈。经济方面的东西我懂得不是很多,但是大姐和刑风在一起这么久,对股市也十分了解,所以一直在参与着热议。

小雪把一盘盘菜端出来放在桌上,招呼我们说:“大家边吃饭边聊吧,我也没做什么菜,就几个家常菜,大家随便吃一吃。”

“辛苦了,小雪。”刑风说道。

“说什么呢,都是自己人。”小雪低着头小声说了一句,回头上了楼。我注意到小雪下楼的时候扎起了头发,换了一件比较正式的衣服,手上拿着一瓶上好的红酒。

“记得你们吃饭的时候都爱喝点酒助兴,我这儿还有一瓶没开封的红酒,已经放了很多年了,你们今天尝尝吧。”小雪说道。

刑风当时的眼神微微诧异了一下,指着那瓶酒说:“这瓶酒,不还是你开业那天我送来的吗?”

小雪一下便笑了,她说:“是啊,太贵了,一直没舍得喝,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等到叮铛长大结婚那天,让他和新娘喝杯交杯酒。”

大家就都笑开了,知道小雪在开玩笑。可是大概因为我现在知道了内情,我总觉得这玩笑里有一种别样的深意。

“想那么远干嘛呢,还怕以后叮铛结婚的时候没有喝酒么?”靳言笑着说道,帮忙把红酒启开了。

真正的好酒在开瓶的那一刹那就能闻到那一缕摄人心魄的酒香,小雪给每个人都拿来了一只红酒杯,笑着说:“大家都尝尝吧,今天车就别开了,停我门口没事的。难得我们聚在一块,算算时间已经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上一次,还是去年中秋吧?”

“我不喝了,一会儿我还要去单位。”大姐微笑着说道,“你们喝吧,我喝小雪做的奶茶就好。”

“我也不喝了,最近我们在备孕呢,马上猴年了,我想你们大姐能给我生个小猴子。”刑风连忙附和道。

刑风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以他的情商,如果事先知道叮铛是他的孩子,断断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他这么一说,我们几个人皆是一愣,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小雪,小雪拿着酒杯手僵在了那里,小雪的反应让我已经十分确信,叮铛一定是刑风的孩子。可是,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这也太神奇了!

“我说过不想再生孩子了,一个孩子不是挺好吗?”大姐放下了筷子,微微蹙眉说道。

听他们的话音,似乎因为生孩子这件事有了很大的分歧。刑风见状,连忙笑着说:“我这不是开玩笑么?好了,别生气了,今天难得高兴聚在一起,对吧?小琴?”

“今天正好他们都在,我再度表明自己的立场。当初怀上晓晓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的,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以后我是不再生了的,这个你当时也是答应了。怎么现在二胎政策一出来,你就变卦了?”没想到,一向平和的大姐在这件事上格外地坚决。

大姐曾经跟我说过,她本来是从未打算过孩子的,怀上晓晓说起来也是一个意外。大姐是事业型的女人,心里装着她自己的梦想,她以前毕业选择工作的时候就和我谈过她的理想,生下晓晓已经是对家庭的妥协了。

我们在场纷纷觉得有些尴尬,刑风也没想到一向很给他面子的大姐这一次态度这么坚决,一下闹了个大白脸,有些下不来台了。

“这个事情你们夫妻关起门来自己商量吧,可别忘了今天要你们来的重要目的的是什么。”靳言见状,连忙插话道。

这时候,大姐的电话响了起来,大姐走出去接了个电话之后对我们说:“你们慢慢吃吧,我领导让我回去开会,我得先走了。小雪,中午辛苦了,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大姐说完这些之后便匆匆离开了,大姐一走,刑风就皱着眉头说:“因为二胎这个事情你姐头一次发了脾气,以前什么事情都顺着我的,就这件事死活不同意。我是想趁着晓晓还小,再生一个不是很好吗?姐弟两一起长大,多美好的事情啊,也不知道你大姐为什么就是不同意。”

我们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候,小雪悠悠地说:“是啊,叮铛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有天他爸爸能够陪他打篮球,参加他的家长会,可是……”

小雪的话一出口,小画便直接憋不住了,说道:“他爸不就近在眼前吗?你们一个有个现成的儿子,一个想要个儿子,这不是刚好吗?矛盾一下解决,没什么好烦恼的啊。”

我万万没想到小画会这样直接说出这种没脑的话来,一下像捅开了马蜂窝一般,现场所有人的脸都一下煞白。我狠狠瞪了小画一眼,大声说她:“你瞎说什么呢?”

话一旦说出口,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小雪没有想到小画会这样当众揭穿,悻悻地抬头看了我们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震撼的自然莫过于刑风了,聪明如他,自然一下就明白了小画话里的意思。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小画,喃喃问道:“你说什么?”

“我……我可什么也没说啊,你们就当我瞎说好了。”小画连忙捂住嘴,这才意识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

“好了……事到如今,一味隐瞒也没有意义,总会有捅破窗户纸的这么一天。小雪,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不如告诉我们,这情况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们大家再商量解决的办法。”靳言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索性敞亮地说开了。

刑风依然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撼中,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他看着小雪,他的声音也陡然大了几分:“小雪,怎么回事?那一晚你不是说我没有碰你吗?怎么会?怎么可能……叮铛是我的孩子?”

小雪心虚地抬头看了一眼刑风,又看了看我们,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是我自私了,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多想,我只是觉得或许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拥有你,所以拥有一个你的孩子,也不错……”

“什么?!”刑风更加震撼了,“为什么我明明记得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怎么可能会有我的孩子?小雪,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话到这里,我们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原来当初竟不是刑风主动的,那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对不起,这件事我本来打算封存在肚子里一辈子、谁也不打算告诉的。叮铛你就当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自己一个人把他带大,他和你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你为孩子负责。你们别追问下去了,我不想说,别逼我,行吗?”小雪说着说着,两行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大姐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也不知道这对话她听进去了多少,我不经意间回头,她已经呆若木鸡地站在了门口。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