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今晚的你,真美

秦洋提议大家一起摇骰子,我坦言说自己不会。让我们都意外的是,靳言居然主动拉着我的手放在骰盅上,然后柔声说:“来,我教你怎么玩。”

那一刻他的温柔,给我一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恍惚。可是,这种反常的温柔并未让我觉得感动,反而让我心生提防。

他无比耐心地教我好几遍,即便我不明原理他也并未生气,反而反复地告诉我这个游戏的奥妙在哪儿。这一幕把秦洋和沈紫嫣看得面面相觑,以为我给靳言灌了什么迷魂汤,能让他如此服服帖帖。

后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玩了几轮。他们都是高手,输家自然是我。我接连喝酒,每一次一喝就是一杯,即便是我有一点酒量,也架不住这样猛喝。七八杯接连下肚之后,我感觉头昏脑涨。

“洗手间在哪儿?”我在靳言耳边嘀咕了一句。

“我带你去。”他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在秦洋和沈紫嫣无比惊讶的目光里拉着我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酒吧里人头攒动,他自然地搂着我的腰,带着我在人群里穿梭。到了洗手间的门口,他指着女WC对我说:“你进去吧,出来的时候就在这里等我,哪儿都不要去,知道吗?”

“哦,知道了。”我晕乎乎地进了洗手间,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原地等我。

酒意朦胧中看他站在那儿,双手插兜,一身笔挺的休闲西装,发型板正,面容冷酷,扎眼得很。

这样的男人居然在这儿等着我潘如书上洗手间,我这是在做梦么?心在那一刹那有些情意萌动,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或许是忽然迷醉上他的外表,又或许是因为今晚这迷幻般的世界所赐予的缥缈,总之,一切的一切催化了我的意乱情迷,我走了过去,第一次主动投入了他的怀里,嘟囔了一句:“今晚的你,真好。”

他没有推开我,当着许多人的面,他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今晚的你,真美。”

他居然夸我美?我没有听错吧?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人夸过我美。一定是我听错了。

他没有给我再一次倾听的机会,他又拉着我原路返回到了卡座,此时,他们已经把啤酒换成了洋酒,而且桌上一口气放了四五瓶,不知道这是谁的意思。沈紫嫣和秦洋似乎很熟了,她坐在秦洋的身边从上到下打量着我,神情中闪过一丝得意。

“来,小书,我敬你一杯。”她说完,直接把我杯中的啤酒倒在盘里,给我们两都倒上了洋酒。

“好的。”我二话不说拿起酒杯,和她碰了之后,一仰而尽。

“小书,咱们几个女生一起来玩游戏吧,让他们几个男生一起。”沈紫嫣又提议道。我下意识看了看靳言,发现他正和秦洋聊得起劲,暂时也无心顾忌我。我有种感觉沈紫嫣来者不善,但是迫于情面我还是点头答应了。

另外三个女生在沈紫嫣的招呼下簇拥而至,我们几个女生疯玩起来。几轮下来,基本都是我输。洋酒的劲道让我苦不堪言,每一杯下肚,头就更晕一分。

在第七杯还是第八杯下肚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晕头转向,头直直地下坠,思维却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不听使唤地只想倒下。我拿着酒杯摇摇晃晃,沈紫嫣冲着我喊道:“小书你喝啊,赶紧的,喝完了继续。”

不胜酒力却好强的我不想就这样被人看扁,于是我勉强拿起那杯酒放在嘴边,但是却怎么都喝不下去。这时候,靳言一下走过来从我手里抢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紧接着就发了脾气:“你们居然敢灌她酒?”

“没有没有,我们玩游戏呢。”沈紫嫣慌忙解释。

“是玩游戏还是耍猴,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靳言一边用手揽住我的腰不让我下滑,一边生气地对沈紫嫣说道。

沈紫嫣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噌”地站了起来对靳言说:“靳言你现在是为了别人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吗?你过去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虚伪的是吗?”

“不要再和我提什么过去!你自己干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沈紫嫣我告诉你!你要是还想在这个圈子里混,就给我低调一点!你要是再惹毛我,你知道我性格的!”此时我已经完全支撑不住想倒下了,靳言干脆直接用力搂着我的腰,边紧紧搂住,边对沈紫嫣吼道。

沈紫嫣哭了,梨花带雨地望着靳言哽咽着说:“我知道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靳言你原谅我好吗?”

沈紫嫣说完,哭着蹲了下去,似乎十分难过。我不知道他们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听他们的聊天,总感觉他们之间似乎有过一段难忘的交集。因为当沈紫嫣哭着求靳言原谅的这一刻,我明显感觉到靳言手臂上的力量松动了几分。

“我的字典里没有原谅两个字!当初你敢做,就应该想到后果!”靳言说完,直接了当地把我扛在肩上就走,似乎我不过是一样微不足道的物品。

他走得很快,我被他晃得七荤八素,我大喊着让他把我放下来,但是他完全没有理会。他直接把我扛出了酒吧,阿杰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口,他一把把我放下来,刚放下我便连忙奔到垃圾桶旁,“哗啦”吐了个天翻地覆。

吐完终于觉得胃里轻松了许多,他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并未看我,而是抬头望着天空。我回头见他如此的神情,心头一凉,心顿时凛冽了几分,今晚因他独特的温柔所催化出来的那点爱意,顿时又被我如数封藏。这样也好,本来我们之间就并非爱情。

“好点没有?”他扭头问我,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多少温度。

我点了点头。

他头甩了甩,示意我上车。我本能地退却,我说:“这么晚了,我还是回家吧。”

“你再说一遍!”他真生气来,鼻翼两边又微微的颤动着。

“我说我回家!你当我是什么人?你把我当什么?发泄的工具吗?”那一刻,我大声喊了出来。酒仗怂人胆,我真的豁出去了。

他的目光变得无比地渗人,那一刻仿佛他内心的魔鬼被放出来一般,他直接拉着我的手一把甩到了车内。车门紧闭,他让开车的阿杰把门全部锁紧,车窗全部紧闭。然后,他直接掀开我的裙子,一把扯开了我的丝袜!

那一刻,我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

“不要!”我惊悚地望着他,我发现此刻他的双眼里全然没有了人性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原始的兽性所催发出来的欲望的腾升。

他已经完全不理会我说什么了,他整个人扑过来搂住了我,企图解开我背部的拉链,我发疯似地想要逃走,内心汹涌起巨大的恐惧与不安。然而,我无论我如何用力都是徒劳,我逃脱不了这个密闭的车厢。他狠狠把我拖到身下,架住我的双腿,把我的两条腿扛在了肩上,就这样挺身而入……

无尽的羞辱滚滚而来。他一次次凶残的撞击让我有种仿佛即将被毁灭的破碎感,我感觉心一次次地裂开后又徐徐闭拢,然后再裂开,再紧闭,周而复始无穷无尽,车窗外来来回回的人此刻都化作了幻影,前座始终目视前方对一切充耳不闻的阿杰也如同空气,在这逼仄的空间里,靳言发狠地抵住我,用尽全力与我周旋到底……我在最后昏阙的那一刻大喊了一声:“靳-言-你-他-妈-是-个-混-蛋!”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