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冰山美人”

后来,刑风来的次数多了,和我们班上的男生也熟悉了起来,偶尔有时间竟和我们班上几个热爱体育的男生一同去懆场上打篮球,他笑言自己要通过我来弥补一点没读过S一中的遗憾。我感受得出来,当他穿上球衣和这帮血气方刚的男生在懆场上挥洒着汗水时,他真的一瞬间年轻了许多,身上那种常年经商的老成气息完全褪去,我偶尔站在窗户上望着篮球场,看到的都是他矫健的背影。

他和我同桌赵秦汉两个人配合得很好。我一直不明白老师为什么把我安排在赵秦汉的身边,直到第一次期中考试后,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男生考了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让我刮目相看的同时,才明白了把我安排在他身边的真正用意。这么一想,刑风为了让我成功,真是煞费苦心,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周全。

赵秦汉是南方人少有的大个子,年纪轻轻身高就有1米82左右,他面色黝黑,眼带桃花,一口白牙,嘴唇很厚,整体长相偏粗狂,和他的名字一样颇有男人气概,为人也特别仗义。

我刚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他尝试过几次和我搭讪,都被我淡淡回绝了。因为深知自己身份的特殊,我在班级里寡言少语,独来独往,每天的生活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根本没有在乎过与同学们的同窗情谊。在我眼里,我不过是这个班级里的过客,而这个班级是我跨入大学的跳板,如此而已。

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像是体育健将的男生,他的综合成绩会如此之好,这真是令我咋舌。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班级里让他当班长,为什么各科老师总是很喜欢点名让他发言,为什么女生们见到他就躲十分羞怯,为什么男生总是喜欢围着他听他高谈阔论。其实我挺反感他的高调,但是这次考试之后,这种反感变成了一种由衷的佩服。

德智体全方位发展的全才,在哪一个学校都会是一颗璀璨的星辰吧!赵秦汉的身上依稀有着某个人的影子,总让我恍惚想起那个已经被我用力挤压在心底深处的人。他们身上有着相同的、亦正亦邪的气质,他们都是那种看上去不怎么努力、却总能交上满意答卷、轻松企及梦想的那种人。命运对他们,似乎格外地优待。

这一次考试,我的成绩进入了全年级五十名左右,不算太好,但是和我从前相比,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班主任刘老师特地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里,和颜悦色地和我谈了一番,意思让我好好加强地理和政治两门学科,因为这两门学科才拉大了排名的距离,并告诉我我现在的成绩差不多能够达到二本线,这离刑风的要求还很远。

和刘老师谈完后,我有点沮丧地回到了教室里。晚自习时间,教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的书桌上都堆着高高的书本,连平时最贪玩最不上心的学生都装模作样地认真看书。那即将揭晓的未来,那不久的将来决定着人生命运的高考,沉甸甸地压在每一个人的心上,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只有赵秦汉……竟然在看武侠小说。

我悻悻地回到了座位上,教室里有些闷热,让我的心情有些莫名地烦躁。赵秦汉用手臂轻轻捅了捅我,丢给我一个纸条:“别灰心,以后不懂的可以问我。”

我淡淡扫了他一眼,出于礼貌,勉强微微一笑。

“你终于笑了。”因为不能说话,他只能把话写在笔记本上,写一行字撕一小块,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我。

我从这句话里感受到了一些微妙,虽从不关注班级里的八卦,但也多少有所耳闻,女同学经常在洗手间里议论着赵秦汉的花心,似乎他高中三年已经三段恋情告吹了,频率几乎是一年一段,而且所谈的对象都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我想到这里,顿时有些排斥,收起了嘴角的笑意,竖起课本,努力开始记英语单词。

他见我并不理会他,自己闷闷无趣了一会儿之后,又给我递过来一本《新概念英语》,小声地说:“你可以看看这个,能迅速提升你的英语水平。”

班级里本身很安静,他这么一说话,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我一时间尴尬不已,悻悻接了过来,放在了一摞课本的最上面,想说一句“谢谢”,却还是开不了口,于是只能作罢。

其实这本书我有,我房间里已经有无数考试秘籍和与学习相关的书了,有些是各科老师要求买的,有些是刑风看网上推荐说好的,一股脑全给我寄了过来。

晚自习过后,我匆匆离开了教师。当我走出校门口正准备回家的时候,赵秦汉突然从背后追了过来,大声喊我:“潘如书,你等一下。”

我愕然回头,冷冷问道:“有事吗?”

他站在我面前,个子比我高了大半个头,脸上还带着微微的汗,他说:“你别误会,是你哥告诉我让我多帮助你,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对你解释一下。”

“噢……”我淡淡地应了一句,想想觉得不妥,又说:“以后如果我有不懂的地方,希望多指教。”

“谈不上指教,互相进步吧。你的作文写得很有深度,怪不得被老师当做范文。我语文功底不是很好,还希望以后你多指教。”路灯下,他一脸谦逊地望着我,语气十分诚恳而谨慎,似乎生怕唐突了我。

几时起,我成为了别人眼里不敢唐突的对象了?我的心砰砰地跳起来,为这种从未有过的际遇愕然又惊吓。

我的沉默让他以为我又变得淡漠,于是他擦了一把汗,连忙说:“我知道你回家还有继续补习功课,我不打扰你了。不管怎么样,希望你别多想就好。”

“好的。”

我丢下两个字之后,疾步离开原地,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房间后,我的心还砰砰直跳,倒不是因为赵秦汉,而是我脑海里不自觉地会想起他。

我在想当年他在高中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小心翼翼地和刑雨说话,是不是也是这样站在刑雨面前,雄姿英发壮志昂扬?如果时光能够倒退,如果我能够有幸和他在同一所学校里学习,我会不会以仰望的姿态注视着这个我根本无法企及的少年?

该有多遗憾啊……没有在最好的青春里遇见他,没有以最好的姿态爱上他,没能和他一起成长一起见证青春。而这种遗憾,这一生都无法弥补吧?我们之间那一段飘飘忽忽、惊心动魄还承受着巨大代价的爱情,算是青春里该有的疼痛吗?回头再看,或许那并不叫青春吧,始于真情,止于现实,与青春本该有的纯美差距甚远。

不能想,一想鼻子就泛酸,多少次和刑风打电话的时候差点儿脱口而出,问出一句“他好不好”,但我不能。我不用沉浸于儿女情长,而辜负了刑风对我的期许。

我强迫自己从这短暂的分神中集中起精力,捧起教科书里翻了一页又一页,完成今日间距的学习任务后倒头大睡。

这一次之后,偶有我在数学或者地理试题上遇到难题时,会主动请教赵秦汉,他也会耐心地给我讲解,帮助我记忆一些生涩难懂的考点,告诉我他的独到记忆方法。

他帮助我的时候十分尽心,这让我特别感激。他告诉我他已经和刑风成为哥们,以后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绝对帮我。我常常淡然以对,除了学习,我和赵秦汉之间沟壑分明。尽管如此,班级里还是流言蜚语频传,也有好事的女同学会找机会凑到我身边拼命问我“赵秦汉是不是喜欢你”,对这些流言,我的反应都十分淡漠。

转眼一个学期就这样紧锣密鼓地过去了,日复一日的学习生涯让我的心不断沉淀,静下心来学习的感觉也让我的心境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宁静。从夏天到冬天,从满目苍翠到一片枯黄,我也完成了我的学业进阶。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上,我终于挤进了全年级前二十,这个巨大的进步让刑风十分惊喜,也让我自己莫名地想哭。

原来人不逼自己一把,还真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全年级前二十,这在以前我根本想都不敢想。可是如今,我真的做到了。在S市这家数一数二的高中,全年级前二十的成绩让我离Z大学更近了一步。

不过我明白,现在还不是可以骄傲的时候,我还有很多的知识点没有记牢,还有很多概念没有完全理解。

又一个春节将至,刑风让我休息三天,我没有答应。我怕一休息,心就空下来。心一空,就会想起许多过去。

刑风的公司放假了,他特地来S市里陪我过年。我问他为什么不和苏畅一起过,他笑了笑,他说我更重要。这让我感觉特别暖心。

刑风来到S市之后,几乎天天和赵秦汉在一起打球。生肖同为马、却整整相差了十二岁的两个人脾气相投,在球场上配合默契,竟成为了“忘年交”。刑风体恤我学习的刻苦,常常把正在复习的我拉到球场上看他们打球,他并不知道我坐在看台上,恍惚间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我还是想他,还是无法忘记他。那深深植根于心的思念,常常让我悲戚。春节了,他会回国吗?和她一起吗?他……还会想我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