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女

“安蒿冉?是她?她又来找事?”阮琪听后有些愤愤的说道,“那之后呢?没什么事吧?”

“没事,她本来是说不过我了,然后想扇我一巴掌,可惜,我看穿了她的阴谋啊。其实我当初应该更用力一点的,我才仅仅把她手腕捏红了而已。”白瑶想了想感觉还是自己亏了的反正轻重都要写检讨,应该再下手重点的。

阮琪听到白瑶这么说就完全放下心来了,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十年毕竟太过于长了,还是当场有仇报仇的令人心里舒爽啊。

“白瑶姐,要不我今天去你家睡觉吧,怎么样?”白瑶还在心中懊悔内时候所用的力气太轻了的时候突然听到阮琪如此说不由得有些疑惑,“干嘛啊?不是才住过么?”

白瑶疑惑的盯着阮琪,阮琪这才慢吞吞的说道,“内个安蒿冉和白浅不是好朋友么,白瑶姐,我担心今天晚上伯父…或者你去我家睡也行啊,白瑶姐你都好久没去我家了。”

白瑶看着阮琪有些感动,又有些无奈,“那又怎么样,做都做了。即使时间逆回去我还是会那么做,而且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放下吧,没事的。”说完对着阮琪眨了眨眼睛示意她放轻松。

“可是…”

“没什么可可是的了,现在的我就算做的再过分我的好父亲也不会太过说什么的,投资这么多年了。就差这临门一脚,半途而废?他可不会这么做的。”

白瑶显然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于是打断了阮琪接下来还想说的话,“好了好了,你想问的都问完了,也让我睡一会好么。乖,别吵了,总共也没多久的路了。”说完白瑶便闭上了眼睛。

阮琪见此也只好闭上了嘴巴,默默的玩起手机来,她的白瑶姐今天也应该很累了吧,还是让她好好歇歇吧。

“白小姐,到了。”

白瑶听到马叔的声音立刻坐了起来,“谢谢您啦马叔,我先下车了。”

“不用谢不用谢,小姐们不嫌弃我这个老司机就好的,白小姐再见。”马叔也听到了刚刚白瑶和阮琪的对话知道今天白瑶的状态可能不太好,笨拙的安慰道,“白小姐,您有什么事也别逗自己扛着,说出来也好的,总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

白瑶听到马叔如此说也有些哭笑不得,其实她刚刚睡了一觉之后已经感觉基本没什么事情了的,不过还是很感动于别人的安慰,“谢谢您的,我知道了。小琪,明天见,拜拜~马叔您也慢点开的。”

“好好,白小姐明天见。”

“白瑶姐拜拜~”

白瑶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别墅,果然,刚进到别墅就听见。“孽女!你还有脸回来?”白瑶抬头正好对上白贺内双愤怒的眼睛,“你还有脸看我?看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好事!”

“我今天做了挺多事的,不知道父亲您说的是哪件事呢?”白瑶有些嘲弄的看着她所谓的父亲,这就是她的好父亲?虽说一早就猜到了结果可是真正来临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啊,他是在怪她擅自惹事了?如果她今天吃下了内个巴掌,怕是她的父亲还得去问问打人的人手打的痛不痛吧。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