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我又怎么你了

“你过来就知道了,快点儿,我知道你已经下班了。”她兴奋地说完,随即挂了电话。

于是,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去了夜市,找到了那家我们常去的烧烤小店。我以为小画这么晚肯定是和她平时要好的那几个女同学在一起,没想到等我进去后才发现并非如此。桌上坐着的人,除了小画和许颂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居然是我认识的人——张誉。

“潘如书,好久不见。”他站了起来,笑意盈盈地望着我,昔日脸上的青春痘已然不见,不过脸上依稀能够看见浅浅的痘印。

“好久不见……”我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身上还穿着服务员的制服没来得及换,这样的情况下见面真是让人尴尬。

张誉是我的高中校友,同时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我妹妹的风采先吸引、反而对我有所青睐并展开追求的男生。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封也是唯一一封情书,便是他所写。在那一年里,这个满脸痘痘的男生虽然貌不惊人,但却给我平淡无奇的高中生涯增添了一抹亮色。

“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我和你妹妹一个学校,你呢?你在哪里读书?看你穿着工作服,是在哪里兼职工作是吗?”张誉显得十分欣喜,说话的语速出奇地快,语气有些紧张和局促。

我讪讪一笑:“我已经不读书了,现在在这边工作。”

“噢……”我能感觉到那一刹那他眼神里的失落,不过随即他又笑了,他说:“那也挺好,都说社会是最好的大学。”

小画和许颂坐在了同一侧,只有张誉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我于是硬着头皮坐在了张誉的旁边。抬起头,刚好看到许颂一脸温和的笑意。出于礼貌,于是我也笑了一笑。

“你们认识啊?”小画瞧出了端倪,问我们道。

我和许颂同时摇了摇头,不过许颂又细细地打量了我一下,他说:“除了那次在包厢里,我应该还在其他地方见过你,我觉得你好面熟。”

我点了点头,我说:“嗯,有几次我去你们学校的图书馆看书,和你碰到过几次。”

许颂顿时恍然大悟地说:“对对,我记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没想到你是小画的姐姐,可是你们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不是亲姐姐啦,我有三个堂姐,名字分别叫做潘如琴、潘如棋、潘如书,我们四姐妹刚好凑成琴棋书画四个字。”小画连忙解释道。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小画这么回答,我心里还是酸涩无比。或许真是我做服务员的身份太卑微了吧?所以每一次提起我小画才如此遮遮掩掩。

我和小画其实是双胞胎,只是我们长得并不相像。潘如琴和潘如棋是我们大伯家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们只比我们大两岁,奇怪的是她们长得也并不相像。对比起来,反而和我大姐潘如琴更神似更像姐妹,因此大姐和我的关系也是最为亲密的。

“可是我记得你们两不是……”张誉狐疑地问起,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画急急打断:“是啊,那时候学校老师也不太清楚我和我姐的关系,以为我们像我两个堂姐一样是双胞胎呢,其实我们不是的。”

“你们长得一点儿都不像,怎么会被误认为是双胞胎?”许颂顿时笑了起来,好奇地问道。

“就是啊,我们从小感情好,所以也就不去解释,大家也就一直这么误会了。”小画连忙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对我眨了下眼睛。

我笑了笑,既不想反驳她的话,更不想迎合。我知道自从进入大学起,我的妹妹渐渐变了,虽然从小她的虚荣心就比较强,但是那时候的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拿自己的身世瞎编。

我们所点的烧烤已经都端上来了,大家于是各自拿着烤串吃了起来。再次与我相遇,似乎让张誉十分欣喜,他不停地问我近况,也同时分享他在学校的一些趣事。我淡淡地迎合着,心里却一直留心着小画与许颂的谈话,越听心里越担忧。

小画变得好快,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可爱的丫头了。可是,面对她这样的变化,我这个做姐姐的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我并不想看到的路上越走越远,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拿出自己大半个月的薪水来辛苦维持她的日常开销。

吃完烧烤后,许颂邀请大家去看电影,我太累并不想去。小画于是命令张誉把我送回家去,我知道小画的意思,我笑着婉拒,但是张誉还是跟着来了。因为路程并不远,所以我们步行走回去。

路上,张誉问我:“那时候给你的信你收到了吗?”

我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回我?”他诧异地问道。

“我觉得那时候我们年纪太小,还不懂什么是感情。”我说。

“那现在呢?”他又问道,眼里散发出希冀的光芒。

“现在……我想我们更不适合了吧。”我说。

“为什么?”

“因为我们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到家了,张誉,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说完,大步朝前走去。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好思绪,赫然就看到了停在我家楼下的那一辆橙色超跑!

我拔腿就跑,张誉完全没料到发生了什么,拼命追了过来拉住我说:“如书,我刚才已经想过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真的!你好好考虑考虑!”

“张誉你先回家!有事我们改天再说!”我边用力挣脱张誉的手,也无暇和他解释什么,只是条件反射地拼命往前奔跑,仿佛后面跟着的是一匹凶残的狼。

突然,两座大山挡在了前面!我抬头定睛一看!原来是阿松阿杰两兄弟。这一下,跑也是白费力了,我索性站定了脚步,傻傻地对这两个“机器人”讪讪地笑了笑。

“007!”一声山洪般的怒吼在身后响起,我头皮一阵发麻。

“靳少你怎么在这里?”张誉诧异地问道,他大概怎么也没料到,靳言这样的人会和我有所关联。

“张誉!两分钟内从这里消失,我可以什么都不和你计较!”靳言才不理会张誉的好奇,直直命令道。

“可是为什么?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靳少不会和如书有什么过节吧?”张誉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两,他以为是我做了什么惹怒了靳言。

“你走不走?!”靳言压根就不想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张誉,你先走吧,具体的改天再和你解释,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放心!”我小声对张誉嘀咕道。

“我得弄明白是什么原因再走,如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想到张誉完全是死脑筋,他完全不听听劝。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我真生起气来,可不管你是不是我的校友。”靳言双手插兜,嚣张地对张誉说道。

我连忙拉了拉张誉的衣袖,再次恳求道:“张誉你走吧,靳言有事找我谈而已,你在这儿不太方便。”

就在我拉张誉衣袖的那一瞬间,靳言像突然着火了一样冲过来直接拽起我的手狠狠地把我甩到了他的身后,我踉跄不稳几乎摔倒。正在我凌乱之际,我听到靳言对着阿松阿杰吼道:“还愣着干嘛?带她上车!”

好吧!还是惯用的招数!他以为自己这样很帅是嘛?!

我又一次被这流氓所掳走,留下张誉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