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烈焰青春

何诗盈在公司似乎并不怎么得人心,所以其他同事虽然探出头来看热闹,但大多数都是在门口观望,大家既想看看热闹,又都想明哲保身不愿意淌这趟浑水,一时竟没有人来帮她说一句话。

何诗盈完全被小雪给逼得无话可说,但又不想就这么输了阵势,于是红着脸一跺脚,声音尖利地说道:“我不想和你们这种没素质的人吵架!潘如书,如果我再听到你朋友发出的笑声,明天我会直接通知人事部扣你的工资作为罚款!”

说完,她推开自己的房门飞快地走进去了。小雪首战告捷,正意犹未尽呢,她用力踹了何诗盈的房门一脚,然后喊道:“别仗着你有刑总撑腰,就罚款罚款的!有种你去罚啊!我看刑总是帮你说话还是帮我们小书说话!”

“好了,小雪,别说了,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我连忙把小雪拉进了房门,小雪还觉得没有过瘾,又装模作样地故意大声“呸”了一句,然后故意说:“真把自己当人看了还!她他妈以为她是谁!”

“小雪太霸气了!在下深感佩服!”小画戏言道,拱了拱手,做出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

小雪大笑起来,一时豪放本色尽显。我见她们两继续毫无顾忌地笑得前仰后合,顿时无奈至极,只能任由着她们瞎胡闹,反正我也管不了。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件小小的插曲很快在公司上下广为传播,大家明里不敢多说什么,背地里却纷纷议论着这件事。因为我刚刚来到公司十分面生,那天晚上光线昏暗他们也没有看清骂人的人究竟是谁,于是大家纷纷以为是我冲着何诗盈挑衅,有好几个同事在没人的时候和我套近乎,虽然没有明着说出来,但是话里的意思都是夸我骂得好。

我原本就知道何诗盈在这个公司里因为过于骄横得罪了不少人,但没想到她如此地不得人心。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居然所有人都拍手称快,认为我干得漂亮。就这样,托小雪的福,原本在公司不显山不露水的我一下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只是大家纷纷叫好之余,都开始产生了对我的好奇。

一是像我这样看起来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女生怎么可能骂起人来那么泼辣,二是我不过是公司刚来的一个小前台而已,怎么能够被刑总厚待,给我只有主管级以上员工才能享受的单身公寓。

面对大家的疑问,我只是淡淡一笑而过,根本不作任何争辩。但是这件事之后,我能够明显感觉到大家对我态度上的亲热,尤其是梁晓静,每天上班都会殷勤地把她带来的早餐分我一半,见我不怎么会用办公软件,还格外耐心地教我,只是边教我的同时边试探着我的底细。

我并没有告诉刑风,但是这件事不知道为何传到了刑风的耳朵里。一天下班后,他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听说你把我秘书骂了,我倒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个能力。”他坐在他那张大办公桌前,边问我边微微摇晃着转移,手上拿着的钢笔不停地转来转去,他这副样子看上去并不严肃,似乎并未生气。

“不是我,那天小雪在我宿舍里住,是她和何秘书发生了争执。”我说。

“怪不得,”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说:“我就说呢,你应该没有那么彪悍,听说把我们娇滴滴的何秘书都骂哭了。”

“是啊,你心疼啊?”我下意识蹦出了这句话,蹦出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句话并不妥。他毕竟是我的顶级上司,我怎么可以这样问呢?

他下意识看了我一眼,他说:“当然心疼了。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也没做错什么事,被你们给骂的精神恍惚,连递给我的合同都拿错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追究下你们的责任?”

“那您想怎么处罚我们?”我不禁问道。

“这样好了,晚上去本色唱歌,你和小雪作陪吧。”他说完,站了起来,把领带松了松,又问我:“你觉得如何?”

“啊?”我不禁愣了。自从离开了本色娱乐会所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去过那里了。

“会有你想见的人出现的。不想去看看?”他见我错愕,故意逗弄我。

“呃……”

“等我吧,我进去里面换身休闲的衣服。”他说完,转身推开办公室后面的门,我才发现他办公室后面竟然有个试衣间,还真是讲究。

大概十分钟后,他从里面走了出来,此时终于不再是那一副西装笔挺的打扮,而是休闲衬衫配着黑色九分裤,脚上的鞋子也换成了休闲皮鞋,看上去整个人一下轻松了许多,也年轻了许多。

“我帅还是靳言帅?”他边摆弄着头发,边不经意地问我。那副样子,哪有半点儿老总的样子。

“你太老了。”我很不客气地回答道。

“你啊,和靳言一个德性。”他倒是并不生气,反而一副疼爱的语气,他说:“待会儿见到他,想好说什么了没?”

“我想要么我还是不去了,万一沈紫嫣也在场呢。”我说。

“那你就装成我女人咯!反正我现在也单身,你觉得呢?”他笑道,又故意激我:“怎么,不敢去?怕怯场?”

“没有,就是怕自己受不了。”我老实地回答道,不禁又想起那一日在地下停车场的情景。

我并不害怕沈紫嫣,我只是害怕当我们三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靳言的刻意疏远和有意撇清。那于我而言,才是莫大的痛苦。

“受不了就不要选择开始,选择开始了就必须承受。你一早不就知道注定是这个结局吗?”刑风说完,拎起公文包,示意我一起下楼。

出门的时候我们刚好撞上了提着一大袋东西、慌慌张张进门的何诗盈,她看到刑风顿时脸上一脸的惊慌与失望:“刑总,您不加班了吗?”

“今天晚上不加班了。你不是下班了,怎么又过来了?”刑风笑着问道,从他的表情里看不出来他对何诗盈究竟是怎样的态度。

“噢……我怕您饿了,所以我特地去买了外卖呢。”何诗盈尽管努力保持微笑,但我依然能够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无尽的失望。

我想,此刻站在旁边的我太煞风景了。

“是吗?带了什么?我的确饿了。小书,不如我们吃了再去?”刑风顿时来了兴致,从何诗盈手里把食盒接了过来,随意放在了一张办公桌上,把食盒一一打开了。

食盒看上去十分精致,但里面的菜色显得十分家常,看上去不像是饭店厨师的手艺,倒像是何诗盈自己的心意。看样子,她为了得到刑风的青睐,实在是煞费苦心。也难怪,一位英俊又多金的未婚男总裁,有几个姑娘会不动心呢?

“看上去还不错。不过,何秘书这是你自己的厨艺吧?”刑风也一眼看出来了。

何诗盈顿时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怕外面买的不干净,所……所以……”

“谢谢你,让你费心了。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费了,小书,我们一起吃吧。”刑风说完,递给我一双筷子。

“何秘书你晚餐应该吃过了吧?都这个点了,那我和小书就不客气了。”刑风说完,又催促我:“小书你愣着干嘛,别辜负了何秘书的一番心意。”

我于是硬着头皮吃了起来,何诗盈哑口无言地站在一边,愣愣地看着我们飞快地吃完了食盒中所有的饭菜。我想她心里一定无比地恨我,她一定是希望能够用自己亲手做的菜肴来笼络刑风的心,没想到自己没能和刑风共度晚餐不说,而且还被我插了一脚!

“真不错,没想到何秘书不仅人漂亮,还做得一手好菜。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和小书还有事情要谈。何秘书你先回宿舍吧!”刑风用纸巾擦了擦嘴巴,随即对我说道。

我偷偷瞄了何诗盈一眼,只见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刑风此时已经提着公文包出了门,我一见他溜了,连忙快速跟了上去。

等坐到了车里,我再也忍不住地问他:“刚才你明明知道何秘书没有吃饭,为什么却让我和你一起吃?”

此时,他已经面色如常,他一边平稳地开着车一边说:“如果我给不了一个女人结果,那么我也同样不会给她一点希望。”

我心中一凛,像是突然领悟到了什么,又仿佛依然无尽迷茫。刑风像是一个与靳言截然相反的对立面,他的稳重与靳言的不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我不清楚这是因为性格的差距还是因为阅历深浅的缘故。

十年后的靳言,会成为今天的刑风吗?又或者,他永远只会是靳言?即便十年后靳言成为了刑风,那时候我会在哪里?

“曾经的你,是否也是靳言现在的样子?”想到这里,我不禁问刑风。

“每个人都有过烈焰一般的青春。所以,在可以燃烧的时候,一定要肆意燃烧一般。没有被火烧过,又怎么可能涅槃重生呢?”刑风的话里透着无限的感慨。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