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追溯

第199章追溯

“啊,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听的,绝对不会让你的发言白费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听,争取把它完全刻印在我的脑子里

,好了,这下你放心了吧,快,快放开你的手呀,真的好痛哦。”在我声泪下的保证之后,他终于撤开了手,我急忙揉了揉我的耳朵。

“你看起来这么聪明,怎么脑袋瓜子这么笨呢?好好的听啊,我现在要开始了!”

“嗯嗯!您讲!”我正襟危坐,挺直了脊梁,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在学校里要认真听老师讲课的乖宝宝样子。

“要说这件事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要说我们见面的地点十分的不好,我们是在监狱里见面的。”乔昊辰完全开启了回忆模SHI 。

“监狱?你们是在监狱里见面的?”十几年前裴曜竣是为什么进监狱我还是知道的,可是让我搞不清楚了,是他怎么也进监狱里了呢?乔昊辰虽然有的时候经常欺负我,可是,他其实也算是一个好人,心肠还是很好的。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起在外面逛街的时候,他要看到那种跪在地上乞讨玩杂耍的小孩子都会停下脚步,把自己上的钱全都掏给他们,而且还会给他们买一些好吃的。

有的时候我也会劝他,这些人肯定是同一个组织的,旁边的店家也会告诉他说这群人天天都在这里,每天都收入不菲,何必去当这个冤大头可是他却不听。

而且乔昊辰他不止一次地帮助过我,帮助我解除了危难,在我到Ke人恶意戏到时候他如果见的话,一定会挺而出。

“你那是什么眼神?怎么我进过监狱,所以你就看不起我吗?”

“不,不,我只是在想到底是什么事把你逼到如此地步?”

“呵,什么事?”乔昊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轻飘飘的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毒品!”

“毒品?”原来如此。我记得在那个时候,我们所在的城市毒品交易异常的猖獗,到都是贩毒吸毒的人。可是后来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什么,毒品交易一下子就会偃旗息鼓了。

“对,毒品。当然还有我自己的原因,都怪我自己眼瞎相信错了人。”乔昊辰呼噜了一把自己的脑袋。

“我很早就知道我的向,我与其他人不一样,我喜的是同。那个时候,当我知道这几个方面的倾向之后,我心里十分的害怕,但是我不能告诉别人,我害怕别人知道我与他们都不同,我害怕别人看我是那种异样的目光,所以我尽力的忍耐着,当然是不住火这件事终于还是被人知道了,而那个知道我这个秘密的人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知道我这个秘密之后就以此威胁,威胁我帮助他贩卖毒品。”

“在知道他的要求之后,我犹豫了两天,我就答应了一方面是我担心他把我的秘密捅出去,另一方面是我真的喜他,他是我的,我告诉他说我可以帮他做这件事的时候,要求他和我在一起。结果他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我那时候该是有多天真呀,然会认为他会和我在一起。可是我还是就这么相信了,相信了他的口谎言,为了他我铤而走险,结果没有想到,他为了自己,然把我给出卖了。”

“后来,我就被关到了监狱。自从被关到监狱里之后,我就彻底地心灰意冷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里长大,长对我们都特别的好,我也是非常的幸运,能到那么好的长,要不然的话,我可能就和那些在街上乞讨的小孩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有的时候到那些其他的小孩子都会面露怜悯,都会不顾劝阻地去帮助那些小孩。

“后来,裴曜竣就进来了,他当时进来的时候罪名比较大,整个人晕沉沉的一天天就知道吊着一张脸,很多人都看不惯他。那个时候谁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对他也没有过多在意,当然,除了他那张出的脸。”

“啊,他那个时候长得有那么帅吗?”

“你自己去想象呀!那到时候监狱里面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歪瓜劣枣啊,我这种整天被丑陋的脸污染的眼睛,好不容易看到新鲜的人,当然不能放过,所以对于他来说,我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额,好吧,在那种环境之下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个世界还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呀,长得好看的人看来不管到哪里都是比较吃香的。

“不过那时候的他不太招人喜,一天天地特别拽谁都不理,从不和人说话,浑散发着一种生人莫近的气息。你知道的,在监狱那种地方,你越是拽越容易受到衅。没过多久,就有一群人商量着要揍他。而这个消息恰好被LU过的我听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他可怜,而且也不像是那种罪大恶极的人,所以就有意无意地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他,其实我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度,谁想到他然那么厉害,然以一敌众把那些人全部都了个屁滚尿水,从此以后,他就成了我们那一片监狱里的老大,谁也都不敢再欺负他,括我,也受到了众多人的拥。”

“现在想想我那个时候还真是运气好,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主意然能够保我,从此以后平平安安,我也算是幸运了。”

“自那以后,我和他的关系也就愈加亲密了起来,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完全断了那方面的心SI了,就是再找一个的心SI。可是在和他一起呆的时间长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他上就是有那么一股力量吸众人,他的魅力非常大,边的人都愿意和他在一起。”

“所以时间长了之后,我就向他表明了心迹,你也知道在监狱那种地方,根本就见不到任何的人,他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需求的吧!所以我就他呀,当然他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我是谁呀?而且在那种环境长期的压抑的况之下,他终于被我影响了,当然我知道其实他和我根本就不是一LU人。”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