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一巴掌

许颂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过来,他诧异地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手里捧着两块蛋糕,于是尴尬一笑说:“屋里太热了,我陪小画站阳台上静静。”

“这两块蛋糕给你们吃吧,要不然一会儿都被抢光了。”我把蛋糕递了过去,许颂再次笑了笑,然后接住了。

我也笑了笑,转身朝屋里走去。没走两步,突然身后传来小画一声大喝:“潘如书!”

我愕然回头,她急速从许颂手里抢过蛋糕,“啪”一下砸在了我的脸上。由于我完全没有想到,躲闪已经来不及,整块巧克力蛋糕黑糊糊地全部黏在了我的脸上,那种尴尬与窘迫可想而知。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你也犯不着来我面前得瑟!”小画冷冷地说道。

大家一窝蜂全围了过来,我被砸懵了,奶油滴在我的衣服上,我的嘴唇上还残留巧克力蛋糕的甜味。不知道是谁拿来纸巾,很快我脸上的奶油就被人清理掉了,我睁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情景。

我白色衬衫上都是成片成片咖啡色的奶油,我头发上还残留着不少。刑风把我护在他的身后,冷冷地说:“潘如画,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算什么?不过是我姐的相好而已!说得那么好听!我奉劝那位美女,你可别被他们骗了!他们很早就认识了!刑风还去过我家!”小画振振有词地说道。

此时,我身上一片残留的巧克力奶油落在了地上,我听到小画所说的那些话,忍无可忍地从刑风身后走了出去,我走到了小画的面前,扬起手十分快速地打了她一个重重的耳光。

这是从小到大,我第一次教训她,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这一巴掌,是作为姐姐给你的教训!也代表从此我和你两清,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冷冷地说道,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小画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却被刑风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到了小腹,小画疼得一下松开了手,蹲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今晚,我们都颜面无存。我如此,她亦如此。

刑风大力拽了我一把,把我甩在了他的身后,他指着小画说:“我从来不打女人,但前提是这个女人够识趣。我再和你强调最后一次,如果你敢再对小书出言不逊一次,你看看我会怎么对你。”

“你怎么能对小画这样?”许颂一下脸胀得通红,冲过来准备和刑风理论。他是个读书人,从没没和人红过脸,面对这样的情况,既想为女友撑腰,却又有些不知所措。

“是她对小书无理在先,我对事不对人。小书,我们走!”刑风懒得再和他理论下去,直接拉着我的手,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现场。

大家“哗”地给我们让了道,刑风拉着我就走,苏畅紧跟在我们身后,我们一前一后下了楼。直到了楼底下,刑风这才关切地问我:“小书,你没事吧?”

“没事。今晚谢谢哥和嫂子为我撑腰。”这是我第一次称呼苏畅“嫂子”,因为她的脸色一直非常不好。今晚我很感激她出头,所以这一声“嫂子”我叫得也心甘情愿。

“客气了。”苏畅的脸色这才有所缓和,她自然地挽上了刑风的手臂,不动声色地宣誓着主权。

赵秦汉这时候也追了下来,他满头大汗地跑到我身边对我说:“小书你怎么样了?”

我笑了笑,我说:“我没事,是你告诉我哥来这里找我的吗?”

“其实这是你哥事先安排好的,我不过组了个局,想办法让大家一起来这里的。这房子是我爸妈买下来给我的,我一直住宿舍也空着,所以晚上就贡献给大家了。要是临时起意,哪里会有这么周全的准备。”赵秦汉大大方方地笑着说道,随后又说:“小书,你哥对你真的挺有心的,你得好好谢谢他。你在学校的这些情况我稍微一透露,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完全没想到这竟然是刑风事先安排好的,一时不由得更惊讶了。怪不得晚上一切都有一种预谋的感觉,怪不得刑风的口吻像是事先有所准备的,还有那些精美的糕点、烧烤、啤酒还有烤全羊……天啊,我还是太后知后觉了。

我愣愣地望着刑风,心里说不出的感激与感动。刑风大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说:“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我要好好陪陪你嫂子赎罪,省得她认为我只关心妹妹不关心她。让秦汉送你回家吧。”

“好。嫂子,哥,今晚多亏你们了。”我虽然这么说,眼睛却是望向苏畅的。刑风的话让苏畅的脸色立马从阴转晴,见我又这么讨巧,顿时和煦地说道:“行了,都自家人,客气什么,你好好读书,将来好好报答你哥就行。我们先走啦!小汉,好好照顾小书哈!”

我们互相道了别,我和赵秦汉站在楼下,目送着刑风和苏畅驱车远去。他们走后,赵秦汉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说:“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收拾一下晚上的残局。”

“小水呢?”我突然想起似乎很久没有看到韩小水了,于是连忙问道。

“她说身体不舒服,很早就走了。怎么,她走的时候没告诉你吗?”赵秦汉诧异地问我。

我猜想韩小水的心情一定太复杂了,所以才悄然离去。她一直把我当知己,她的很多心事都告诉我,连她谈过几次恋爱喜欢学校的哪个男生她都告诉我,却不曾想我瞒了她这么多事情,所以一时大概无法接受。

我拍了拍赵秦汉的肩膀,笑着说:“你回楼上去处理吧,我先回学校了,不用你送,我打车走就行。”

“那怎么行,这么好的护花机会我怎么可以错过?”赵秦汉笑着说道。

我很奇怪为什么明明大家都对我持有非议,可赵秦汉还是愿意始终如一地信任我,我一时忍不住问出了口:“秦汉,为什么你会选择信任我?”

“因为我妈很肯定你。我相信以我妈的阅历,不会看错人。”赵秦汉笑着说道,又说:“再说了,就算你妹妹所说的那些是真的,我也相信你有不得已的苦衷。即便你和那个什么靳少真的有过什么,我想那也能理解。年轻总容易不计后果,你一定是有过很多的故事,才能沉下心来全心读书。这样就够了,经历都是一种财富,你也别太自卑了。没有人背后不被人说的,挺直腰杆,拿出自信来。我想看到不一样的你。”

原来信任你的人无论怎样都会信任你,而不信的人,你做得再好都会被他们所诟病。我突然豁然开朗,对赵秦汉的豁达不由得刮目相看。在他的坚持下,我和他一起打车到了校门口,他一直送我到了宿舍楼下,这才匆匆回去料理聚会的残局。

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大家都睡下了。韩小水半躺在床上,却开着台灯,显然没有入睡。于是,我走到她的床位边上,轻轻喊了一声:“小水,你睡了吗?”

“没有。”她很快就回复了,并且一下坐了起来。

“我们去外面聊聊好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她很快从铺位上麻利地顺着楼梯爬下来,我们在室友们均有的鼾声中轻手轻脚地走到了走廊上,小水说:“我们去篮球场上吧,那里晚上没有人。”

我点了点头,和她一起下楼,往篮球场的方向走去。路上,我主动开了口:“对我失望了是吧?”

“有一点儿,不过没事儿,你们南方人都爱藏事儿,不像我们东北人,就图一个爽快。”韩小水直言不讳地说道,言语里丝毫未掩藏自己对我的不满。

我被她的语气逗笑了,我很诚恳地说:“是,我知道错了。我只是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很少说出来。”

“你这样就不对了!朋友是用来干嘛的!朋友不就是用来分享心事儿的嘛!你这样藏着掖着,却知道了我所有的秘密,岂不是对我的一种不公么!”韩小水愤怒地叫嚣道,虽然语气中带有强烈的不满,但是我感觉得出来,她并没有真正生我的气,只是被这一系列的事情弄得很不知所措吧!

果然,她又说:“不过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小书你的经历简直可以写一本书啊!”

“是啊,这两年是挺一波三折的。”我也感慨道。

“你和你哥怎么认识的?你哥很帅啊,尤其是为你出头的时候,特别像我们东北爷们,霸气!我喜欢!”韩小水笑着说道,手舞足蹈起来,眼神花痴到不行。

“说来话长,总之他是我的贵人,也是我的恩人。”我说。

“我要是有这样一位干哥哥,真是做梦都会笑醒。小书我发现你桃花特别旺啊,你怎么总能钓到大帅哥?你和那个靳少到底怎么回事,你可得说实话,不说实话我可不原谅你!”韩小水又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