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离奇的曾经

一盘水泼了下去,靳言悠悠地睁开眼睛,见我跪在身边,他浑然不觉究竟发生了什么,拉着我的手一脸惊喜地说:“老婆,你回来了?你不生我的气了?多米根本不是同性恋,是你想太多了,真的……”

“多米昨天下午转走了三千万,我们完蛋了……”没等他说完,我便说出了口,望着他脸上一脸沉郁。

“什么?!”他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从惊讶变成骇然,“我睡了多久了?”

“我不知道,这一周你都没有和我联系,公司的人说昨天打你的电话就没人接,多米对你下药了?家里都被翻了,你去客厅看看,到处乱乱的。”我的语气十分无力,“我们中计了,怪我,我太幼稚了,我竟然相信了他的话,错以为他真的对你有意思……”

靳言直接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湿淋淋的,他跑到了客厅,当看到客厅一片凌乱之时,他一下跌坐在地:“他要找的是公司的机密文件,一定是在我办公室没有找到,才到这里来搜的。”

“前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他当时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讲他在美国和他的初恋的故事。他告诉我他根本不是同性恋,他有他深爱的女人,他说自己是同性恋只不过是为了逗你,结果你还真生气了。我听了好开心,我觉得自己不会失去你也失去一个兄弟。他还答应我隔天陪我一起去向你道歉,以后我们三个人好好成为朋友,把公司发展壮大。我一开心喝了许多许多的酒,后来我记得他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让我看他的眼睛,之后我就和你在一起了,我们像最开始那样在家里闭门不出拉着窗帘在家甜蜜,直到你用水泼醒我……我躺在地上,才知道一切是一场梦。”靳言脸色凝重地说道。

“那不是梦,是他把你催眠了。他有没有问你公司的机密文件都放在哪里?”我问道。

“在梦里我对你说了……如果他真是对我催眠了,估计我对你说,其实就是对他说吧。”靳言突然反应了过来。

“报警吧!”我当机立断地说道。

“嗯!你报!我换衣服,我们立马去公司!”靳言也立即做出了决定。

我们都明白,此时此刻再彼此埋怨已经没用,情况已经这样,说再多都于事无补。

我报了案,靳言和我驱车迅速来到了公司。很快,警察来了,详细询问了情况之后,立了案开始侦查。但是立案程序太繁琐了,而且因为是公司账户直接转账,又转往国外,等我们报案的时候这笔巨款已经到达了国外账户,再加上有靳言的签名和授权,多米又是公司的员工,一时警察说不好定义,得回去研究,但答应我们会尽快调查核实多米的身份。

警察走后,靳言迅速召集主管召开了紧急会议,3000万资金不明去向的时候靳言没有告诉所有人,但是告诉大家多米与一场经济案件有重大关联,已经被公司开除,以后任何事情都不能向他汇报,公司内部所有账号一律更改密码……一场会议下来,靳言精疲力尽地瘫坐在椅子上,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上的LED灯。

“我第一次有一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我应该一开始就相信你的直觉的。”靳言重重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鼻根,脸上一脸的凝重。

“也怪我,明明知道他有问题,偏偏选择在这时候和你闹别扭,我不应该中计的,无论如何我不应该放松警惕,我恨死我自己了。”我生气地重重打了自己一下。

“你别怪自己了,是我太轻信于人,才会酿成今天的大祸。不过,我不会坐以待毙的。小书,我出去一趟。”靳言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去做什么?”我连忙问道。

“我带人去找李敏,你记得刑风说过的话吧?我想李敏肯定知道多米的身份和底细,没准他们是一伙的。”靳言恨恨地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我连忙说道。

“好!我们去找雄鹰!让他帮忙找弟兄,把李敏绑架了!”靳言压低了声音说道,“就算是犯法,我他妈也得把那孙子找到!”

“雄鹰在哪儿?”我连忙问道,然后说:“绑架可是犯法的!我们刚报了案,这么做合适吗?”

“雄鹰在背后给我们撑腰呢!李敏不敢报警!走吧!”靳言说完,迅速带着我朝外走去。

靳言带着我去见了一个我很多年未见的人,他是秦洋。18岁那年,我和靳言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他曾经和靳言一起喝过酒,我们见过几次,但后来靳言没有和他没有交集了。

原来,他就是雄鹰的小儿子。后来靳言之所以没有再和他联系,是因为后来靳言父亲不再涉黑,所以和他们便划清了界限。但是早年的那份情谊还在,所以这一次,我们找上了门。

多年不见,秦洋和靳言寒暄了一阵,见我和靳言依然在一起感觉十分稀奇,不过他没有多问,他开着车带着我们来到了H城往西去的一处茶山,那里盛产一种名贵的茶叶,他父亲在那里包下了一座茶山,建起了一座庄园,隐居在那里。如果没有秦洋的引见,即便我们来到了这里,也见不到雄鹰。

情况紧急,秦洋带着我们见到了雄鹰之后,靳言把情况大概说了说。雄鹰当年和靳言父亲还有李敏同一时间认识,后来靳言父亲和雄鹰在各自的领域称王,李敏向靳言父亲谋求一份工作,靳言父亲念及当年的情谊提拔了李敏,没想到如今他恩将仇报。

雄鹰当时听说了这个情况后就摔了茶杯,破口大骂了李敏一顿,然后打电话让李敏请他吃饭,李敏战战兢兢答应了,在H城的荣记设宴。当我和靳言陪同雄鹰一起出现的时候,李敏当时的脸色一片煞白。

后来,根本不用绑架,没等雄鹰问话,李敏就招认了。李敏告诉我们,在几年前,有一个女人找上了他,说想扶持他在H城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但是需要他先把本色集团搞垮。当时那个女人开出来的条件十分诱人,他利欲熏心,于是答应了。

我一下想到了多米的妈妈,那个看起来很不同寻常的黑衣女人。我猜想一定是她,只是,她到底和靳言的父亲有怎样的血海深仇,才会如此处心积虑、不惜一切代价来摧毁本色集团,然后如今又让他儿子摧毁靳言呢?

李敏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目的,只不过她开出来的条件对李敏而言诱惑力十分巨大,所以他答应了那个女人。不过那几年本色集团已经通过不断的调整已经渐渐如日中天,靳言父亲一直待他不薄,他没能找到很合适的下手机会,所以计划一再搁浅,但是那几年里,他依然按照那个女人的吩咐做了不少事……

当时给靳言父亲打电话的人就是那个女人,但是她究竟对他说了什么,李敏说自己并不知情。那场车祸,也是女人一手策划设计的,李敏应该生怕我们录音,于是把自己撇了个干干净净。

我们都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李敏何其狡猾,他明白他不告诉我们,他肯定逃不过雄鹰的毒手,但是他也明白雄鹰就算再怎么帮靳言的忙,也会顾及到他如今的身份与地位,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所以,他选择性告诉我们这些之后,答应把从前从靳言父亲那里吞并的一小部分资产转给靳言的同时,告诉了我们那个女人在国内的一处住址。

雄鹰私下对靳言说了四个字“见好就收”,如今毕竟时代不同了,对一个人再恨之入骨,也不可能让他在自己眼前灰飞烟灭。眼下李敏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虽然这对于靳言来说远远不够,但是眼下我们只能妥协。

靳言咬牙同意了李敏的说法,尽管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当着我们的面对李敏一阵拳打脚踢。

因为雄鹰在场,李敏不敢反抗,但是他那阴毒的目光看上去让人感觉无比惧怕。可是当时,靳言已经不管不顾了。新仇旧恨,分外眼红,他把李敏揍得鼻青脸肿,然后从喉咙深处喊出了一个字“滚!”

李敏走后,雄鹰拍了拍靳言的肩膀,叹了口气,然后说:“伯伯能帮的就只有这些了,我已经隐居了,不想再过问这些事情。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秦洋帮忙,我轻易不会再出山走动了。”

靳言点了点头:“谢谢秦伯。”

“希望在天有灵,让你父亲能够苏醒过来。你父亲要是在,你也不必受如此大的委屈。那个女人的来历不祥,不过据我所知,你父亲不近女色,应该没有和哪个女人有过纠葛,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会对你父亲如此仇恨。”雄鹰说完,摇了摇头,说自己乏了,秦洋对靳言使了个眼色,然后扶着他父亲出了门。

雄鹰走后,靳言苦笑着看了看我:“老婆,我又一贫如洗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