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不让你受委屈

刑风这么一说,小雪的眼泪便流了下来,小雪挣扎着想坐起来,我连忙把她扶了起来,她虚弱地靠在床头,吃力地说:“那……那如琴会同意吗?”

“我想她是善解人意的女人,你放心吧,我会和她好好沟通的。”刑风说道。

“那就好,”小雪欣慰地点了点头,又说,“如果能这样,自然是最好了,我就更放心了。叮铛的事情你不要内疚,也希望你好好和如琴解释,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只是这么多年……一直默默喜欢你,虽然我知道我没有喜欢你的资格,但是你是我这一辈子见过最坦荡、最光明磊落的男人。叮铛如果你长在你身边,我……我就放心了。”小雪吃力地说道。

“放心吧,我们都会好好照顾叮铛的,不会让叮铛受任何委屈。”我说。

“嗯,叮铛如果有福气,有如琴那样的女人做母亲,也比我当他的妈妈强。”小雪勉强笑了笑,笑容凄惨无比。

“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你在叮铛心里的分量,我们都知道你为叮当付出了多少。小雪,不要说这种话了。我和如琴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照顾好叮铛,我来的时候给如琴打过电话了,她也是这个意思,你放心吧,她会谅解的。”刑风说着说着,也不禁哽咽了起来。

小雪伸过手来,刑风紧紧握住了小雪的手,小雪笑着说:“要……要是这样的话,我就真的太开心了。替我谢谢如琴,谢谢她能接纳叮铛,也谢谢你。”

“别说这样的话了……”刑风再也听不下去地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用手擦了擦眼睛,很快稳住了情绪,对我们说,“我去和叮铛聊聊,你们聊。”

我不知道刑风和叮铛会说些什么,不过我想,一定是两个男子汉之间的对话吧。刑风来过以后,小雪的最后一桩心愿便已经了了。

半个月之后的一天夜晚,小雪被我们紧急送到了医院,但是我们都明白,已经来不及了……小雪,就这样在我们所有人的守护下仙逝了,走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被癌细胞吞噬得萎缩不成样。

我翻到她的日记,上面的最后一页上写着一行字:“永别了,世界。”

我们为她处理了后事,奶茶店也转让给了别人,她为叮铛留下来的一笔钱我们为叮铛办理了一笔基金,留给叮铛成人后备用。

本来我和小画决定供叮铛上学的,但是刑风和大姐表态,说叮铛以后跟着他们一起生活,他们会负责叮铛的全部开销,让我们不用担心。

小雪去世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希望我们能够把她的骨灰撒到大海之上,于是,我们包了一条船。在那一天,我们都身穿白衣,在大海上唱着小雪生前最爱的一首《女人花》,把她的骨灰洒向了大海,还她最后的自由……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

世间的每一个女人都渴望着安稳舒适的生活,都渴望着有一个人男人能给自己一个幸福美满的家,都希望免受惊苦免无枝可依,然而……不幸与幸福总是相伴而来,圆满的人生,又岂是那样容易获得。

小雪的去世,让我更是倍加珍惜现在与靳言的这一份相濡以沫的情感,也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女人,对男人爱得那么隐忍而小心,只敢在安全的距离里小心翼翼的仰望却从不敢靠近,这样的爱是多么令人心疼。

我感恩,更庆幸。幸福,有时候靠的不仅仅是缘分,更是运气。被疼,真的是一种运气。

小雪离开后,大姐和刑风把叮铛接到了家里,让叮铛从此和他们一起生活。小雪的去世让叮铛倍受打击,不过在大姐和刑风的照顾下,叮铛渐渐开始适应崭新的生活,他和妹妹晓晓的关系变得非常融洽。

大姐和我单独住过一夜,谈了这件事情的感受。那一晚,大姐说:“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而我们,一定要练就对欣然接受命运的能力。幸福,一半要争,一半要随,有些事必须坚持,而有些事你不能去推脱。”

大姐从未问起过刑风和小雪的事情,大姐不是那种爱刨根问底的女人,所以关于这件事,大姐和刑风之间并没没有过太多的沟通。

大姐说:“那天你哥回来对我说,我想把叮铛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以后我们就这两个孩子,我不会再要求你再生一个了。我说,那你说说你的想法。你哥说,小雪的病是不治之症,日子不多了,叮铛和我有血缘关系,我不想让他流落在外。老婆,这件事我希望你能谅解。我告诉他,好,这个理由成立。”

大姐说到这里,随后微微一笑,拉着我的手说:“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安排,我不想生,刑风又刚好想要一个男孩。某些程度上,我应该感谢小雪。叮铛,也许是命运给我们的礼物。”

“姐,你真豁达,我们都担心你想不开。而且,一般女人肯定不会接纳这个孩子。”我说。

大姐微微一笑,她说:“孩子是无辜的,他是刑风的骨肉,我不可能让他孤苦伶仃流落在外面;小雪是我们的朋友,不管她和刑风之前究竟是怎样,那是在我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如果因为这件事就埋怨刑风,那是我的不理智。所以,不需要心存隔阂,事情既然来了,不要闪躲,也不要逃避,与其消极对待,不如积极面对。你说呢?”

我对大姐豁达的人生态度由衷地钦佩,我说:“姐,我有时候真佩服你,处理任何事情都是云淡风轻。”

“叮铛我会好好善待他的,你们放心吧。刑风因为这件事也特别感激我,现在我们之间也不用再纠结要不要生二胎的问题,他现在一门心思去处理叮铛的户口和小学等问题了。”大姐说完,会心一笑起来,“换一个角度想想,人生又变成了另一种圆满了。你说像现在这样,儿女双全,不也是一种福气吗?”

是啊……这世界上总有很多人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弄得鸡飞狗跳,每天被一些小恩小怨折磨得不成样子,其实何必呢?退一步海阔天空,人生有时候往前看看,再往后看看,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嗯。”我由衷地点了点头。

这一晚,我和大姐聊了许多许多,她说了她这么多年的婚姻,说了和刑风之间点点滴滴的幸福以及一些微不足道的争执,说这些的时候,大姐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我想,大姐脸上洋溢着的那种幸福,用一句话足以诠释:嫁对了人。

隔天一早,我和大姐还没有起床,刑风和靳言便直接推开门进来了。为了让我们能够舒舒服服说一整晚的话,刑风和靳言两个人相约去洗浴中心洗澡,洗完澡后直接在外面睡了,一大早便匆匆回了家,各自从被窝里捞起了各自的媳妇。

“走,出发旅游去。”靳言笑着说道。

“什么?去哪儿?”我迷茫地问道。

“说走就走,开着车,上高速,想在哪儿下车就在哪儿下车。”刑风笑着说道。

“你们这又是哪一出?我还要上班呢。”大姐静静听完,茫然地问道。

“我已经帮你请假了,请了一周的长假。算算时间,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一起出行过了。最近生活太沉重了,我们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别犹豫了,赶紧收拾好行李,我们半个小时后出发。”刑风说道。

说完,刑风和靳言双双走出了门外,回头对我们说道:“你们换好衣服,简单带两件换洗衣服就行,轻装上阵,我们哥俩去超市里买点饮料零食备着,我们等你们下来。”

那一刻,看着靳言和刑风双双穿着球衣,仿佛一瞬间回归到了年轻时候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其实算算年纪,刑风早就奔四了,而靳言也已经三十出头了。可是无论哪个年纪的男人,身上依然有着孩子气的冲动与热血。我不知道他们两怎么达成说走就走的协议,但是我想昨晚他们一定像我和大姐一样聊了很多很多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姐,怎么办?”我哭笑不得地望着大姐。

“你觉得他们决定了的事情,我们两还有反驳的余地吗?”大姐无奈地笑笑,真的起身去衣柜里找衣服。

“你回家拿衣服肯定是来不及了,你穿我的吧。你哥没事很喜欢给我买运动装,这里还有好几套我都没怎么穿,我给你拿两套。”大姐说道。

“好的,姐。”我甜甜一笑,“可是孩子们该怎么办?”

“晓晓和球球都在乡下呢,没事,他们估计早就交代好家里了。”大姐说道。

“我们真的好久没有一起出门旅行了,记得上一次去九寨的时候,还是好几年前。”我不禁回忆起我们四个人第一次出游的情景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