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快送我去医院!

“赵秦汉,像你这样的男人,永远不会明白爱究竟是什么,你的爱永远都夹杂着精明的算计,我不需要这样的爱,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男人来爱我!你滚!我不想看到你!你滚啊!”我声嘶力竭地喊道。

“好,我滚。小书,你别生气,我不想看到你生气。”赵秦汉见我异常地激动,又走过来扶我。

我狼狈地躲到了一边,正想举起拳头打他的时候,肚子突然疼了起来,一阵一阵地抽痛。那一刹那,我脸色煞白,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不,不要!祈求上天千万不要让我失去我的孩子!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捂着肚子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肚子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我越来越害怕,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我害怕得自言自语起来:“宝宝,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千万别离开我!你千万不能再离开我了!”

赵秦汉追了过来,慌张地问我:“小书,怎么了?怎么了?肚子疼了吗?”

我推开了他,我摁住了电梯,看到电梯一层层地上升,我的心却不断地下坠,我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那一刻我只想不顾一切地去医院,我一定要救回我的孩子!我一定不能让他又像从前一样还没来得及欢喜就离开我的身体!

电梯开了,我扶着电梯走了进去,赵秦汉也跟了上来,此时我已经无暇顾及他是否在身边,那一刻,无论身边是谁,我想我都会伸出手祈求他的帮助,这是身为人母的本能,没有任何一个母亲能够承受孩子这样的失去!

“赵秦汉,送我去医院!”我在最疼痛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他惊慌失措地看着我,随后,他仿佛一下明白过来什么。

电梯开了,赵秦汉直接把我拦腰抱起来飞快地往酒店外面跑去,我感觉肚子越来越疼,我迷离中似乎看到酒店的大堂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目光正紧紧追随着我,我能够感觉到他在那里,可是我已经不能呼喊也不能求救了,我知道当务之急最需要做的,就是有人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去医院……

“别怕,小书,我这就送你去医院。”赵秦汉把我放在副驾驶上,为我系好了安全带,慌里慌张发动了车子,不顾一切地往前开去。

他一连闯过了好几个红灯,把我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直接找到了妇产科最高级的医生,免去了一切反锁的手续,我直接被送去检查和治疗……

我不知道是因为好几天没怎么吃饭的原因还是太过紧张和担心,当我躺在医生担架上的那一刻,我昏阙过去,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医院最高级的行政病房内,身上已经换上了干爽的病号服,手上正挂着点滴,好几个医生和护士围坐在我旁边,赵秦汉自然也在这里。为了以示恩爱,他紧紧拽着我的手,我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挣脱他的手。

“还好送来得及时,检查过了,孩子没有事,不过有先兆流产的征兆,接下来要小心保胎,头三个月不能下床。赵哥,你让嫂子就住在医院里吧,一来方便我们照顾,二来一旦有突发状况我们能及时采取措施。”一个带着眼镜、中等身材的女医生说道,我看到她胸牌上的名字叫做“曲静”。

“嗯,没问题,费用这方面不用担心,但是我要求你们必须实施24小时监护,我的妻子和孩子绝对不能出现一点差池。”赵秦汉说。

当听到他所说的那一句“我的妻子和孩子”时,我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无奈现场那么多人,我无法多说什么,只能咬牙忍下。

“放心吧,我会亲自照看嫂子的。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这几天我会密切注意。”曲静笑着说道,又说,“知道你们年轻夫妻感情深,但是以后千万别再鲁莽了,特别是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千万不能有任何差池。嫂子,你以前是不是流产过?”

也不知道赵秦汉编了什么理由,曲静的话听起来让我觉得心里怪异不已。曲静忽然又问我,我愣了愣,随后说道:“恩,流过。”

“流过几次?”她又问道,说完还白了赵秦汉一眼,“你们啊,真是太年轻了,对女生也不知道爱惜。”

“两次。”我淡淡回答道,赵秦汉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并没有理会他。

曲静又问了我一些话之后,这才带着护士和医助离开,并且关上了病房的门。她们一走,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赵秦汉呆呆地立在原地,我躺在病床上,下意识抚摸了一下肚子,依然心有余悸。

“以后千万不要情绪激动了,这孩子差点就保不住了,要是晚送来一步,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赵秦汉见我一脸紧张,于是淡淡说道。

“谢谢。”我生硬地说出了口。不管怎样,我明白,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场,也许一切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跟我客气什么呢,都是一家人了。”他微微一笑,说道。

“以后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恶心,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什么我的妻子和孩子了。你我都知道,事情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还有,你到底和曲医生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那样说?”我有些生气地问道。

“你可千万不要再生气了,你先把情绪稳定下来。当时送来的时候太匆忙了,她问我是什么原因导致你突然腹痛,我没有办法,只能编一个能让她相信的理由。至于你说的我的说辞,以后我会注意。不过小书,我是一个男人,也算是有头有脸,在家里我会遵守我对你的约定,但是在外面,我希望你能给我一点男人的尊严和脸面。”赵秦汉看着我,语气听上去挺诚恳。

“嗯。”我淡淡回应,算是同意了他的请求。事到如今,我想当务之急,就是尽一切努力保住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不能让孩子再出现一点点这样的情况,我明白这一段日子里,我还需要仰仗赵秦汉的帮忙,所以,我也不想太得罪他。

我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和他再多说什么,也不想看他,我讨厌这种明明十分痛恨一个人、却不得不和他相处一室的感觉。

不过闭上眼睛之后,我突然想到在酒店里恍惚间看到的那个身影,在那样的千钧一发之际,我并没有看清,可是我记得靳言见我的时候身上穿的,也同样是一件灰色的外套。

“刚才下楼在酒店大堂的那个人,是靳言吗?”我开口问道。

“我没注意。”过了好一会儿,赵秦汉才回答我。我扭头一看,他坐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许久,他突然感慨了一句:“我真不明白,一个能让你流产两次的男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你那么深爱。”

“就像我不明白,像我这样平凡而普通的女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么深爱一样。”我回应了一句。

他突然无奈地笑了,他说:“也是,爱情如果都有迹可循,那也就不叫爱情了。”

“不,你的不叫爱情,你的是占有欲。两情相悦的感情,才叫做爱情。这一点,你永远都不会懂,也永远都不会体会到。”我讽刺地说道。

“这些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赵秦汉绝对不会让你再流产,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照顾你。”赵秦汉说。

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赵秦汉的母亲顾阿姨突然推门进来,当看见我躺在床上挂着点滴的时候,她慌忙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一开口竟先数落起赵秦汉来:“小汉啊,你怎么回事?怎么小书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和家里说一声?你看看你看看,要是小书万一有点什么事,你得让妈妈多伤心!”

我完全愣住了,不知道顾阿姨怎么会突然出现,我吃惊地瞪着赵秦汉,赵秦汉居然也是一脸的茫然:“妈,您是怎么知道的?您怎么找来了?”

“我怎么知道的?!”顾阿姨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要不是你王姨在这里做主治医生,我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呢!你说说你说说,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瞒得我们这么紧!你这孩子!你看看这得让小书多受委屈!”

顾阿姨数落完,又拉着我的手满脸心疼地看着我:“小书啊,阿姨根本就不知道,你不会怪阿姨冷落你吧?阿姨这天天盼年年盼,盼着小汉能成家立业,现在好了,你们能在一起,阿姨心里就欣慰了。阿姨刚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你这孩子为人踏实妥当,本本分分,做事又认真,阿姨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不像他表妹瑶瑶,成天在外面瞎转悠,像个假小子一样半点不着调……”

顾阿姨絮絮叨叨地念叨了许久,快把我夸到了天上,左一个满意,右一个满意,夸得我云里雾里,无限尴尬。生平头一回,有一位性情如此宽和的长辈对我如此之好,让我心里徒增了不少愧疚与无奈,我看到顾阿姨如此激动的样子,都不敢想她有一天知道了真相会怎样。

“小汉啊,妈妈这就回去和你爸爸说,咱们挑一个日子,热热闹闹、体体面面地把小书娶回家里来!这件事越快越好!要不然等到肚子大了!别人可是要看笑话的!”顾阿姨突然高声对赵秦汉说道,把我和赵秦汉都吓了一跳。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