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等我回来收拾你

我迟疑了两秒,然后摇了摇头:“没有,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

大姐顿时放心了不少,她说:“那就好,我们是普通人,不要去涉足太复杂太黑暗的世界,咱们玩不转的。”

“哎呀,你就放心吧!要是小画还有可能被那样的人看上!小书怎么可能呢?一看就是乖乖女,长得也一般,根本不是那种坏男人会喜欢的类型。”二姐一听故事的原委,顿时连八卦的兴趣都没有,直接给否定了。

是啊……没有人会认为靳言会看得上我,更没有人觉得我和他会是良配。

“我们学校有个男生喜欢小书,而且还是咱们老家人,高中校友。就是小书心气太高,还嫌弃人家。”小画不声不响地插了一句嘴。

这句话瞬间让两位姐姐炸了,大姐一听这情况,顿时就来了兴趣,二姐则更是八卦。于是小画添油加醋地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大姐和二姐便有了见一见张誉的冲动。刚好许颂又在现场,他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到半小时张誉就来了。

我十分难堪,内心对张誉十分无感,但是又不忍忤逆大家的热情,尤其是大姐。大姐是发自内心地疼我,很希望我即使谈恋爱,找的也是一个相对靠得住的男生在她这种学霸级乖乖女的眼里,靳言那样的男人简直就是人间祸害,她是绝对不会放心我和靳言这样的男生纠缠在一块的。

张誉刚回到H城,大概是新年刚过,之前看起来总邋里邋遢的他这一天穿得颇为清爽,上身是牛仔色的英伦毛衣搭配白衬衫,下身是一条深黑色修身牛仔裤配帆布鞋,头发刚刚剪过,刮了胡子,看上去比以往干净许多。不过,额头上新冒出来的几颗痘痘很煞风景。

大概许颂早就告诉了他这里的情况,张誉以来便很讨好地和两位姐姐打了招呼,随后和他们简单聊了聊天,时不时拿眼睛瞄我一眼,故意坐在我的身边,动不动把话题引到我身上,这让我感觉微微地不舒服,但是又不好说什么。

明眼人都觉察出了张誉的热情和我的冷淡,于是,按捺不住的二姐率先发表了意见,她问我:“小书,我看你怎么对学弟的态度淡淡的?学弟是哪里让你不满意啊?人家是名牌大学大学生,你还想找什么样的?”

二姐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潜台词。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我,甚至连大姐的眼神里都透着几分不解。

我微微一笑,十分尴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大姐拉着我的手,小声问我:“小书,你心里怎么想?”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别是看着张誉充满期待的眼神,我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于是只能含糊其辞地说:“顺其自然吧,我比较慢热。”

没想到我这一句话,被大家本能地解读为我两“有戏”,于是姐姐们开始和张誉大聊起来,从所学的学科专业聊到学术领域,又从学术领域谈到当今的经济形势,最后上升到了政治民生的高度,一个个慷慨激昂各抒己见,充分抒发着他们作为新时代青年所具有的豪情壮志。只有我,像是包裹在朵朵鲜花中间的廉价塑料纸,连衬托美的资格都不具备。

一种被排挤的孤独侵袭着我的内心,我低头不语,心中却欲壑难填。曾经并肩同行的伙伴们都以一种昂扬的姿态全速前进各自奔赴铺满鲜花与阳光的未来,而我却被命运的尾巴狠狠抛向了与他们背道而驰的另一端,灰头土脸,无限迷茫。

一种无法排解的自卑萦绕着我,让我在这群“天之骄子”的身边抬不起头来。这种聊天令我窒息,也让我陷入了无尽迷茫。我不想再继续聆听这场充斥着优越感的“谈话”,我站起身来,对姐姐们说:“我有点头晕,支撑不住了。”

我苍白的面色让我的借口无懈可击。大姐紧张地摸了摸我的额头,一脸担忧地说:“好像是发烧了,要么我们散了吧?”

于是,大姐都点头附和。在他们的精心“安排”下,张誉成为了我的“护花使者”,单独负责送我回家。我明白他们这么安排的目的,可是心里却丝毫不为这样的安排感到开心。

“没事吧,小书,看你这么弱不禁风的,要不我背你吧!”刚在姐姐们那里获得一致认可的张誉此刻掩饰不住内心的喜色,他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了我的腰,一脸亢奋地对我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我连忙推开他的手,自顾自地快步往前。

没想到,他以更快的速度走到了我的前面,拦住了我,然后直接蹲在我面前说:“上来吧,别强撑着了,我背你过去,前面几百米就是公交站了。”

“真不用,张誉,你快起来吧。”我还是推托,他却执意要背我,甚至已经背过手抱住了我的双腿,因为他力气过大我一时竟和他相持不下,场面变得有些混乱,很容易让不知情的误会。

就在这时候,明明已经走远的阿杰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冒了出来,他像天兵突降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一把拉到他的身后,然后一脚把张誉踹到在地,一言不发,脸已经臭得不行。

糟了!他肯定把张誉当成坏人了!

“阿杰,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连忙问道。

阿杰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又准备上前踹张誉一脚。张誉在地上翻滚了一圈,被羞辱至极的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愤怒地吼道:“你他妈神经病吧?你凭什么打我?还有没有王法了?”

虽然我和阿松阿杰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我对他们的个性已经有所了解。我连忙拦住冲动的张誉,低声说:“张誉你先走吧,你别管我了,事情我一时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总之对不住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难道和靳言的保镖也有一腿不成?他以为他是谁啊,他不过是靳言的狗腿子而已,会打架了不起吗?”张誉此时已经气血上头,根本就不听我劝了。

张誉骂骂咧咧完,冲上前和阿杰厮打起来,可是他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他哪里会是阿杰的对手。阿杰几下拳脚一施展,张誉的半边脸就肿了起来。

我拼死拉住阿杰,阿杰对我到底还有几分恻隐之心,所以并没有用力地甩开我,因为阿杰被我牵制住一时双手发挥不出力量,让张誉偷袭成功一拳打到了眼睛上。

这一拳打得阿杰暴跳如雷,他干脆用力甩开了我,大吼了一声,像猛兽一样飞奔过去一下把张誉摁倒在地。

我吓得尖叫不已,连忙冲过去拦住阿杰,可是阿杰此刻眼睛发红完全与兽类无异,哪里会管我说下什么,只是用拳头一拳又一拳地狠狠砸响张誉,张誉闷声痛呼,无数看热闹的人们聚拢起来,有两三个热血青年冲上来试图和阿杰讲理,但是阿杰根本就充耳不闻。

我一下想到了靳言,连忙从阿杰口袋里拿出电话,翻开通信录找到了靳言的名字。电话一拨通,我对着电话大喊:“靳言!你快让阿杰住手!要出人命了!”

我火急火燎,靳言却依然冷如冰山:“你不偷人,阿杰会打人?潘如书你他妈对不起我了吧?”

“靳言我没功夫跟你开玩笑了!算我求你了!你赶紧让阿杰住手吧!再让阿杰这么打下去!会出人命的!你快让他住手啊!”我对着电话喊道,见阿杰已经把张誉打得鼻青脸肿,我吓得毫无理智,一心只希望靳言赶紧让阿杰住手,哪里还顾及得了靳言的心情。

“滚!他妈就知道惹我生气!”靳言对着电话咆哮了一声,似乎已经盛怒不已。

“靳言,你快对阿杰说吧!求你了!他只听你的命令!”我急得哭起来,可是这哭声在他那里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我会让阿杰废了他的!就这样!他妈的你好样的!等我回来收拾你!”他对着电话吼完,就直接掐断了。

我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错愕了两秒,发觉自己打这通电话根本就是多余。我连忙哭着想把阿杰扯开,阿杰终于住手,却不是因为我的拉扯,而是因为警察赶到了现场。

我们三个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阿杰因为完全不受控,直接被民警用手铐铐了起来。

张誉捂着脸义愤填膺地控诉着阿杰的罪行,民警例行公事地做了笔录。随后,阿杰被拘留了,我看着阿杰被两位警察带了进去,那一刻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民警让我们先走,我见张誉浑身都是淤青,于是扶着他去了医院。

一路上,张誉愤愤不平地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辱骂着阿杰,顺带骂了靳言,我默默地一言不发,自知理亏,任由他骂了个够,然后淡淡应了一句:“是我对不起你,别说话了,你嘴巴也打伤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