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毒发

第二十二章:毒发

“又毒发了”柳七七看着来报信的暗影,微微吃惊,这才距他上次毒发还不到一个月,按理说,她的血可以压制的,为什么还是会这么频繁柳七七不敢耽误,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往外跑,他毒发的太频繁,这可不是好兆头。

“王。”柳七七进了紫阳殿才发现这里已经像上次她来的时候一样点燃了三个炉子,但是躺在床上的尉迟慕卿还有些意识。

“恩。”尉迟慕卿闭着眼睛轻轻地答了一声,眉头紧蹙,每次毒发他都有种无力的感觉,然而见到她心底竟莫名有些心安。

“你别担心,放松,不严重。”柳七七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病人,开始习惯性的安慰他,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柳七七周身的气质才会柔和下来。

柳七七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拿了张帕子盖在尉迟慕卿手腕上,搭上他的脉,才发现情况远不如她想的乐观,这次毒发的竟然这么激烈。

柳七七从刚才收拾的药箱中拿出一个瓷瓶,将一粒丹药放到他嘴里,尉迟慕卿此时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了,微微睁开一条缝,看着去取银针的柳七七,闭上了眼睛。

“暗影,打盆凉水,然后在门外守着。”柳七七说完这句话,就不在分心,而她拿出来的不只是银针,还有金针,银针治病,金针救命,这是师父叶青子告诉她的,而柳七七拿出了七根金针七根银针,七银七金,足以看出尉迟慕卿多严重。

十四根长针,柳七七以鬼魅般的手速精准地插在尉迟慕卿的每一个穴位里,上次是用八针移形法,这次十四针的针尾,每根金针都沾了她手腕中流出的血,仔细一看,柳七七的左手手腕有一道被针划破的伤口,还有一丝血在往外渗,她也顾不得,每根针都在震动,她不得不继续加固,一刻钟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地将十四根慢慢拔出来,再次搭上他的脉,确定没事了才放松下来,柳七七拿过琉璃盆边的丝绸帕子,沾湿水放在了尉迟慕卿的头上,才彻底放松下来,一个恍惚,跌倒在床边,上一次八根针就已经很耗费精力了,这次的十四根针所耗费的精力有增无减,不料她这一疏忽,把刚刚缓下来的尉迟慕卿给惊醒了。

尉迟慕卿吃力的睁开眼睛,此时的柳七七嘴唇有些发白,一向平淡如水的她透露出一丝虚弱,前额的头发全都湿了,成缕的被柳七七拢到一边,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她的衣服也湿透了。

“王。”柳七七强撑着站起来,“你感觉怎么样”她是没想到尉迟慕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醒过来。

“没事。”尉迟慕卿拿下头顶的帕子,慢慢坐起来。

“小心着凉。”柳七七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着痕迹的擦掉了流出的血。

“你”尉迟慕卿有些恍惚,刚才应该是她一直在救他,

这虚弱的样子可是与她今日白天所为大有不同,他心里竟觉得那才是真正的柳七七,平静,自信,一举一动却都引人注目,写的出那样诗句的人,果然不是凡品吗

“回去吧。”愣了一会的尉迟慕卿只说出这句话,“让暗影进来。”

“是。”柳七七也没觉得不舒服,毕竟尉迟慕卿的性格她也没指望他能说出关心的话,拿上自己的药箱就往门外走。

“五殿下。”柳七七走到门口诧异的看着刚走到门口的尉迟峰。

“哎七七你怎么在这”尉迟锋是没想到柳七七会来这里,毕竟她是被皇叔给禁足了。

“我”柳七七突然感到一阵头晕,随后两眼一黑,倒了下去。

“哎七七”尉迟锋匆忙上前将她抱在了怀里。

“王的病复发了,御医刚刚才治好,她估计是累到了。”一旁的暗影解释。

“劳烦殿下将御医送回去了。”

“恩,我先送她回去。”碰到她被汗湿透的衣服,尉迟锋一阵心惊,她这是做了什么眼光一撇,就看到了他手腕上的伤,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抱起她就往芝兰院走,“沐晴,去请刘太医。”

“刘太医,七七她怎么样”等刘太医处理好柳七七的伤,走出屋子尉迟锋才敢说话。

“没事,御医她是耗费了太多精力,需要多休息,臣给她开两幅补身体的药,喝两日就会好。”

“那就好,沐晴,跟刘太医去拿药。”尉迟锋说完就走回了屋子,眼里的担心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王。”暗影看着坐在床上有些出神的尉迟慕卿担心地叫了一声,这几日,自家主子有些不太对劲啊。

刚才尉迟锋来的声音他自然听到了,自然也知道他把柳七七抱走了,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神呢为君者当为生民立命欲与天公试比高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她说过的话,尉迟慕卿摇了摇头,吩咐暗影守夜,转身睡下了。

柳七七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芝兰院的床上,微微动了动身子感觉有什么压着自己。

“恩”尉迟锋猛的抬起了头,“七七你醒了”尉迟锋惊喜地看着她。

“五殿下。”柳七七试着起床,却被尉迟锋按了下去,“别动,好好休息。”

柳七七看着尉迟锋,“我睡了多久”

“你可吓死我了,你睡了三天。”尉迟锋端起来一杯水,用勺子递到她嘴边,“来,喝点水。”

“殿下”柳七七看着他,迟迟不张嘴。

“你就让我这么举着”尉迟锋好笑的看着柳七七。

迟疑了一会儿的柳七七还是张开了嘴,他说的对,她确实不能让他一直举着。

原来她睡了三天吗那是尉迟锋在这里照顾了她三天看着尉迟锋有些发青的眼圈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谢谢你,子锋。”柳七七动了动已经被包扎好的手,“我的事,你知道了”

“恩。”那天尉迟锋哪里等得到沐晴把刘太医找来,直接就先处理了柳七七的手腕,上过战场的人包扎自然也是会的,刘太医只是加固了一下,而他很庆幸是自己先包扎过的,才没有让七七的秘密暴露出来,不然,就坏事了。

“那可不可以帮我保密”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皇叔就拜托你了,但是也别太累着自己。”一向嬉皮笑脸的尉迟锋难得说的这样认真。

“谢谢你 。”柳七七对着他笑了笑。

这还是柳七七第一次对着他笑,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对了,摄政王怎么样”

经过她那天的处理应该可以压下一段时间。

“你睡着的时候,我去看过皇叔,他也在休息,暗影在照顾,没什么大问题。”

“司徒平阳呢她去过没”柳七七想到那日司徒平阳下毒的手法,忽然有个大胆地猜测。

“司徒平阳没有,这几日皇叔任何人都没见。”尉迟锋有些纳闷,“为什么问起她了”

“没什么,摄政王需要静养,这样还是最好的。”柳七七心里有了些数,也在奇怪于尉迟慕卿竟然会听话自觉的养病了。

“七七,明天就是清元节了,你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清元节”柳七七才察觉已经到三月末了,每年的三月末是秦翊国的清元节,原是为了纪念家中去世的亲人的,到现在人们还会想念离家远行的亲人朋友,到这个时候,街道上会有很多商贩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放河灯,孔明灯也是必要的活动。

“我还被禁足呢。”柳七七无奈地笑了笑,也许她也该找个理由出宫去,那些她医治的百姓还是要看的。

“那不行了,皇叔他不会放你出去的。”

“恩,所以你自己去吧,玩的开心。”柳七七也没什么遗憾的,反正她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以前师父不在的时候,她只 一个人,在清心苑里,对着一本医术,读到深夜。

“早些回去休息吧,你照顾我这么些天,早该累了。”

“恩,你也记得休息,别太忙了,原本御医就是个闲职,怎么到你这就比御史台还忙呢”尉迟锋对着她摆了摆手,“我走了,你躺着吧,不用送我了。”

看着尉迟锋的背影离开后,柳七七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精力越来越不如以前了,叹了口气,下床去给尉迟慕卿熬药。

远处的屋顶上站着尉迟慕卿,方向正对着芝兰院,这几日她没送药,听暗影说才知道她自那日累到就没有醒过来,不知为何突然想来看看她,却又不知道怎么去,索性直接站在高处来看一眼,却不想,尉迟锋一直在,他是在这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三天吗

远处戒备的三个黑衣人在一旁惊呆了,直直的看着自家主子,太激动,想他们主子杀伐果断,不碰女人,今日竟然直接来偷窥,这绝对算得上是奇迹,没想到,自家主子追姑娘都是这样清新脱俗,高,实在是高

这三个人中间的是暗影,左边抱长剑的人是暗煞,右边一缕刘海自额前垂下,颇具风流的人是暗魅,三个人相同的是服装,一身黑色劲装,袖口领口都用金线勾出,皇家暗卫的标志。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