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就如你所说的那样咯!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被玩弄啦,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和别人好了啊!”我故作轻松地说道。和韩小水相处久了,渐渐会被她身上的阳光气息所感染。她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她的情绪很容易感染周边人的情绪。

“哈哈……那你爱过靳少吗?真不敢想象你们在一起过,完全不能想象!”韩小水夸张地跳了起来,我那一段痛苦的经历在她眼里却是一段美丽的传奇。

“爱过。”我很诚实地回答道。

韩小水惊讶于我的诚实,她说:“我以为你会狡辩的,没想到你这么诚实。那后来他那么对你,你心里一定很痛吧?”

“是啊。”我淡淡一笑,我说:“就像廖小钟所说的,公子哥哪有什么爱情,你说呢?”

“嗯。那个沈紫嫣一看就特别讨厌,还有小画学姐,我都没想到你和她居然是亲姐妹,太神奇了!”韩小水再度感慨道,又问我:“你们怎么关系会闹得这么僵?我家就我一个孩子,有时候我特别希望有个姐姐或者妹妹。”

“一言难尽。”我苦笑了一下。

“理解。小画学姐挺犀利的,对你丝毫不近人情。我在那里都听不下去了,不过她的话很容易让更多人误解你。小书,你不害怕吗?我要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些流言蜚语!”韩小水很同情地说道。

这时候,我们已经快要走到篮球场了。原来晚上一片寂静的篮球场,此时却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我和韩小水面面相觑地互望了一下彼此,随即快速朝篮球场奔去,只见在篮球场昏暗的一角上,有一堆男生似乎正在打架,场面十分地混乱。

“我们赶紧走!估计是男生们在打群架!等下发现我们就不好了!”韩小水连忙拉着我往回走,想避开这一趟浑水。

我本能地觉察到有一丝微微的不对劲,我总觉得人群中有一个穿橙色衣服的人特别眼熟。而且,我清晰地记得,今天晚上赵秦汉身上所穿的衣服就是一件橙色的球服!

“不行,我们过去看看!我怀疑赵秦汉在里面!”我停住了脚步,转身就往打群架的方向走去。

“喂,小书,别去!赵秦汉怎么会出现在里面呢!他明明在聚会上啊!”韩小水追过来,小声地说道,拉着我不让我去。

“他刚才送我回来了,没准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我们过去看看,如果不是赵秦汉的话,我们马上就走。”我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过去看看。

韩小水听我这么说,于是也很爽快地说:“好!那我们就过去看看!”

于是,我们快速朝打架的方向奔了过去,越走近越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在场七八个男生正在围攻那个穿橙色衣服的男生,橙色衣服男明显体力不支,被他们强摁着跪在了地上。

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得便越来越快,我发现被围殴的人真的赵秦汉,他一个人早已寡不敌众,被两个人生生摁在地上,但他的膝盖却怎么都不愿意弯曲。

“住手!”我大喊了一声,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韩小水没有跟过来,而是反而朝相反的方向跑去。我以为她是怯场了,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还是执意走上前去。

那帮人停了下来,一个染着银色头发、穿着黑色西服的精瘦“男生”转头过来看着我,冷冷地说:“哎哟,竟然是你。”

我一看,这个人哪里是男生,分明是沈紫嫣身边那个常年跟来跟去的短发姑娘。另外六个人看上去年纪都不是很大,像是高中混混的模样。我入学后得知短发并非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而是沈紫嫣的高中同学,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进入了附近的专科学校,看来这一帮人都是她找来的,估计应该是附近专科学校里的学生。

“小书,你怎么来了,你快走!”赵秦汉冲着我吼道,脸上一脸的不甘。他一向脾气很硬,今天是实在寡不敌众,不然他根本不可能输阵。

“你们为什么要打他?”我没有走,我站在原地,一脸凛然地问道。

“你管得着吗?你再不走,我连你也一起打!”短发冲着我蛮横地喊道。

“沈紫嫣呢?是她让你们打他的?”我又问道。

短发气呼呼地冲着我走了过来,伸出手来却被我紧紧抓住。这两年我每天坚持跑步,体力增强了不少,我的手劲竟盖过了她,让她一时右手动弹不得。

“你他妈的!”短发虽然是个女孩子,说话却像男生一样粗犷,她咧着嘴恶狠狠地说道:“怎么,我们打你的新女并头,你难过了?”

“我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打他。如果是因为我,你们冲着我来就好。”我说。

“我说了关你P事!你要是再管!别怪我不客气!我不管现在是谁罩着你!我可不怕!”她虽这样说,语气却透露出了一丝丝的心虚。

“你知道赵秦汉是什么人么?你就敢打?你调查过他的背景吗?”我故作冷静地问道。

“他能有什么背景。他老爸不过是一个退休干部。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短发也故作镇定,但手却松开了我。

“我爸虽然退休了,但是我家的关系,只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知道李XX吗是谁吗?”赵秦汉听出了我的话外之音,他顺着我的话茬说道。

赵秦汉口中的人物,正是H城的一把手,H城男女老少人尽皆知。我明显感觉到了短发的手一抖,她随后放开了我,转身看着赵秦汉说:“你想说明什么?”

“我不想说明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未必是你惹得起的人。你今天敢打我,我发誓下次会让你十倍奉还!”赵秦汉大声说道,随即挣脱了两边人的手,摁住他的人一时被我们唬住了,竟轻易地让赵秦汉站起来了。

“小子你别狂!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吗?”短发目光凌厉地看着赵秦汉。

赵秦汉的嘴角还淌着血,他伸手狠狠抹了一把嘴唇,喊道:“不信你就试试看!你看看我会不会找你报仇!”

赵秦汉演得很真挺像,连我都差点儿被唬住了。短发将信将疑地看了看赵秦汉,又看了看我。

这时候,突然操场另一头有一大帮穿着白色t恤、黑裤子的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人远远瞧见他的身形和走路的姿势我便知道是谁了。尤其是他们那一身标配,早就成为了他们的标志队服了。

呵呵……我早该知道,一切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只是他既然那么恨我,又何必总是这样主动招惹我、主动挑衅我的朋友呢?他究竟看不惯我什么?

短发朝着那一边响亮地吹了声口哨,眼看着他们越走越近,靳言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他戴着一顶鸭舌帽,上身穿着白色的带帽卫衣,下身是一条肥大的韩版裤子,脚上一双硕大的球鞋。他的白色卫衣上很夸张地印上了四个字母:“F-U-C-K”。

他首先看到了我,隔了很远,他冲着我蔑视地一笑,随即停住了脚步,一只手插兜,另一只手帅气地举起摘下自己的帽子,很夸张地弯腰对我做了一个很绅士的礼,抬起头脸上依然是那副坏坏的笑意。他歪着嘴,声音不大不小地飘入了我的耳朵:“潘小姐,真是走哪里都能看到你啊。”

我目光凛然、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我觉得他的所作所为让我日渐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寒心。他从前在我心里的那种形象已经被他渐渐毁于一旦了,我发现我回忆从前的次数越来越少,对靳言的无奈与痛心的感觉却越来越多。

他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离我很近很近,他的眼神浑浊不堪,脸上的皮肤也不似从前那样光洁,他似乎喝了酒,身上的酒气特别浓重。

他伸出手来勾住我的下巴,我直接拍掉了他的手,我说:“请你放尊重一点。”

“哟,”他耐人寻味地看了我一眼,面色潮红,双眼微微充血,看样子喝了不少,“现在脾气挺大嘛!”

“靳言,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很幼稚很无耻吗?”我克制着内心的情绪,愤愤地说道。

“无耻?!幼稚?!”他闻言冷笑了几声,随后踉跄了两步,指着我说:“你……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小书,别和他多说什么了,我们走吧!”已经脱离控制的赵秦汉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我的身边,径直拉起我的手,准备带着我离开。

赵秦汉拉我手的瞬间,我看到靳言的身体强烈地震动了一下。就在那一个瞬间,他做了一个让我们都意想不到的动作。他突然上前猛推了赵秦汉一把,本能地把我揽在了身后。

全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他会突然这么做,包括他自己都愣了。我睁大眼睛望着他,他也手足无措地望着我,谁也不知道他这一举动的动机是什么,甚至包括他自己。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